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吕布不可能这么猛 > 第一百八十三章 金戈铁马
  你还记得春天的时候本将告诉你,要研究一种铁马,不吃草不吃料,一天能跑一二百里吗?”

  高顺实在人,笑道:“记得是记得,就是感觉主公吹牛呢,不能实现。”

  旁边众副将也是大笑。

  “这听起来是有些不可思议,但是千真万确,的确有这种东西,本将今天给带来了。”吕布那个得瑟啊,其实就系统升级了,除了架子车、独轮车之外,多了一辆大二八的自行车,吕布兑换了十辆,都给高顺带来了。

  高顺见吕布不像是在开玩笑,吃惊道:“要是真有这种铁马,那将会改变战场的格局。一天跑二百里,那是骑兵累死也跑不出来的速度。用骡子拉车,车行七八十里骡子就已经累的够呛了。”

  吕布一拍手,徐石头拉着一辆架子车过来了,掀开上面遮盖的帆布,竟然是几辆崭新的二八大自行车,乌黑油亮的车身,光亮的轮毂,加粗的辐条,加粗的轮胎。

  高顺有点懵了,不知道这是什么车啊。

  “这个一天能跑二百里?”

  “跑官道没问题,一个时辰六十里。三个时辰就是一百八十里了。”

  吕布说着轻轻的从架子车上取下来一辆,放地上。

  “看本将给你们表演看看。”

  说着吕布翻身上了铁马,双脚轻轻踩动踏板,铁马快速的就跑出去了。速度比不了战马那么快,但是比步行要快好多。校场的跑道很平坦,吕布骑的很快,没一会儿就一圈完成了。

  高顺惊呆了,大致估算一下,最少是三倍人走的速度。

  吕布停下铁马,高顺很好奇:“主公,可以让我试试吗?”

  “当然,就是让你们学的。我教你方法啊,这个学习起来还是有一定难度的。”

  吕布把骑铁马的要点都给高顺说了一遍,高顺上了铁马,歪歪扭扭的骑了十来米,摔倒了。

  高顺不服气啊,上去接着骑,不怕摔倒,学这玩意还是挺快的。WWW.xbiquge.org

  吕布一看一个羊是放,一群羊也是放,就把十辆铁马都从车上卸下来,让高顺选了一些人,十个人一起学。

  吕布立在旁边指导,还别说,毕竟是精兵,平衡能力比较好,也就是一个时辰,就歪歪扭扭的骑了,当然要彻底学会还早呢。

  吕布看看西边,太阳西下了。

  “该吃饭了,吃完饭再接着练。”

  高顺挺拧:“主公先去吃吧,等彻底学会了再去吃。”

  吕布也不管他们,和亲兵们去食堂吃饭了。

  高顺他们继续学习,骑着骑着,找出感觉来了,竟然骑的差不多了。

  留下个会骑一点点的,换上来十个新人,开始学了。

  “准备篝火堆,今天晚上要一直学到半夜,今天晚上必须学会一百人,不然不睡觉。”

  高顺说完去食堂找吕布了。

  吕布正吃着呢,猪肉炖白菜,煮的挂面。

  高顺拿了大碗,也是挂面加上点猪肉炖白菜,坐在吕布旁边。

  “主公,这铁马能有多少辆?”

  吕布挺奇怪:“仲达吃饭的时候不是说话,今天怎么破例了?”

  “这个铁马可太重要了,我刚刚能骑几圈,发现这个比不了真马,没办法骑在上面作战。但是在官道上铁马的机动性可比战马强多了。凡骑兵行军,一天一百二十里已经是极限,再远了马力就伤了,就算匈奴马那样的小型马,也没体力再战。铁马则不同,一天行军一百二十里,那还有大把的休息时间,还能再战。”高顺激动的饭都忘记吃了。

  “吃面,吃面,吃完了咱们去校场详谈。”

  高顺这才安心吃面,饭量不算大,吃了一碗面,两个窝头就跟吕布重新回到了校场。

  校场上十几个精兵正在那围着篝火练习呢。

  就像驾校学车一样,一个人没练几分钟呢,另外一个人火急火燎的要去练。

  吕布拉过来一辆铁马,指着轮子给高顺说:“和架子车一样,这里面是空的,需要充气,漏气了需要补胎。车链子需要经常维护,淋雨之后要抹油防锈,车子要经常拿软布擦。白天停放尽量不要太阳暴晒,有车棚最好。当然,这个铁马没那么脆弱。”

  “除了建造车棚,别的都不花钱,挺好,挺好。不吃草,不吃料,主公要用这铁马组建一支快速部署的精兵?不知道主公能提供多少辆?”

  吕布伸出一根手指头。

  高顺叹道:“一百辆,少是少了点,不过也行了。”

  “错,是一千辆。我需要你在滕国组建一支快速部队,一旦有战事立即支援,你选一名副将任职。这个铁马的造价你也知道的,比架子车可贵多了,先缓缓,等回头再给你调三千辆,把你部的所有步兵都给配备上,这样一来行军速度大大提高了,只要是通官道的地方,就能快速过去。”

  吕布的一番话让高顺热血沸腾,在这年头打仗九成九的时间都浪费在了行军上面,一旦行军的速度提高了,那就意味着战争的根改变了。

  以快打慢,以少打多,打的敌人狼狈而逃。

  “主公再详细说说这车能承重多少?”

  “两个普通人可以乘坐一辆铁马,另外可以带五十斤行李。但是实际作战中为了机动快速,最好一人一车,驮一百斤的行李,轻松愉快,骑车人感觉不到累,对铁马也感觉不到损伤。”

  这种大铁疙瘩的二八大杠自行车,从车轮到车架子都是加粗的,两个成年人丝毫没问题。

  高顺按了按,发现的确很坚固。

  高顺不说了,又上去骑车了。

  新学会骑自行车就这样,上瘾,骑上一段时间就不爱骑了。

  座子又硬又冷,大杠更是冰冷。

  吕布可没那兴趣看他们骑车,带了几个兵去不远处的养猪场。

  这段时间朱斌立下了大功劳,嘉奖肯定是要的。

  钱五贯,粗布两匹。干活的工人,二百文。收养的孤儿,就不发钱了,每人新作两身衣服。

  “朱斌,你在做什么呢?”

  吕布从养殖场的饲料加工坊里找到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