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神话开封府 > 第四十四章:评泊寻芳 只怕春寒
  黑鸣圭的到来,万众瞩目,敞厅中的光彩都聚在他身。

  “看,那就是鼎鼎大名的黑大爷。”

  “真是张狂啊,什么时候我也能如此嘚瑟就好了。”

  众人议论纷纷,羡慕的言语传到黑鸣圭的耳中,他更是得意了。

  宋朝商业经济发达,金钱的势力超过了历朝历代,拜金之风早已风靡全国。

  官府对此亦是无可奈何,甚至有些律法都不得不因此进行调整。

  比如最简单的“欠债还钱,杀人偿命”,这是古训,亦是古法,但在如今的宋朝却以堂而皇之的约定俗成与时俱进变成“欠债还钱,杀人赔钱。”

  因此对有钱人来说,贱民的一条命不过几百到几千两银子而已,更有甚者,一些富人叫嚣着人命不如狗。

  商业大兴,金钱至上,这一切自会上行下效。

  黑鸣圭所属的黑府在地方风头是一时无两,与官老爷相提并论称作黑老爷。

  过不多时,“转鱼宴”开始。

  四名红衣女子怀抱琵琶、古筝等乐器款款行至厅中。www.xbiquge.org

  纤指动,佳乐起,美人来。

  敞厅中所有贵公子都自然翘首以盼等着花魁祝弦思出现。

  可满厅音乐徐徐,佳人却未至。

  “奇怪,这祝弦思为何还不现身?”

  敞厅众人开始按耐不住,嘈杂四起。

  就在喧闹渐嚣,几欲失控之际。

  突有一人从敞厅幕后飞身而出。

  其身穿紫衣、手持湛卢,赫赫少年英才。

  果是他!

  展昭眼眸震动。

  黑鸣圭见了此人更是咬牙切齿,他拍桌而起。

  “做什么啊!耍老子呐!祝弦思呢!”

  来人明显不是期待已久的祝弦思。

  “这小子谁啊!”

  紫衣少年面对叫嚷躁动的人群,却是凛然不惧。

  他运足真气,厉声喝道:“闭嘴!!!”

  音波掀起阵阵声浪,以他为中心,涌散开来。

  临近的桌椅被吹斜翻倒。

  展昭在靠后的位置见此眼中笑意盛起。

  “有此功力无疑了,只是不知是两兄弟中的哪一位?”

  在座之人也被少年这一手震住,场面顿时安静下来。

  他们这些人大多是只知花钱纵乐的纨绔子弟,遇到真正的武林高手,不免心虚。

  毕竟江湖上盛传的豪杰侠士锄强扶弱,夺不义之财之事不在少数,很多豪绅被他们“替天行道”之后都是不了了之,官府对此有心无力。

  “侠以武犯禁”自古以来便是令官府为之束手的“一蠹。”

  见已控场,紫衣少年高高举起了手中的湛卢。

  “今夜弦思姑娘的‘转鱼宴’,不比钱帛、不赛文艺、只斗武功。在场之中谁能胜过本人手中的这柄宝剑,弦思姑娘就是谁的。倘若没人能够胜过,在下不才,弦思姑娘就归我了!”

  “你谁啊!怎如此不讲规矩!张老板呢?红杏馆怎么做生意的!”

  这种比法的“转鱼宴”超过在场所有公子哥的预想,顿时有人率先表示不服。

  紫衣少年向他眼光一撇,闪光之间,手中湛卢拔出,剑气凌厉。

  回鞘。

  再看那叫嚷之人身旁的桌椅已被劈裂,碎木四起。

  敞厅中瞬间鸦雀无声,不再有异议发出。

  虽然来得不少贵公子随身都带有护从,但大多不能入流,见紫衣少年的行为手段,便已知不敌,只能在心里暗暗唾骂。

  这种场合此时就需要有人能够为众出头。

  公子哥们不约而同把目光再次聚焦到了黑鸣圭的身上。

  只见他们眼中含怨、怨中有屈、屈中有泪,真可谓是“两眼汪汪,楚楚可怜”。

  的确,黑鸣圭是这河南府纨绔子弟中众所知周的魁首,寻乐场中的王帅。

  黑鸣圭本就看紫衣少年不爽,他满腔怒火,心内记挂着茶楼之仇。

  此时又见众人都瞧向他。

  他不免飘飘然,仿佛他就是希望,他就是光!

  既然众望所归,这还能忍?

  只见黑鸣圭把头一昂,额前垂下的刘海被甩起,鼻孔呼哧呼哧撑开,大手一挥。

  “哼!众兄弟莫急!”

  然后猛然站起,行动带风,右腿高抬,“啪”一声响亮地跺在桌上。

  黑压压人群中,万众瞩目下,黑鸣圭他一脚踏桌,一脚杵地,两手叉腰,猛吸一口气,高声大吼:“宁程波,给大爷我出来!”

  话音刚落,一道黑影不知从何处冒出,快速蹿到了黑鸣圭身旁伏身恭立。

  “快看啊,竟然是宁程波!”

  “黑公子要为我们出头了。”

  “也只有黑大少爷能请得起此等高手啊!”

  夸奖声大起,都生怕马屁来不及拍上。

  展昭混在人群中握紧了手中的巨阙,心内大定。

  “宁程波,你总算出现了。”

  黑鸣圭沉浸在众人的钦羡中无法自拔,更不知天高地厚,朝廷律法。

  “宁程波,给本大爷宰了台上那小子,本大爷有重赏!”

  “小可得令!”

  宁程波弯腰受命,一个翻身来到了台上。

  紫衣少年此时面色沉重,他已发觉眼前这人不好对付。

  修为入流,自然会产生相应气场。

  这其实是紫衣少年所面对的首位高手,说来或许可笑,他才刚出道不久。

  “小子,没想到你年纪轻轻就要去见阎王,老生我真有点于心不忍啊。”

  宁程波嘿嘿嘚吧嘴,面露可惜道。

  “废话少说!来吧。”

  紫衣少年抽出湛卢宝剑,起手式摆起,直指前方。

  可没成想手中湛卢竟是不停地颤动。

  紫衣少年大惊失色,忙运功强行稳住。

  “难道这宁程波的修为强大到连湛卢都惧怕颤栗的程度?”

  他心内泛起了嘀咕,自幼年获得湛卢剑还从没有遇到过这种状况。

  其实他并不知,这实是完全错想了。

  湛卢剑乃春秋时期铸剑大师欧冶子的得意之作,位列五大名剑之首,排名甚至在巨阙之上!

  莫说区区宁程波,就是成就仙道修为的上界之人都不能让其惧颤。

  在这同时间,敞厅中的展昭亦是在运功压住手中颤动不已的巨阙。

  湛卢、巨阙出自一人之手,乃是本源同根,就如同胞兄弟一般。

  这等古剑,灵智已开,早有剑灵雏形,因此这二剑相遇,会产生天性感应。

  展昭一瞬间便已想明白,而紫衣少年则哪有这等学识见识。

  他强压下心头升上来的不安,总算勉强镇定。

  宁程波是个混迹江湖的十足老手,他多鸡贼,早就发现对方的不安状态。

  趁你病,要你命。

  他可不会放过任何有利机会。

  宁程波手中软剑一抖,如蛇一般摇摆着缠了上去。

  紫衣少年急急闷头迎上。

  幸得家传武学精深,这紫衣少年自幼习武,且天资聪颖,虽因性别原因未入江湖,但一身武学造诣并不多逊于家中两位长兄。

  二十几回合,宁程波竟占不了丝毫便宜,反而其剑圈逐渐逼仄。

  展昭望着这场斗武,时而含笑时而蹙眉。

  含笑的是这少年果然武学不凡,年纪轻轻就将入一流之境,不愧在武林年轻一辈中享有盛名。

  蹙眉则是凭展昭眼界已瞧出紫衣少年本有好几次制敌之机,但都因经验太浅,而未能抓住。

  如此斗下去,势必会吃大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