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神话开封府 > 第四十六章:弱柳系船 为君鸣橹
  在河南府偶然相遇“丁兆蕙”后,若便失了游玩的兴致,应允与展昭骑马上路。

  虽没有灵马助力,但行程亦是大大加快,两三日便到了东京。

  临近开封府,若不免有些犹豫,早就听闻包大人铁面无私、公正严明,这次不知会怎么作判。

  展昭在前方走着,见若落后,便回头瞧去。

  若此时已恢复神色,直步跟上。

  今日在府衙门口当值的是张龙与赵虎,二人多远就瞧见了展昭。

  赵虎更是开心得高声大嚷:“展大人回来了!”

  展昭快步上前,三人彼此问候。

  这一趟泾原之行,展昭几乎丧命,此时再见,颇觉感慨。

  魂室里展昭命玉危机着实让众人为之担惊受怕,所幸最终虚惊一场,魂火灼灼,恢复正常。

  此时见展昭英姿挺拔,果然无恙,张龙与赵虎总算放下心来。

  更令他们二人目瞪口呆的是展昭身边竟跟着一位清冷美貌女子。

  憨爷赵虎不觉瞪大了眼睛,脱口而出:“展大人,这姑娘长得真是好模样啊,不会是嫂子吧?”

  在旁的张龙虽心有疑惑但尚未说出,见赵虎替他问了出来,只没想问得如此直接,不免被吓了一跳。

  作为谈论对象的若脸色瞬间如冰霜。

  展昭见了心里一窒,忙斥责道:“别乱说!这是展某新结识的朋友。”

  眼角却撇见若的脸色又有变动。

  他生怕再待下去,这憨爷还会说出什么惊人之语,出了乱子就不好收拾了,急忙随口敷衍了几句,有些慌张地领着若进了高红大门。

  张龙望着展昭有点落荒而逃的架势,嘴角斜起,默默的对赵虎竖起了大拇指。

  走过前院,到了中庭,再往前就是包大人的书房了,展昭便让若在此稍微等候,自己先行前去禀报。

  若听了,虽未言语,却止了步。

  展昭对其弯眼微笑,迈步走向书房。

  书房内,包拯正和公孙策商量新近案情,这时王朝面色激动进内禀报展大人回来了。

  包拯与公孙策听了自然俱是喜上眉梢,笑逐颜开。

  一袭蓝衫进门,见其英气勃勃,更胜往昔。

  众人都放下心来。

  展昭见过包大人和公孙先生后,把这一路发生的事俱说了。

  包拯听完,略作沉吟,便让展昭去把若姑娘带进来。

  展昭执手受命。

  可到了中庭,却未见高挑倩影。

  展昭心头一凉,暗自担心:“莫不会走了吧?”

  忙举目左右张望,正见若缓缓从庭门处走来。

  “你去前院做什么?”

  展昭大歇了一口气,疑惑问道。

  总不会是第一次到开封府,觉得新奇,到处逛逛吧。

  这要是展青衣倒有可能,可对于若,绝不会有此闲心。

  “怕我跑了?”

  若瞧出展昭还未完全降下的惊色,额头冷汗成排。

  内心虽有些感触,口中却是答非所问。

  见若不愿回答,展昭便不再追问,又说了包大人召见之事,领着她进了书房。

  包拯多远就瞧见若与展昭并肩而行,两道身姿,诚如天造地设,脑海不觉冒出“郎才女貌,天生一对”八字。www.xbiquge.org

  不觉失口发出笑声,却不想身旁公孙策也是低笑传来。

  包拯与公孙策了然对视,笑意从嘴角化进眼睛又缓缓流入了心中。

  这一番动作,展昭与若却是未及瞧见。

  展昭本在心中好生纠结是否要示意若行礼参见。

  虽与礼应行,但又恐若不会听从。

  谁知,若见了包拯,面目一凛,便弯腰行了万福。

  展昭不觉讶住了,她何时变得如此乖巧.........

  作为开封府府尹的包拯身上担负着宋朝气运,就如张子老师一般,这便是若见了包拯甘愿行礼的缘故。

  包拯虎目黑漆,一连问了多个问题。

  可若要么沉默不答,要么就简单作嗯一声。

  包拯不免皱眉犯了难,这还如何询问得下去。

  展昭看出了尴尬困境,他走上前,轻声对若道:“若姑娘,展某知你不喜多言,可否让妖姿态的你出来代为作答。”

  若听了,脱口就欲拒绝。

  “来的路上是你让我不要显出妖形,以人姿态行走,此时查问之下,又要唤出妖姿态,我莫非是泥人塑造,随你展昭任意拿捏的不成!”

  但眉眼抬起,望到了展昭眼眸中的祈求之意。

  她不免心内一叹,罢了!

  只见其眼眸由黑转蓝,接着天幕色光芒大盛,气质亦为之一变。

  公孙策静默不言把这一切看在眼里。

  “展护卫与这若姑娘的关系恐怕并不简单......”

  包拯此刻于眼前见到若的变身,深感惊讶。

  这瞬间,除了面上五官,其余诚非一人。

  妖姿态的若先是傲然扫视了周围,望了望展昭和公孙策,然后把目光盯住包拯:“你就是星主?”

  包拯敛去色变,捋须应道:“本府就是。”

  “果然面似黑炭。”

  若直言所想,毫不掩饰。

  “大人,若姑娘她...”

  展昭见若如此直接,忙踏前一步欲为之解释。

  “不碍事,若姑娘快人快语,本府的确脸黑。”

  包拯看出了展昭的紧张,摆手示意其放心。

  若神色耸动,没想到包拯会如此大度,不以其为忤。

  在她原本所想,包拯乃是天上星君下凡,身份尊贵非比寻常,而她又是与妖族关系匪浅,三界六道众所周知,仙是决瞧不起妖的,仙界不少仙人甚至以斩妖除魔为己任,更何况包拯乃是正牌星君,却不曾想对自己态度如此和善。

  妖姿态的若虽素来傲娇,此时亦不免对包拯起了敬意。

  “星主想问什么?”

  “本府想知道你在尚书案中做了什么,扮演的是什么角色?”

  若毫不遮掩地把自己的所作所为一五一十的说了。

  包拯听完,虎目瞪圆,声音严厉:“若姑娘,你胆子可真不小啊!”

  展昭素知大人执法甚严,此时已为若的处境暗暗担心。

  “星主无须动怒,有何罪责尽管说出,本女敢作敢当。”

  面对威严满面的包拯,若不动神色,言语坚定。

  书房的气氛瞬间漫延着严肃,令人窒息。

  面对展昭投来的求助目光,公孙策闭目摇头,嘴角轻勾。

  他看出了包大人的用意。

  果然,包拯听见若的坦然招承,神情却温和了许多。

  “若姑娘,本府知你本性不坏,修的乃是正道之法,且尚书案里又未伤人性命,上天有好生之德,顾念你修行不易,本府给你指出一条明路,或可减去罪责。”

  包拯心如明镜,洞若观火,他知道尚书案中若看似是主谋,但其手中却未伤一人,虽说是其进入问鼎盟的投名状,但其实他敢肯定,问鼎盟早就谋划着对尚书府下手,只是正巧借了若手中那神秘图宝,一箭双雕,一来问鼎盟可以隐居幕后,二来此等图宝没有妖元力残留,开封府难以追查。

  没有若的投名状,问鼎盟也定会自己动手,那时尚书府的地面恐怕就不会如此干净了。

  如此看来,若其实可算无形中救了尚书府不少人的性命。

  包拯刚才故意恐吓一试,见若面色不变,大有巾帼不让须眉之势,甚是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