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月,无妄坡

  浓郁的雾气如同一把利刃,切开了现世与彼岸,这是名为'边界'的分割线,是往生堂世世代代守护机密之地。WWW.xbiquge.org

  不过迫于克劳德的淫威,胡桃也只能选择做出了这个违背祖宗的决定,将他带到了这'生与死的分割线'面前。

  只见克劳德用手触碰了一下这堵阴寒的雾气之中墙,但是不出所料地被其弹开了,毕竟即使拥有神明权能,生与死的界限也不是他能够跨越的。

  胡桃解释道:

  “活人是无法跨过这条线的……”

  但只听克劳德用命令的语气说道:“我要进去。”

  你要进去你自杀啊!她保证葬礼给你举办地漂漂亮亮的!

  不过看见克劳德那副'不要让我再说一遍'的表情,胡桃也只能认怂地说道:“是有一个办法,不过最多让你进去十分钟。”

  她只是一只胡桃,她能怎么办嘛……

  ……

  半个时辰后,只见克劳德躺着一张被布置成如同祭坛般的石床上面,腰间挂着一盏散发着幽蓝色光芒的明灯。

  而胡桃手中也拿着一盏一模一样的明灯,用无比严肃的语气对对克劳德说道:“进去之后,你将失去所有的元素之力,而且若是在明灯熄灭之前没有出来的话,你将会永远迷失在彼岸。”

  即便是在有可能死亡的情况之下,克劳德表情依然是一如既往的冰冷。

  只见他缓缓闭上双眼,不一会,一具幽蓝的灵魂便从他的躯体之中分脱离了出来。

  克劳德只是简单地熟悉了一下自己半透明的身体,便丝毫没有犹豫地进入了那被雾气笼罩的世界。

  看着那消失在彼岸的身影,胡桃的内心的感受说不出的复杂。

  咱们两个就算不是仇人关系也没好到这种地步吧!你就怎么信任她不会对你的身体做什么吗?

  就算你只是走之前警告她一声,那她也能有个勉强能说服自己的理由去帮你保护一下身体嘛!

  结果你就这样大摇大摆地走了她很难说服自己什么事情都不做的啊!

  注视着躺在石床上那克劳德的身体,胡桃忽然觉得,这混蛋睡着的时候意外地有些帅气嘛,就是长了个面瘫脸,除了假笑之外没有其他任何表情……

  等等……表情?

  胡桃忽然生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缓缓靠近克劳德那无法做出任何抵抗的身体,一只毛笔不知何时已经被她拿在了手中。

  毕竟这混蛋一天就知道欺负自己,稍微恶作剧一下不过分吧,只要在他回来之前擦干净就完全没有问题了!

  ……

  “不错,这样就顺眼多了,本堂主果然是天才!”

  看着自己笔下的杰作,胡桃心满意足地收起了手中的毛笔,顿时只感觉以前的怨气一下就消失不见了,只恨自己手中没有一个可以把这一幕永远保留下来的东西。

  不过气也消了,时间也差不多了,毕竟作死不是找死,即使再心疼,胡桃也不得不毁掉这份足以载入提瓦特史册的壮举。

  悲伤之中,胡桃甚至都没注意到她放在一旁的明灯已经熄灭。

  结果就在胡桃的手帕刚触碰到克劳德的脸时,一股忽如其来的阴风将她吹到在了克劳德的身上。

  由于第一时间用手去护住了自己帽子,胡桃的脸就这样直接撞到了克劳德的胸口。

  “疼……”

  捂着发红的鼻梁,胡桃缓缓地抬起头,正好对上了克劳德那画着奇怪眼影的大眼睛。

  不行,想笑……不对,请问棺材的样式可以让她自己来挑吗?

  不过下一秒,只见克劳德忽然起身,用一只手揽住胡桃的细腰,将她拉倒了自己身后。

  还没理解发生了什么事情的胡桃,只看见克劳德将另一只手举到身前,一时间无妄坡几乎所有的风元素之力全部汇聚在了他们身前。

  随后只见边界之中,一只巨大的暗黄色龙爪破开迷雾,如同山岳般向他们压了下来。

  轰!!!

  下一刻,如山河倾倒的声音在胡桃耳旁响起,龙爪与风元素碰撞产生狂暴气流更是让她一时间难以站稳,若不是克劳德紧紧地抱住了她,或许她也会和一旁的树木一样直接被吹向高空。

  但是这混蛋是怎么做到十分钟之内就惹上这么大一个家伙的啊!

  只见浓雾之中,那怪物的身影缓缓浮现,一个巨大的无角龙头从边界中探了出来,用愤恨地语气大喊道:

  “摩!拉!克!斯!”

  古云有螭,若龙而黄。

  那是曾经为祸一方,即使是摩拉克斯也只能配合众仙人将其封印在无妄坡之中的大凶魔神。

  在克劳德步入彼岸之时,他身上的岩神气息便被螭感应到了,没有元素之力的克劳德即使用尽浑身解数也无法将其甩开,无奈之下只能将其带出彼岸用神权将其再打回去。

  而这种凶兽,若是让它踏出封印,现在的克劳德几乎无法抵抗,光靠风神之力确实有些力不从心。

  感受着螭龙身上散发的恐怖气息,胡桃下意识闭上了眼睛,紧紧地抱住了克劳德,虽然这家伙是个混蛋,但她不得不承认现在只有克劳德能让她感受到一丝安全感。

  “帮我个忙。”

  克劳德的声音突然在胡桃耳边响起,胡桃根本就没有机会做出回答,她突然感受到一个柔软的东西贴在了自己的嘴唇上。

  “呜呜呜!!!”

  胡桃顿时睁开了他那充满震惊与迷惑的梅花眼,这家伙在这么重要的时刻干什么呢!这种事情你回去再做她又不会拒绝!

  这时,胡桃忽然感受到自己身体内的元素力量好像在迅速流向克劳德,而那环绕着克劳德的苍绿色的风元素,也逐渐染上了一层鲜红的火焰。

  只见克劳德手中点点火光在下一秒便点亮了无妄坡的夜空,那璀璨的火焰,如同盛开在夜空中的彼岸花般美丽却又致命。

  这是便因为失去力量而陷入沉睡的胡桃,最后所看见的景色。

  “滚回去。”

  当克劳德的声音落下之时,此岸之间,除了头戴神冠的克劳德和他怀中昏睡的少女,哪里还看得到那凶兽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