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江山美人菩萨蛮 > 灵蛇与朱凰鏖战
  对南宫嬿和兰韵攸这个级别的高手来说,武道大会的第一天就这么相对无聊地结束了,第二天倒是精彩了许多,不过还是不太够看的。到了第三天,也就是初赛的最后一天,终于有机会大展拳脚的南宫嬿和兰韵攸才兴奋起来。

  昨天赢到最后的那人是一个使长矛的瘦高男子,现在正站在比武台上等对手来挑战。

  早早站在第一层看台周围的那海显然准备已久,当即飞身上台。

  那海手提长枪,更显他瘦削锐利,如鹰一般直射向那个使长矛的瘦高男子,这是长兵器与长兵器的对决,刚开始二人明显势均力敌,但就当他们打得难解难分之时,那海将枪尖急转,众人这才注意到他的长枪尖端带钩,此时已用小钩钩住了矛杆,那人的矛被钩子缠住,挣脱不得,那海便趁此机会一枪挺到那人喉咙前,一举得胜,赢得台下一片叫好。

  那海首站告捷之后,又靠枪尖小钩赢了五个和他武功相仿的挑战者。此时第六个挑战者走上了比武台,没错,她不是运轻功飞上来的,她是拖着剑走上台的。

  她的剑应该很重很重,因为她的剑很宽,很大,还是一把石剑,那挑战者却是一个相对身形略显单薄的少女。

  众人目光或惊喜,或诧异。

  少女却不为所动,互相见礼后就对那海挑衅般地说了一句:“我是十八狱鬼见愁,你若是怂了就赶紧跑路,若还没被吓破胆的话就放马过来吧!”

  那海受对方激将,挺枪刺出,那少女见对方已闪身至重剑范围内,当即旋身抡起重剑。

  那海感受到重剑剑气浩瀚而来,心到不妙,急忙后退,却不想那少女却运步旋转追了上来,最终那海躲闪不及,被一剑拍得口吐鲜血,倒飞下台。

  娜热早就眼见势头不妙,立刻从第三层看台飞下,单手接住倒飞出去的那海,将他送到地面后查看了一下伤势,发现还好那海及时运功护体,只是受了轻微内伤。

  不过娜热却仍心下不平,一边冲着那鬼见愁说:“你这女人不讲武德,说好点到为止,为何出手伤人!就让我娜热来领教一下你的功夫!”一边飞身上台挑战。

  娜热刚飞到比武台边缘,背后那张精致的羊角弓已握在左手中,右手从腰间箭袋中抽出四支用于近战的重箭,张弓,发箭,弓开如秋月行天,箭去似流星落地,直射鬼见愁。

  鬼见愁眨眼间见弓箭已至,当即弃重剑运起轻功躲闪。

  娜热却已料到她这一步,早已摸出腰间短弯刀,飞身堵向她退路,一刀格在鬼见愁脖子上,扬起头得意道:“你输了!我赢了!”

  台下掌声叫好声震天。

  鬼见愁只好拖剑愤愤离场。

  另一边第三层看台上的丹青双子见到娜热拉弓时的英姿飒爽不由目光一亮,对视一下,竹写意当即运起画笔,不多时,一幅美人张弓图跃然纸上。

  回到比武台,娜热一战干净利落地得胜后,一时竟无人敢上台挑战。WWW.xbiquge.org

  沉寂一会儿后,只见从第三层看台上飞下一道紫影,轻盈地落在比武台上,正是星月教圣女伏卢秀玉!

  与她一同而至的,还有她宛若雏凤初鸣的声音:“伏卢秀玉,请指教!”

  伏卢秀玉刚落下,就甩出了缠在腰间的九节灵蛇鞭,身随鞭走,鞭随人动,使出一招“灵蛇吐信”,先发制人,直向娜热而去。

  娜热见状闪身一避,绕到她身后,一拉弓,向伏卢秀玉回了四箭。

  伏卢秀玉却好似背后长了眼睛一般,原地带鞭一旋,四箭便调转方向往回射去。

  娜热并未料到射出去的箭还可以拐回来,此时她正处于比武台边缘,竟是进退不得,只好一个下腰避过四箭。

  伏卢秀玉等的就是现在,一个“扫地龙”过去,直扫娜热下盘。

  娜热下腰还未回身,鞭子却已扫至,来势迅猛,她只好匆忙一个鹞子翻身,但是情急之下忘记了自己已在比武台边缘,误翻下台。

  娜热很是懊恼,不过回头一想,伏卢秀玉招式一气呵成,显然从刚上台一出手便已算计好如何让她落败!此女武艺高强,远虑深谋,皆是她所不及!倒也输的甘心。

  娜热刚败下场,第三层看台便射下一袭红影,气势如虹,直冲上台,待她站定,只见她双手各握一个梅花匕,开口说道:“南宫愿,请指教!”话音刚落,便舞起梅花匕扑向伏卢秀玉。

  伏卢秀玉见她近身扑来,疾使一招金蛇狂舞,想把她挥退。她使这招时自己也翩翩舞动,场景极美。

  南宫嬿那边也毫不逊色,在漫天鞭势下不退反进,挥着梅花匕像是在跳敦煌飞天一般。

  第三层看台上,众人皆面露惊艳之色,为二女翩若惊鸿,婉若游龙的姿态所摄,竹写意和华工笔丹青双子双笔齐动,一个绘伏卢秀玉金蛇狂舞,一个绘南宫嬿弄梅飞天。

  再观场上,伏卢秀玉挥开未果,只好将软鞭对折当作剑使,向南宫嬿挥去。

  南宫嬿整个人从上场开始便拿出了不死不休的气势,势要在兰韵攸面前与伏卢秀玉一争高下,此时更是双手连舞梅花匕,使出连招落英缤纷,直压过去。

  已回到看台的娜热此时不由感叹:“南宫姐姐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不过怎么好像和伏卢秀玉有仇一样,攻得这么猛?”又想起来那天百晓宫门口的情景,目光扫见兰韵攸,灵光一现:怪不得!原来是“夺夫”之恨!想到这儿,娜热面部表情更加丰富,看场中比武更加起劲儿,还不时看看兰韵攸的表情,俨然一副吃瓜少女之态。

  场上二女打得依旧是难舍难分,这时方才被南宫嬿气势汹汹的打法震惊的伏卢秀玉胜负欲也被激了上来,开始气势汹汹的反击,二女互不相让,气氛已然白热化。

  眼看着二女越战越紧,越战越近,众人都没有想到此时南宫嬿会在格开一招后突然飞身后撤,抡出手中双匕。

  伏卢秀玉也是吃了一惊,迅速甩出九节灵蛇鞭,直扫向梅花双匕,却被梅花双匕灵活闪开。

  众人定睛一看,才发现梅花双匕上都拴着一条细细的金丝,即使脱手,仍能受南宫嬿控制!

  伏卢秀玉见长鞭未揽住梅花匕,也不着急,也不去避开匕首攻势,而是转鞭直攻南宫嬿,势要与南宫嬿比比胆量,看谁先收手,谁就输了!

  南宫嬿竟也是丝毫不避,下定决心要与伏卢秀玉拼个两败俱伤。

  看台上众人皆被这种不要命的打法震惊,就连宓雪也目露惊讶,起身想下台把她二人分开,免得两败俱伤。

  可此时兰韵攸却已先一步冲下看台,用内力飞出两个情急之下顺手拿的茶杯盖,一个格住了两把梅花匕,另一个格开了灵蛇鞭,猛冲之下,一鞭二匕皆已被格开,杯盖也相继破碎,碎片四溅开来。

  兰韵攸闪身到南宫嬿身边,帮她拂去飞来的碎片,愤怒责怪道:“你疯了!怎么使出这种不要命的打法!你知道我有多担心吗?”

  南宫嬿见他直接奔向自己,足可看出他全心全意只在乎她的安危,在他心里,终究是自己赢了的。

  想要的答案心底已经明了,这场比拼的结果对她来说也不再重要了,南宫嬿便抱歉地往他身边缩了缩,抱住兰韵攸的一支胳膊,晃着撒娇道:“对不起了,阿攸,人家知道错了,下此一定不会这样了!”

  兰韵攸闻言还是很生气和后怕,不过语气倒是松动了一点,道:“还有下次?”

  南宫嬿见他语气松了些,立即顺杆下了,咧嘴甜甜一笑,仰头看他,摆出发誓的手势道:“不不不,我发誓,没有下次了!嘻嘻,你不要生气了嘛,嘻嘻!”说完还冲兰韵攸抛了个媚眼。

  一旁的伏卢秀玉终于看不下去了,冷声道:“南宫愿,你到底还打不打?”

  兰韵攸把锐利的目光投向第三层看台上的天绎心,显然要她来做个决断。

  天绎心见该到自己发言了,便停止了吃瓜,开口说道:“咳咳,二位姑娘武功不相上下,不如这场就划为平局吧。既然这位公子已经上台了,不妨就由这位公子再次开始比武吧。”

  于是伏卢秀玉和南宫嬿二女便下台回了看台,留兰韵攸在台上等人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