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美国唐人街 > 大雨|死神来了(郑州加油!)
  “本台记者目前正在前方报导但由于网络信号已经中断,我们暂时无法联系上前方记者,根据已经传来的信息,目前情况十分紧急。目前受灾处已经陆续停电,停水,网络也无法连接……”

  “该死的……”

  周洋无奈的放下遥控器。窗外一道闪电照亮了漆黑的房间。

  周洋来到窗台前,整个小区都已经陷入一片漆黑。

  雨已经连续下了三天了,从昨天变成暴雨后,公司已经发来信息:有条件的同事可以在家里办公,公司暂时是去不成了。

  这个从去年疫情开始就一直使用的联网办公软件再次发挥了重要作用。

  只是周洋前天回来的时候并没有把笔记本电脑带回来,只能通过手机处理一下简单的事情。

  可惜今天下午网络已经无法正常连接,只能通过电视了解一下外界的情况。

  雨一直下,而且越下越大。

  一道闪电,再次划破漆黑的夜空,周洋默默在数着秒。

  大概十三秒,云层在三千米以上的高空,厚厚的云层里不知道积攒了多少雨水,这样的大雨或者暴雨可能还要持续下去。

  周洋默默的想着,不知道爸妈联系不上自己会不会担心,还好昨天在老妈的唠叨中储备了一些干粮(方便面)和水果(西瓜,桃子)还有一箱牛奶和方便面伴侣两大包,足够支撑三天了。

  就这么开着窗户,屋里空调停了后,感觉温度骤然上升了不少。

  忽然,看见楼下一道亮光升起,周洋好奇的探头看了下去,想瞅瞅是哪个勇士这个时候冒着生命危险出门。

  只是这里是九楼而且外边的雨实在太大了,什么都看不清楚,依稀看见一辆车停在楼下有人进去就消失在大雨中。

  “老公,慢点!”张萍轻声的对正一脸紧张的老公说道。

  “慢点开,雨这么大,不用着急。就是刚才停电,突然打雷吓着了。”

  “嗯,我知道,放心吧!这个天路上也没车。”赵可稍放松一下,刚才真是吓坏了。

  “我们姑娘肯定是个娇气的小宝宝。”赵可笑着说道,车速并没有多快,外面一片雨濛濛的,只能在雨刷刷过的一瞬间感知一下外面的路况。

  再者小区距离医院并不远,平时开车也就十五分钟左右的车程。

  “目前大桥路下涵洞积水严重,车辆无法正常通行,请司机朋友注意绕行,目前已知的有,三里桥涵洞,北三环涵洞,大里桥涵洞,明州路涵洞……以上涵洞目前积水严重,请司机朋友注意绕行……”

  赵可习惯的打开车载收音机,本想放手轻松的音乐舒缓一下心情。却听到这个坏消息。

  看了下时间21:11:21。

  “老婆,我们要绕路了,你情况怎么样……”赵可通过后视镜看到脸色依然苍白的张萍,心中不详的预感涌上眉间。

  “我还行,你小心一点,咱们一家三口可都在你手上了。”张萍强打精神,肚子里宝宝好像想提前来见识一下这个精彩的世界。

  市委办公室,时间21:30:18。

  “情况怎么样了?”林政抓紧手上的电话,眉头紧紧的夹着。

  “林书记,我们这边需要小范围的进行一次泄洪!三号线目前水位已经超过临界值,如果再不采取措施,倒灌的可能性将是百分之百。”

  电话里于鹤的声音充满急迫。

  “问题是我们这里一片汪洋,往哪里泄?”林政看着地图上已经被标记满了的各种险情,悲哀的问道。

  “北三环沙口河!目前只有那里可以承受,只要控制水量,并不会造成其它影响。”于鹤用手指划了一条从三号线到沙口河的水道线路。

  从沙口路过环道这里的水量有点压力,这一路过去可能会造成沿街商铺被淹,但是财产损失总比人员伤亡要轻的多。

  “注意水量控制,毕竟沿途还有好几个新建的小区。”林政这里已经有人把沿途情况说了清楚,包括几个入住率还不是很高的小区。

  这里是一个重点关注地方,因为这里的商业配套不完善,了解到有几家已经开始缺水了。

  “明白!这个时候,水线主要走沙口路地下水道,马路上根本没有车辆行驶。”于鹤放心的说道。

  “一样要注意,万一有被困在路上的车辆呢?”林政抬头看了下外边的狂风暴雨,“转交通厅周厅长。”

  “林书记。”周厅长刚放下电话,目前市里整个交通已经彻底瘫痪,而且因为大范围的停电,连摄像头都停工了。

  “老周,沙口路那边能实时监控吗?”

  “不行了,那边最后一个监控也在十分钟前黑了,目前北区全部沦陷。只能通过电台发布预警了。”

  “接交通台。”

  “电话忙…”

  “再接,转一下新闻广播。”

  “林书记,于厅已经开始倒计时了,还有十五秒。来不及了!”小孙挂了已经忙音的电话,前线的情况这里无法预测,现在只能祈祷一切平安。

  车里,已经转了三条路的赵可脑门已经开始冒汗。

  “老婆,是沙口路那个七月小区吗?”

  “是的!王姐搬家的时候我去过,她们小区从沙口路这边正门进去,穿过小区就到了尚明路,那边有个妇幼分院,当时王姐还说让我到那里生的,那里环境要比咱们这边这个中分院好点。”

  “那正好,计划赶不上变化!就妇幼了!”赵可总算轻松了下来。

  穿过这条商业街,前边就是沙口路了。

  “这里的水有点多了,周围的商铺估计都要遭殃了。”

  “这也没有办法,人平安就好。”

  商业街,花果山水果店,时间21:32:07。

  “孙哥,都扛楼上了,这回你这可真成了花果山水帘洞。”

  “是啊,这几天我们要靠啃桃子过了。”孙胜无奈的看着从门沿上流下来的瀑布,可不就是水帘洞了,要是再把街边那几十年的古树换成桃树就更应景了。

  一道闪电再次划破长空。

  孙胜和林跃两人坐在高脚的酒吧椅上,看着店外咕嘟咕嘟的污水盖。

  “哟,这时候竟然有车从这过?这是迷路了吧?”林跃看见一道车灯由远而近。

  平时这里两边有栏杆拦着不让机动车辆进入,昨天大雨商业街的人就把栏杆撤了,方便店家转移物品,后来就没有放上。

  “可能抄近道的吧!”孙胜随意接了句,看着已经淹没过半个小半轮胎的小黄车,不知道明天早上起来,还能不能看见。

  “我靠~喷泉啊!”

  “孙哥~”

  赵可感觉到水的阻力越来越大,有点后悔抄这条商业街了。看着车头前溅起的水花,用力踩了下油门。

  猛的感觉车身一震,感觉是井盖,心里一阵庆幸。赶紧轻调了一下车头,侧着另一边急速前进。

  身后暴雨中,一个井盖,被水压冲向高处,砸落一片树枝。

  “出来了,左转还是右转?”赵可冲出商业街,喜冲冲的问道。

  “嗯~左,左~”张萍咬着牙说道。

  “老婆你忍着点,我们马上就到了。”赵可急忙左转加速冲了出去,溅起一片浪花。www.xbiquge.org

  “这里水好深,老公你小心点。”张萍看着外面溅起的浪花已经超过车顶。

  “放心,你注意下路,到小区口告诉我一下。”赵可并没有减速,这个时候六十迈还可以控制,毕竟路上就自己一辆车,宽阔的三车道一点也看不出往日的拥堵。

  七月小区,临街三楼,时间21:30:21。

  “老公,真的第一次。”马苏苏跪在地板上,身上的睡衣七零八落的披着。

  王贝贝盯着窗外空调机位上男人,心中怒火已经无法被这暴雨浇灭。

  “真的老公,你要相信我~”

  “哥们~你看这么大的雨,我就是偷情也不犯死罪对吧?”窗外郝喆后悔不迭,早知道就任打任骂了,哪里像这样傻傻的藏这。

  虽然是三楼摔下去倒是不会有生命危险,但是断胳膊断腿的可能还是很大的。

  “真的,我就是一时冲动,真是第一次。你不相信我还不相信自己媳妇吗?”

  郝喆用力抓着窗沿,风雨无情的撕扯着身上唯一的内裤。

  “真的哥们,再说了我这还没得逞呢!你看要不你先把窗户打开,我进去任打任骂,赔礼赔钱都行,你看我这快坚持不住了。”

  王贝贝看着如同落汤鸡的男人,冷静的说道:“这会说这些,你想我咋相信?事情发生了,我接受!”

  “你呢,要不就从这里跳下去,顶多断条腿养个半年就好了,要么呢?我这有你手机,给你来个社会性死亡咋样?”

  “别!哥们,王哥!要不我认罚,我掏钱……”

  王贝贝拿出郝喆的手机,摆弄着。

  “有密码啊!什么来着,说来听听。”

  王贝贝把手机朝郝喆摆了下问道。

  “哥,哥我真的错了!”郝喆看着手机屏幕上自己儿子带着红领巾的笑容。这是他刚上一年级的儿子入选少先队员时拍的照片。

  狂风暴雨打湿了身体,此时冰冷的雨水也无法驱散内心的彻寒。

  用肩膀蹭了下脸上的雨水,目光随着雨水砸落到地面溅起一个个雨花。

  同一栋楼上十三层,时间21:34:20。

  “这里是凉凉带你找美食,因为断电断网,所以老铁们也别埋怨咱,这不看看外边多大的雨,外面的马路上水有……”刘亮疑惑的看了一下手机,把伸缩杆拉了回来,回退。

  “老铁们,我这里发现一场意外,这里,这里,是不是像一个人,一个被困在空调位上的人,老铁们想到了什么?”

  刘亮看了一下另外一个手机依然没有信号。

  “老铁们,本来我做为五好市民这时候肯定是要报警的,但是奈何电信不给力,没信号啊。”

  “现在我只能将这一切记录下来,做为证据。”

  “这么大的风雨,这也太拼了吧!要不要我下去敲个门?这时候不大合适吧?”刘亮又仔细看了一下手机,即使最新型号的华为,号称无物不拍的像素,在这风雨面前也得跪了。

  再次擦拭一下镜头,用自助杆伸出窗外,不停的调动位置,试图能拍个清晰的照片。

  “哎~我去,这是要跳啊!”

  “哎~我去,老铁们恐怕看不到这期内容了~”刘亮看着从自助杆滑落的手机,这是一个月的工资啊,这个月要继续吃土了。

  “过了,过了!刚才那个门口就是七月小区。”张萍趴在车窗上,脸贴在玻璃上面。

  “没事。”赵可一个神龙摆尾,路面的雨水噼里啪啦的打在车窗上。

  一百八十度无缝调头,一气呵成。

  “啪!”

  一个手机直接插在了,前面挡风玻璃上。

  “老公?”

  吓了一跳的张萍疑惑的叫了一下。

  “没事吧?也吓了我一跳。这高空抛物就是谋财害命,等回头我再过来找他们,这手机就是证据。”

  “不是,我感觉车尾好像撞着什么东西了?”

  张萍疑惑的说道,可是这路刚走过,现在又走了一遍什么也没有啊!

  “追尾?”赵可下意识的问道,接着就乐了。

  “呵呵,老婆,这时候能追尾我们的只有这风这雨…”

  “这里是吧!”

  “嘀~嘀~~”赵可用力按了下喇叭。

  不一会从门卫处闪出一道亮光。

  随着亮光的接近,赵可把车窗放下了一点,雨水也挤了进来。

  “同志,咱们小区地下车库过水了,不能停车了。咱小区规定人车分离,上边是不让停的,不过这情况特殊,四号楼那边有片草地,可以临时停下。”

  来人不等赵可说话就噼里啪啦一通。

  “师傅,不好意思,我不是这小区的。这不,我老婆要生了,前面几条路都淹了,我想借咱小区通过一下,这不是东门挨着妇幼的吗?我们就去那!”

  赵可伸手从车上摸出来一包玉溪,这烟戒了好久了。车上的这几包还是很早以前留在这里的。

  只是看着刚刚被雨水打湿的烟盒,门卫师傅摆了下手,顺便摸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咧嘴一笑。

  “不用了,这倒不是啥大事,我跟你过去一下。”

  转过身来到另一侧,赵可急忙关上窗户,拉开车门。

  “谢谢师傅!回头给你包红包!”赵可用衣服把烟盒外边的雨水擦干净,递了过去。

  “这个不用的。烟我就拿了,正好没了。老刘家商店也关门了,附近连个买烟的地都没。”门卫师傅把伞放在一边,擦了擦脸,笑着说道。

  “这还有两包,不嫌弃你就都收着,我这戒了好久了,这几包也放了好久的。”赵可,急忙顺着门卫的指示,缓慢向前开着,这边小区的水已经快要没过小腿了。

  “这是咋了?”门卫师傅发现眼前插着的手机好奇的问道。

  “这不高空抛物,就这楼上的吧?回头你们多说说,这可是犯法的,我要不是着急,非报警不可。”

  “这可够危险了,这里一直贴着宣传教育海报呢!”门卫一听是自己小区,急忙说道。

  “这是没事,我也着急。回头再过来处理就好了,这种人但靠说是没用的,得让警察叔叔教育一下就好了。”

  “左转,慢点。这边都是绿化带人行道,路面没有太硬化,这水一泡就软了,小心些。”

  “好了,你等我给你开下锁,这门是消防通道,平时都锁着的。”

  “老李,这边有个去医院急诊的过一下啊!你记录一下就好了。”

  赵可急忙下车把剩下的一盒半烟塞到了门卫手里,“师傅,多余的话就不说了,回头我家闺女过满月酒我请你啊!”

  “好说,好说!”门卫师傅紧了紧手里的伞,不是咱要收的,是人硬塞过来的。至于满月酒,可别了!

  赵可不知道门卫的心理,扣上安全带。扭头看了一下还算平静的张萍。

  “出发~”

  赵可看了一眼时间:21:38,出来近半个小时了。

  商业街,花果山水果店。21:33:21,赵可车子压过一个污井盖后……

  “孙哥,你可别吓我啊!”

  “孙哥,孙哥醒醒,千万别出事啊,这时候120都打不通啊!孙哥~”

  “咳咳~”孙胜缓缓睁开眼睛,看着一脸鼻涕的林跃,笑着说道……

  “没事,我命大着呢!”

  说话间坐了起来,拔了下肩膀处的树枝,脱了上衣。

  “我靠,这是护心镜!”林跃惊呼道。

  “小时候心脏不好,做过一次手术。病好后我奶找人求了这么一个护心镜,别看丑不拉几的,文物!”孙胜轻轻的解开护心镜,一道狰狞的伤口在胸口,当年的水平没有微创,所以伤疤显得格外狰狞。

  七月小区外沙口路花坛。

  郝喆心灰意冷的跳下来的时候,脚一滑栽了下去。

  十米高,用g说话,那就是不到两秒的时间。

  脑海中只闪现出自己儿子带着红领巾开怀大笑的影像,说什么一刹那永恒的都是骗子。

  然后就被人像打保龄球一样的给砸到了车道中间的花坛里。

  过了好半天才缓过来气,舔了舔嘴角的咸腥味。这是被花坛里枝桠划伤了脸,并没有痛觉。

  站起来脚也扭了,一瘸一拐的走进小区。

  自己的家就在隔壁楼栋,家里虽然没有人,那里依然是家,过两天孩子妈带着孩子就会从老家回来。

  市政大楼依然灯火通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