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江山美人菩萨蛮 > 兰陵县中遇白衣
  一曲已毕,胜利唾手可得,宓雪却已无再战之意。她此时心意乱,情正迷,内力汹涌难平,若再动武功,极易走火入魔。

  兰韵攸吹完一曲,自己也是内力耗尽,兀自运功调息。

  看台上大多数人仍未缓过来,陷在自己内心执念的幻境中无法自拔。

  南宫嬿已然情动,她刚刚从幻境中看见了兰韵攸......

  伏卢秀玉也是心中一震,她修的寒玉心经无情道刚刚险些前功尽弃!她终究道心不稳。这兰韵攸到底是何种人物!

  天绎心也是调节了一会功夫才缓过神来,落上比武台,对二人问道:“不知二位是否已经决出高下?”

  宓雪面露敬佩,苦笑道:“是我输了!”

  兰韵攸心知自己并不算真正赢了宓雪,回道:“不,我在剑术造诣上难及宓小姐一半功力,应该是在下输了才对。”WWW.xbiquge.org

  天绎心此时心下了然,这二人又打了个平手,便微笑道:“按我看来,二位各有千秋,应该共列这群雄榜首位!二位看来如何?”

  兰韵攸温润一笑:“我听宓小姐的。”

  宓雪也微微一笑道:“兰公子觉得无异那便如此吧。”

  于是这群雄榜首位便定下兰韵攸与宓雪二人。

  接着便是剩下几人的角逐。几人争斗之后,便是群雄榜出。

  在一番恶斗后,群雄榜终于定下,宓雪与兰韵攸并列第一,颜雨浓位居第三,南宫愿与伏卢秀玉并列第四,鬼见愁居第六名,项据鼎第七,孙光延第八,许冰心第九,烈阳第十。

  群雄榜出,天下扬名。

  这次伴着群雄榜一起出现的,还有美人谱上新增的画册:奇源娜热搭箭挽弓、伏卢秀玉金蛇狂舞、南宫愿弄梅飞天、宓雪一剑霜寒百晓宫。

  除了这些美人外,最近风头最盛的当属兰韵攸了!

  因为那一双妙笔画尽美女的丹青双子联袂画了此生唯一一副男子的画像,并在画旁题了一句“春江花月满堂醉,剑气箫心兰韵攸”。一时为天下人传诵。

  可这都是后话了,当下的兰韵攸却是在武道大会一结束就告辞了众人,与南宫嬿一同骑着小白赶往了杭州城方向,打算在朝聘队伍入杭州城前赶上他们。

  和他们一样当即奔往杭州城的还有奇源一行、项据鼎、孙光延、烈阳和伏卢秀玉,只不过他们是各走各的。

  兰韵攸所料不错,这次南帝不仅令冀州、兖州、青州、梁州各派世子郡主前来朝聘,顺便留在国子学学习深造,还请了草原霸主奇源部的王子和公主、星月教和烈日教的少主来京城国子学学习考察,文化交流。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南帝这是变相地把他们当做质子,扣在京城,但若有哪一州抗旨不遵,南帝便会给他扣上违逆叛乱的帽子,联合其他几州以勤王之名除掉此州,再瓜分其地。

  而对烈日、星月二教来说,南帝的态度将直接决定他们哪一教会传入南部四州,获得更多教众,成为主流教派,脱掉西域邪教之名,所以明知要来做质子,南帝的好感度他们是不得不刷的。

  草原也是如此,本来草原就要年年向朝廷进贡,更别说南帝去年还将自己的长公主嫁到了草原和亲,这波相当于交换质子了。

  这天晚上,连续赶了几天路的兰韵攸和南宫愿已入徐州境内。

  达徐州,已达江南。

  江南好,青瓦白墙,小桥流水。从小长在北地的兰韵攸和南宫愿二人见惯了北地的粗犷豪迈,初到江南,皆觉温柔小意。

  此时正值四月中旬,是夏初时节,百花开得正烂漫,又逢江南好风光,兰韵攸特意在据路人说是徐州境内最繁华的彭城郡兰陵县停留下来,和南宫愿痛痛快快玩了一天。

  自打武道大会南宫愿让姐姐南宫嬿连着出现五天后,这几天仿佛是为了弥补亏欠自己的一般,大部分时间都是南宫愿出现,今天也不例外。

  兰韵攸深谙女生的喜好,无论是现代还是古代,都无外乎逛街购物、赏景拍照。

  于是他便主动提出要和南宫愿一同逛一逛这兰陵县最热闹繁华的街道,到了晚上再去逛逛南方有名的水上街市。

  据当地人说,在南方,南来北往的商船汇聚河道,并用木、竹建成筏子商铺,兜售各地商品货物。连片的筏子商铺沿江停泊着,蔚为壮观,令人惊叹不已,被称为“水上街市”。白天,“水上街市”熙熙攘攘,晚上,依然人声鼎沸,叫卖声不绝,形成热闹的水上夜市。

  南宫愿这几天本就疲于赶路,她可不像她姐姐,武功高强,精力也比寻常人多些,再加上她好久都没有置办东西了,又是兰韵攸主动提出的,当即把高兴都写在了脸上。

  一个上午,逛了整条街,跟在旁边拎着一堆东西的兰韵攸看南宫愿一脸幸福满足的样子,心下感叹:逛街购物果然无论在古代还是在现代都是女孩子的第一取向!

  最后二人光顾的是一家门脸奢华的布庄。

  女孩子嘛,衣服总是嫌少不嫌多的,尤其南宫愿还不是一般女孩子,她是身体里住着两个灵魂的女孩子。

  她先是为自己挑了几匹符合她和她姐姐共同审美的布,要求店主做成不同的衣服,又转身看了看兰韵攸,为他也挑了几匹。

  兰韵攸一看那几匹布除了颜色与之前南宫愿挑的不同,是他常穿的颜色外,纹样花式都是对称的!情侣服!兰韵攸秒懂。

  选完布料,店家夫人就为南宫愿量了身,待她想再替一旁的兰韵攸量身时,南宫愿却抬手阻止了她,道:“夫人!我听说这厉害的裁缝量身也与众不同,可以目测量身?”

  店家夫人也是结了婚的女人,一眼看出南宫愿的小心思,闻言一笑:“倒是可以,不过怕会失了精准。”

  “店家夫人的手艺一看就是顶好的,怎会失了水准呢?”南宫愿奉承了一句。

  店家夫人笑笑,看了看兰韵攸,在本子上记下估测的尺寸,便收了兰韵攸的订金,让二人晚饭十分来取。

  二人找家酒楼吃了午饭,又在周围逛了一下午,买了不少小玩意儿,南宫愿童心大发,还买了一对儿仿着他们俩捏的栩栩如生的小面人儿,以及一对儿面具,狐狸的自己戴,狗狗的给兰韵攸戴,说这是“狐朋狗友”,看着就登对。兰韵攸但笑不语。

  一路上,英俊风流的兰韵攸和美艳动人的南宫愿吸引了不少行人的目光,南宫愿受不了那些女子直勾勾看着兰韵攸的目光,便把刚买的狗狗面具递给了他,道:“快戴上,要不那些女人的眼睛都黏在你身上了!”

  兰韵攸撇撇嘴,道:“我才不要一个人戴,傻里傻气的,幼稚!你戴我就戴!”

  南宫愿看着兰韵攸讨价还价的模样,像极了孩子,嘴里还吐槽她幼稚!笑得直不起腰。

  结果是,二人一起戴起了面具,晚饭后去布庄取了衣服,又回客栈放了买来的东西。

  此时正好天微黑了,二人就去了水上夜市。

  环绕这兰陵县的是茂密的树林和小河,而这水上街市,就在兰陵县郊区。

  这水上夜市,当真是人山人海,车水马龙,摩肩接踵,好不热闹!

  南宫愿带着兰韵攸在河边逛了一大圈,却只买了产自焉支山的上品胭脂,因为这一整天下来她买了太多东西了,实在不缺什么了,过来也就是凑凑热闹。

  二人正逛着,忽地从一旁城郊树林处传来一阵打斗声,紧接着,一道白影从林中窜出,掠向水上夜市,身形微滞,显然受了重伤。

  那白影身后,还坠着几道黑影,紧紧跟着,看样子杀气腾腾、武功不弱。

  那白影逃进街市,见后面黑影仍在追赶,便想借着街市之中熙熙攘攘的人群摆脱夺命追兵,可谁知这群人一见对方来势汹汹追着自己,连忙闪到一旁,做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之态,只求不要牵连他们。

  白影一时无语,又走投无路,只好纵身跳入水中。

  此时兰韵攸和南宫愿也在岸边,正巧看见那白影身形微顿,接着一纵入水。

  借着那一顿,兰韵攸看清了那白影容貌,不由心下一惊,脱口而出道:“宓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