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江山美人菩萨蛮 > 春江花月起情丝
  不一会儿,便从第三层看台上飞下一道人影,落到比武台上后,对兰韵攸抱了一下拳,道:“再见即是缘分!我是项据鼎,请指教!”

  兰韵攸一看,竟是那天他叫住打听情况的那个憨厚魁梧的青年,回了一礼,笑道:“能和兄台在这比武台上再次相遇,果真是缘分!在下兰韵攸,请指教!”

  话不多说,一剑一戟当即交战起来。他们二人一个剑法轻灵迅猛,变化多端;一个霸王戟使得奋扬俯仰,出神入化。

  已过百来个回合,仍未分出高下。

  后来,二人久未定下胜负,天绎心实在无奈,只好再出言划为平局。

  二人一同下场时,都觉棋逢对手,有高山流水之感,一时竟忘记了久战后的疲惫,只彼此感叹相见恨晚,互相以兄弟相称起来。

  二人下场后,场上空旷,巴尔思见时机已到,便冲上比武台,用内力豪迈道:“奇源巴尔思,谁敢来战!”等待对手上场挑战。

  他内力浑厚,震得许多功夫不到家的甚至五脏一荡。

  话未落地,便又有人从第三层看台上冲了下来,人未至,声先闻:“梁州孙光延,请指教!”

  到了比武台上后,也不落定,足一点台上栏杆,借力直冲。

  巴尔思还未看清那人容貌,那人却已然持刀攻来。巴尔思便也拔出他的蒙古弯刀,直接一格,二人便交战起来。

  孙光延使的是大理刀,刀身精美名贵,招式却带着滇西北的猛烈剽悍。

  而巴尔思挥的蒙古弯刀,则是灵巧锋利,刀身长曲,劈砍便宜。

  二人旗鼓相当,平分秋色,过了近百招,孙光延忽然走起九宫八卦步来,始坎、次兑、次坤、次震、复息于中宫。自中宫至巽、次乾、次艮、次离,一周毕矣。二四为肩,六八为足,左三右七,戴九履一,五居中央。先顺后逆,边行边攻。

  兰韵攸在看台上已看出了这九宫八卦步的门道。天下阵法通九宫,天下阵法源八卦,他之前就研究过九宫八卦阵。

  但场中的巴尔思明显不知如何破解这突如其来的九宫八卦阵,渐渐招架不住,落了下风,最后在愈发纯熟猛烈的阵法进攻中败下阵来。

  自此之后,无人再上台挑战,三日比试结束,新秀榜十人名单已出,却由于平局太多,没有排出位次。

  入了新秀榜的十人分别是最开始那个叫茅青锋使矛汉子,那海,鬼见愁,娜热,伏卢秀玉,南宫嬿,兰韵攸,项据鼎,巴尔思和孙光延。

  接下来便要有趣得多了,是由新秀榜的十人向去年群雄榜的十人发起挑战。由新秀榜的自己选择挑战对象,若胜出则可占据对手去年在群雄榜上的排位,若多人挑战同一位群雄榜中人,则还要在最后胜者中决出一人。待所有人战毕,决出前六名后,由剩下的人之中再决出后四名,便是这最后的群雄榜。

  此时,新秀榜上的十人和去年群雄榜上的六人共同站到了比武台上,那海、鬼见愁和那茅青锋显然知道自己在这十人中武力值吊车尾,便分别选了同样吊车尾的丹青双子。

  星月教与烈日教结怨已久,伏卢秀玉自然选了去年第三的烈阳。

  娜热则打算和伏卢秀玉一同凑个热闹,挑战烈阳。

  南宫嬿觉得自己在排名上不能落后于伏卢秀玉,且她与去年并列第三的许冰心相熟─许冰心是她爹爹的门客,于是她便选了许冰心。

  巴尔思和孙光延则又一同选了同样使刀,去年排在第二的颜雨浓。

  项据鼎仰慕颜雨浓威名已久,也跟着挑战了颜雨浓。

  兰韵攸觉得要挑战就要挑战最强的,而且这最强的还是天仙般的人物,对决也对决得赏心悦目不是?就主动挑战了宓雪。

  那海、鬼见愁、茅青锋和丹青双子的对决结束得最快,鬼见愁胜了竹写意,进入群雄榜第五,那海则败给了竹写意,茅青锋败给了华工笔。

  伏卢秀玉对战烈阳时使出了刚从南宫嬿那里学到的不要命式打法。烈阳的烈焰掌擅长近战,伏卢秀玉就用长鞭金蛇狂舞把他远远驱开,驱到比武台边缘,顺便卖个破绽,待他按照料想擒住鞭尾,要拽她过去时,她假意挣扎了一会儿,待烈阳力度增大到极致后,她顺势飞出,一松鞭子,烈阳便在惯性下后仰,不待他发力撑回来,她就飞身上前,冒险与他对了一掌,助他跌出比武台。

  伏卢秀玉尽管在对掌时受了热毒和内伤,但也让烈阳中了她灵蛇寒冰掌的蛇毒,而且还赢了这群雄榜第三的位置。

  娜热却对上了刚被算计后中招败北,怒火中烧的烈阳,在烈焰掌只攻不守的迅猛攻势下败下阵来。

  南宫嬿对许冰心则轻松了许多,许冰心是看着南宫嬿长大的,对着自己的小妹妹,许冰心自是有些巧妙地放了水,再加上南宫嬿本身武功也不弱于她,便轻松获胜,进入群雄榜第三。

  巴尔思、孙光延、项据鼎则一同败给了经验老道、阵法娴熟、刀法天下闻名的久经沙场的颜大将军,立马横刀颜雨浓。

  最后,也是最令人期待的,便是兰韵攸与宓雪的决战了。

  只见宓雪一手拔出背后古剑,那古剑大非寻常,剑身深黑之中隐隐透出红光,竟是用玄铁制成!这玄铁是从天上落下的陨石中提炼而得,乃天下至宝,本来要得一二两也是绝难,寻常刀枪剑戟之中,只要加入半两数钱,凡铁立成利器。

  这把重剑却无剑锋,正所谓「重剑无锋,大巧不工」,其中境界,轻重刚柔随心所欲,刚劲柔劲混而为一,实远胜世上诸般最巧妙的剑招,用上此剑,越是平平无奇的剑招,对方越难抗御。www.xbiquge.org

  宓雪也不多言,双方见礼后,便直接一剑刺去。

  她这一剑,看似随意,实则夹了剑意。

  兰韵攸只觉随着这一剑过来,自己仿佛来到了另一空间,整个世界只剩下他与这迎面刺来的一剑,自己竟已被这剑意定住,避无可避。

  幻觉!一定是幻觉!兰韵攸很快便清醒过来,闭上双眼,按照最开始剑刺来的方向闪身避开,挺剑回击,终于成功避开这一剑。

  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宓雪见他避开一击,重剑剑尖一抖,兰韵攸手中的流光剑竟被古剑吸了过去!这时宓雪只要一吐内力,便能将兰韵攸震飞!

  是吸铁石!兰韵攸连忙松开手中流光剑,弃剑抽出怀中玉箫,想到方才窥出宓雪心中的孤寂,便用内功催动,吹了一曲春江花月夜,哀而不伤,景中蕴情。

  当时还没有出现《春江花月夜》一诗,在场众人自然均未听过春江花月夜此曲,此曲一出,满座皆惊,再加上是由兰韵攸用内功催动,箫声空灵迷惘,宛转谐美,若在无防备之下聆听则难以自制,深陷内心幻境之中,时喜时悲,定力不足的人甚至心烦意乱,春心荡漾。

  宓雪乍闻此曲,心弦竟被撩动,仿若身处春江月夜,江潮连海,月共潮生,宏伟壮观,幽美恬静,美轮美奂,清明澄澈。

  可此时曲已入胜,曲音直勾人心弦,由迷惘到感伤,由感物到伤情,宓雪渐渐体验到了自己心中深埋的孤寂与以前从未感受过的爱情,思妇念离人,游子起相思,情韵袅袅,摇曳生姿,令人心醉神迷。

  曲终绕梁,神女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