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江山美人菩萨蛮 > 情已许崖下洞中
  回到冀亲王府的寝殿之中后,兰韵攸就让人通知厨房熬醒酒汤来,自己则把宓雪抱到床上。

  刚被放到床上,宓雪却来了精神,立刻从床上坐起来,抓住兰韵攸要离开的袍角,说道:“那个,我身上一身酒气,臭死了,我想洗澡。”

  兰韵攸闻言,应了她的话后便通知下人备水,沐浴。

  等到醒酒汤好了之后,兰韵攸喂宓雪喝了一碗醒酒汤,自己也喝了一碗,二人便各自沐浴去了。

  宓雪本来正在王府后院建的温泉池中盥洗。那温泉池由汉白玉围成,方池四角各嵌着一枚夜明珠,屋顶上还嵌着一颗极大的夜明珠,映得这密封的屋子如白昼一般,池中引得是活水,温度适宜,水上洒满了玫瑰花瓣,水面烟雾缭绕,仿若仙境。

  甫一入水,宓雪便已放松身心,整个人沉浸其中。

  蓦地,她忽然感到有一丝异香进到屋中,立即下意识闭气,四下一扫,发现有一竹管正向屋里吹着迷烟。

  宓雪决定将计就计,继续闭气,起身出水,伸手悄悄摸到自己衣物中带着的匕首,再假装被迷晕,倒入水池中。

  过了一会,只听门吱呀一声轻响,接着隔壁突然躁动起来,应该是在隔壁沐浴的兰韵攸发现有人入侵,已在与对方短兵相接,显然,对方来了不只一人。

  宓雪继续装晕听着潜入屋中的那个人的动静,感到他的衣料摩擦声正缓缓靠近自己,那人突然出剑刺向宓雪,就待要刺到宓雪脖颈时,宓雪感到剑气,双目抖睁,玉足直踢剑柄,翻身上岸,一手抓过地上的衣服,披在身上,一手握住匕首,飞身上前,直扑刺客。

  那人没料到宓雪装晕,剑被踢飞,他也不慌,从腰间摸出两把飞镖,甩向飞来的宓雪,自己则伸手把软剑取回。

  宓雪丹田未愈,本就不能动用内力,那人飞镖来势又猛,她闪过一镖,又用匕首吃力格开一镖,已是强弩之末,见那人又使着软剑向自己刺来,忙收回匕首,双手起势护住自己心脏,要奋力格开这一击。

  那人使剑直刺宓雪心脏命门,宓雪使匕首反手一拨,本想将剑格开,没想到那软剑如绸带一般拐了个弯,绕过匕首挑向宓雪心头,宓雪见势用左手将剑尖夹住,弹开,这才逃过一劫。

  这时,隔壁的吵闹声越来越近,“咔嚓”一声,整个浴室的门框被人用剑劈开,兰韵攸一边与面前三人纠缠,一边闪身退到屋内,见屋中宓雪无碍,这才稍稍放下心来。

  此时府内远处也有打斗声传来,应该是他派苏木去请的小段将军在府中与其他刺客交上了手,看来这次刺客来了不少。

  与宓雪缠斗的那人见势头不妙,立刻使出全力,又是一剑刺向宓雪,宓雪伸出匕首又要去格,却被软剑缠住。

  那人右手一拉软剑,把宓雪拉至身边,左手出掌直击宓雪胸口,宓雪闪避不来,只好出左手与他硬对一掌,内伤本就未愈,又受重创,倒飞出去,撞到墙上,口吐鲜血,晕了过去。

  兰韵攸还在与身边三人缠斗,分身乏术,此时见那刺客提起晕倒的宓雪转身就要离开,他心急如焚,突然摸到腰上挂着的他自制的,一直没有试用过的震爆弹,当即一剑格开三人连招,冒险甩出震爆弹,竟成功晃住那三人,自己则飞身直追挟着宓雪逃出的那个黑衣人。

  那黑衣人见兰韵攸也追了上来,拉着宓雪调转方向,向城郊奔去,二人一逃一追,直出城去,那人挟着宓雪,运着轻功,兰韵攸却也追他不上,只能努力缩短差距。

  二人出了城,在夜色中也不知到了哪里,穿过了一大片森林后,前方那挟着宓雪的刺客突然停下,兰韵攸也跟着停下,借着月色往他身前一望,发现那刺客前面就是一处断崖。

  兰韵攸不多犹豫,当即抢身上前,要把宓雪从那刺客手中抢来,那刺客见兰韵攸攻来,知道自己挟着宓雪碍手碍脚的应该打不过他,便把宓雪一把推下悬崖,以此分散兰韵攸注意。

  兰韵攸见宓雪被推下山崖,想也不想,飞身跟着一纵而下。

  那刺客显然没想到兰韵攸会不顾一切跟着宓雪跳下,心下一惊,下意识伸出手想抓住兰韵攸,却只扯到一袭袍角。

  等他探身往崖下望去时,早已不见二人踪影。那刺客在崖边徘徊了一会,有一次险些也跟着纵身跳下,最终还是随着追过来找他的另外三个刺客和其他一众刺客一同转身离开了。

  话说兰韵攸不顾一切跃下山崖,抱住了宓雪后,他用内力护着宓雪,二人一同跌跌碰碰,最后跌到崖下一个洞口中的小湖中。

  二人虽是受了些刮蹭,但没有什么大事。兰韵攸入水后便带着宓雪游上了岸,坐在岸边脱下衣衫生火烘干,又让宓雪靠坐在火堆前一块大石头旁,为她运功简单疗了伤,这之后才观察起了所处地的周围。

  他们二人应该是坠入了山谷的一个石洞底部,这整个石洞面积很大很高,比较开阔,至少在这团篝火视野内望不到边,头顶上是光滑的石壁,目前只在顶部看见了一个洞口,那应该就是二人跌下来的洞口了。

  片片月光与股股泉水从那个洞口一齐泻入,想必这湖水就是那泉水积累而成。

  兰韵攸听见身旁传来轻微响动,回头一看,是宓雪醒了。

  宓雪睁开眼,记忆还停驻在她被刺客打晕,撞到墙上,现在一动,果然浑身酸痛,内力却平稳不少,一股熟悉的纯阳内力缠绕滋润着她受损的丹田,应该是兰韵攸为她疗了伤。www.xbiquge.org

  她勉力扶着石头起身,扫向四周,又看见上半身未着寸缕的兰韵攸,面上一红,立刻低下头去,只一眼,她就看见了男子上半身精壮的肌肉线条和显眼的八块腹肌。

  兰韵攸走过来,连忙拽起已经快要干了的上衣,穿在身上,对面前低着头的宓雪道:“那个,不好意思,刚才跳进水里,衣服湿了,就脱下来晾晾,没想到你会这么快醒。那个,我现在衣服穿好了,你不用一直低着头了。”

  宓雪闻言这才抬起了头,可脑海中刚才的画面却一直挥之不去,听兰韵攸说他们刚才入过水,她的衣服头发却都很干爽,又没有被脱过的痕迹,想必是兰韵攸耗费内力帮她烘干的,心里也暖了几分。

  宓雪看着眼前呆立着望着自己的兰韵攸,不由失笑,问道:“对了,我们怎么到这地方来的啊?”

  兰韵攸走到宓雪身旁,扶着宓雪坐了回去,自己也在她身旁坐下,为她简单讲述了事情的经过。

  当讲到兰韵攸为了自己毫不犹豫地纵身坠崖时,尽管兰韵攸本人并没有进行特别详尽的描写,还是惹得宓雪心里甜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