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夜来杀劫 > 第八十二章 哥哥帮你杀人,你拜我为师?
  “你刚刚说起你妈妈,你妈妈在哪里呢?大哥哥带你去找他。”夜风摸了摸沈义的头发问。

  “妈妈被坏人杀死了,就是刚刚哪些坏人,所以我才偷他们的东西。”沈义停下了狼吞虎咽,不甘地看着夜风。

  夜风心中一叹:“又是被垃圾世家害的一家人。”

  这时沈义吃完了一个包子,再次停了下来:“大哥哥你吃一个吧!”

  夜风捂脸:“你吃你吃,你饿,大哥哥不饿。”

  沈义瞄了夜风一眼,再次拿起包子,小心翼翼地咬了一口。

  “你妈妈是什么时候死的。”夜风又问。

  “两年前吧!”沈义塞满了包子的嘴说得有点含糊不清。

  “所以你这两年就一直偷东西吃?”

  “对啊!有时候被发现了就被打一顿,然后就放我走了。”沈义的神情,就好像说着什么很平常的事,没有一点特别。

  夜风暗叹,苦命孩子!

  想到刚才孩子被棍棒毒打一番,还如此硬气,好奇道:你被打难道不痛的吗?”

  “痛啊!但是妈妈说过男人大丈夫,不能对坏人屈服,不能喊痛。”沈义的目光出現了在小孩子身上不應該出現的成熟和堅定。

  夜风瞄了瞄沈义的身上,发现也有不少的疤痕。这小孩能吃苦的程度不是盖的。一时之间居然起了爱才之心。

  “沈义,刚刚大哥哥抱着你飞起来厉不厉害。”夜风开始「循循善诱」。

  沈义眼珠子向上一转,似乎在回想刚刚的情形:“厉害厉害!很厉害!”

  “那你想不想学?”夜风见他有兴趣,继续诱导,哦不对!善诱。

  沈义想了想:“但我想陪着妈妈,替妈妈杀掉坏人。可是我打不过….”

  夜风这下高兴了:“大哥哥帮你杀掉坏人,你拜大哥哥为师好不好。”

  沈义犹豫了一下:“如果大哥哥能帮沈义,那沈义也想跟大哥哥学仙术。”

  夜风一喜:“那你吃完包子,你去收拾一下要带的东西,大哥哥带你去我家。”

  沈义点点头,麻利的吃完包子,领着夜风到自己住的地方收拾东西。

  就一路走着,来到一间破庙,沈义收拾了几件衣服也没有其他带的了,跟着夜风离开。

  就这样夜风带着沈义回到殒殇殿。

  “殿主你回来啦!哦?这个小弟弟是谁?”夜风敲了敲门,开门的是方舒妍,这小女孩刚过九岁生日,别看她可可爱爱的样子,实际上已经出过好几次任务,而且已经达到筑脉境六级后期,在同龄人中可谓出类拔萃。

  “这是我徒弟,沈义,叫师姐!”夜风摸了摸方舒妍的小脑袋。

  沈义乖乖地喊了句师姐,把方舒妍乐得合不拢嘴,又是拉着沈义说个不停,又塞糖,又塞吃的。

  有方舒妍在夜风还是放心的,这个性格极好的小女生总是能和别人聊上。

  一路走着,夜风让方舒妍给沈义找了个房间,自己则到大殿召集所有人。

  “战甲,其他人呢?”夜风等了好一会,也只有万战甲和一群孩子,其他人却还没来。

  “风哥!这不是全部出任务了吗!”万战甲苦笑,因为人手不足,小孩子们很多都还没适合出任务,所以夜听雨等人都四处奔波劳碌,接下无数单子。

  夜风也只好先说了:“战甲,小孩们实力怎样。”这也一直是夜风最关心的问题。”

  “实力最低的也已经达到筑脉境三级。”这速度比夜风想象的还要快一些。

  “不过云涛,陆宇和方舒妍都已经达到筑脉境六级后期。”

  夜风微笑着,云涛父亲好歹也是云中之龙,天赋肯定是有的,加上自己那个严格的堂哥,实力增长得快也是正常的。陆宇跟着刺无剑学剑,加上个性刻苦耐劳,实力增长也是正常无比。

  至于方舒妍,那个小家伙很明显没有付出百分之百的努力,否则的话绝对不止这个水平。不过年纪还小,夜风也不想过分压迫。就先让她玩一下吧!

  这时方舒妍也来到大殿,夜风拿出一份资料放在了桌子上:“这是七殤派旗下的一个家族资料。你们很多人都还没出过任务,但这次的任务很简单,把所有人全部杀掉,不要一个活口。”

  环顾着所有小孩,有的非常期待,有的眼睁睁地看着夜风,不知道在想什么。

  “舒妍,资料给你,行动指挥权也交给你,一个月内搞定,有没有问题?”夜风将资料交给方舒妍。

  “保证完成任务。”方舒妍接过资料甜甜一笑:“不过我一个人可不够哦!得多找两个人。”

  夜风知道她的小心思:“我会让无剑和听雨把他们召回来的,放心。”

  方舒妍这才点点头。

  “这就散了吧!回去练功!“夜风喊道。然后回到后殿联络两人去了。

  成功联络后,夜风去到方舒妍给沈义安排的房子看看。

  “徒儿拜见师父。”夜风一开门,沈义就跪在地上,快速地来了个三跪九叩。

  夜风拉着他起来:“在师父这里不用这些虚的。”

  来我来教你一点东西。

  夜风拿出了殒杀绝,这部正个殒殇殿的小孩都在练的东西。

  “跟着上面的图,看着,吸一口气…..“

  沈义吸了一口气,摇摇头:“没感觉到。”

  夜风在他背上输入了一道真气,沈义这才感觉到内气,跟着殒杀绝的功法来了一遍。

  就这样几个时辰,沈义进展颇慢,但夜风没有着急,他一早就知道这个小徒弟天赋不算太高,自己看中的是他的刻苦耐劳,所以没有过分着急,慢慢指导着。

  直到深夜,沈义这才把内气在身体里运转了一次。WWW.xbiquge.org

  夜风看着疲累的孩子:“方法都记住了吗?”

  “记住了!”沈义点点头,表示自己记好了。之后就继续闭眼练功。

  夜风见他如此勤奋,也很放心,自己慢慢溜出去了。

  踩着雪,留下一个又一个的踪迹,平日的夜风必定不会如此大意,但在自己地盘倒是不用这么小心。看着天空。

  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星星月亮真是夜猫子,晚上才出门活动。等一等,这不是跟自己一样吗?

  夜风莞尔,闲逛着。享受着难得的平静,安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