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生归于零 > 异火,一剑天堑
  苏宁将背后的云翼收进体内他有点奇怪既然现在就可以飞了为什么还要突破第九步呢?

  所有人此时都紧紧盯着竞技场上的苏宁,这个人究竟还有多少底牌

  回到南灵仙宗的专属席位苏宁在几人震惊的目光中走到了沐清雪旁边在她的耳边轻语

  “哭的挺动情的不像是装的啊”之后又往她的耳朵里吹了口气

  沐清雪立刻转过头眼睛红红地看着苏宁“你……你下次再敢这样我就不理你了”

  苏宁看着她哭得有些红肿的眼睛有些不忍了将她搂在怀里“没事,下次不敢了,乖啊”

  “卧槽,原来我的男神和女神是一对,啊啊啊”竞技场上的人当时都在盯着自然看到了苏宁和沐清雪亲昵的动作

  “完了,这就是快乐加倍吗?”

  北面特席上的长老和宗主看着两人都露出了不同的神情

  南皇、赵宗主、薛长老和其他大多数的人都露出了笑容

  “看着他们我想起了我当年的风采”薛长老对南皇和赵宗主捋着胡子说道

  “你和他们一样?开玩笑,你就是个花心萝卜”南皇和赵宗主看着薛长老一脸鄙夷的看着他

  “你们两个故意来拆我台?”薛长老指着他俩胡子站了起来

  “要不要打一架?”赵宗主看着他扭了扭拳头

  之后薛长老竟然又坐回去了

  不过其他的某些人却是面露狠色但很快又收敛起来变成了笑容

  此时裁判再次宣布下一场比斗

  “中州大比,第二轮第十四场,南灵王朝沐清雪对战北冥冯飞”

  不过当沐清雪上台后迟迟没有人上台

  于是整个竞技场的人等了一个小时最终宣布沐清雪胜

  看着又走回来的沐清雪

  看来昨天就是这个冯飞过来搞的事

  “怎么样,不战而胜的感觉爽不”苏宁传音道

  “等了一个小时,看来昨天就是他”沐清雪传音回复道

  “活该,不过这个成昆应该不敢再来最多是在比斗时下毒手”

  沐清雪一下场就证明南灵仙宗今天的比斗都结束了,抽完签苏宁和沐清雪就离场了其他人当然还在观战

  不过苏宁觉得那些没有什么意思就说要带沐清雪出去玩当然沐清雪肯定不会拒绝

  “咱们去哪?”沐清雪挽着苏宁的手说道

  说实话这是第一次有女生主动靠他这么近顿时一种柔软但不失弹性的触感通过手臂传入大脑

  虽然之前她的前面顶多算小山丘但也比男的大许多

  “先回去带小芙一起”感受着手臂上的触感苏宁回道

  “好啊,有我你还不够”听到苏宁还要回去带小芙一起沐清雪立刻松开了苏宁的手故意装作生气的扭过头

  “额,这不是为了让她习惯我们是平等的吗?要不我们先玩一会再找她”苏宁看着扭过头的沐清雪有点不知所措

  “没事,先找她吧”之后沐清雪又抱了回去

  感受到那种感觉再次传来苏宁不禁感慨,世间还有比这更爽的事?

  之后苏宁沐清雪带着小芙一起在竞技场周围玩了半天一直到晚上之后他们去了一个叫“三碗倒”的餐馆吃的

  这家餐馆还挺热闹的到处是人还有不少倒在地上

  “我去,怎么这么多人”说实话这有点像苏宁前世的夜店,到处是人还有睡着的

  一进到餐馆一个女服务员就来到三人面前不过当场被三人的颜值迷住

  “你好”苏宁打了声招呼那个服务员才缓过来

  “哦,先生你们是要吃饭还是饮酒”

  “吃饭也喝酒”苏宁直接答道,来带这个世界他还没喝过酒呢

  之后服务员带着三人找了一个桌子

  苏宁点了一大桌的菜还有两罐酒

  “对不起,先生,我们的酒按碗卖一般只买三碗并且一般修士也是三碗就倒”

  苏宁有点不服气,三碗就到,有这酒我还炼什么醉药

  “不行就来两罐”苏宁硬要两罐,他好不容易有时间喝酒这不多喝点

  “算了吧,就三碗吧,你又不是没看到外面倒在地上的人”沐清雪出言劝道

  小芙也在一旁劝苏宁

  可这是服务员已经拿上了两罐酒

  不过苏宁喝了一罐竟然没倒,当喝到第二罐是苏宁没来的急用灵元祛除酒力就醉倒了

  最后还是沐清雪和小芙一起把他扛回去的

  “让你别喝非要喝,自己什么酒量不知道”一回去沐清雪就把苏宁丢在卧室的床上

  可谁知苏宁这小子不怀好意竟然反手把沐清雪抱住不让她走了

  “沐姐姐,可以……”此时小芙刚进来喊沐清雪可以洗澡了就看到床上的两人立刻脸红着出去了

  经过和苏宁,沐清雪半天的相处小芙已经慢慢改变自己的丫鬟观念

  此时的沐清雪也有点不好意思本来面对苏宁她就容易害羞现在又被人看到导致她的脸现在就和喝过酒的苏宁一样但她还是顺从的依偎在苏宁的怀里

  第二天苏宁一醒就发现被自己抱在怀里乖巧的沐清雪

  “卧槽,昨天怎么回事,我的头好疼我不会做了什么吧”苏宁直接爬了起来

  沐清雪此时也被苏宁弄醒了一脸幽怨的看着苏宁

  “我们昨天没干什么吧”苏宁看着沐清雪有些焦急的问道

  看着苏宁焦急失措的模样沐清雪不禁来了恶趣味装出委屈的样子“你……你自己想想昨天对我做了什么”然后她抱着头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苏宁一看顿时觉得生活没了希望

  这下不得被打死,师父一剑师母再来一个法术我这还能活吗?

  不过转念苏宁又看向床“你是第一次吗?”

  “当然了”沐清雪埋着头脸红通通的不过她不知道苏宁问这个干什么

  看到仍然洁白的床单苏宁笑了然后他又装出一副要死的样子“看来我只有以死向师父谢罪了”

  说着苏宁竟然凝聚灵元一掌拍向自己

  随后苏宁倒在地上还装模作样的吐出一大口血

  沐清雪看着倒在地上的苏宁急了急忙扶住苏宁“苏宁,你不要死啊,我开玩笑的”

  苏宁看着她笑着说“没事,反正我要死了”之后又吐出一口血然后他封住自己的生机就像死了一样

  血:你再吐信不信我让你真的缺血而亡

  “不要啊”沐清雪赶忙往苏宁体内注入灵元不过什么用都没有

  这时小芙听到声音也走了进来“沐姐姐,苏……”看到躺在地上嘴边还有鲜血的苏宁她也捂住了嘴

  “苏……苏宁怎么了?”

  “他……他死了,都是我的错”沐清雪痛哭起来

  不过这时苏宁直接坐了起来用手堵住了沐清雪的嘴

  小芙看到这场景知道是怎么回事了然后就出去了

  “怎么样?还骗不骗我”看着在自己面前大哭的沐清雪苏宁打趣道

  谁知沐清雪竟然直接咬了下去

  “啊”一声大叫苏宁抽回了自己的手“你属老鼠的吗?”

  “哼,让你骗我”

  小片场过去之后苏宁和沐清雪再次回到竞技场

  这次第一场竟然又是南灵王朝这边的

  是赵浩对战成昆,赵浩被搞得半死但还是侥幸逃了出来

  虽然苏宁对赵浩之前有点不爽但他现在明显所有的不爽都被成昆吸走了

  苏宁下定决心遇到成昆绝对搞死他

  之后很快便道苏宁了

  “中州大比,第三轮第八场南灵王朝苏宁对战中州田蓝”

  苏宁笑了,真的是巧了竟然遇到了他

  此时袁老师也嘱咐苏宁“宫鹤的战斗你也看了小心点”

  沐清雪也对着苏宁露出担忧的神色

  “相信我”苏宁只说了一句话然后就走上了竞技台

  这一句话不仅是自信更是一种承诺

  田蓝看着自己面前的苏宁轻蔑道“不知道你自己死了还能不能自救”

  “试试”苏宁看着他丝毫不怂的样子

  “比斗开始”裁判口令一发二人便开始对轰,此时因为两人距离太近所以田蓝没来的及提到只能和苏宁打拳

  不过因为苏宁经过两次蜕变体质远非常人能比所以两人都没有受太严重的伤

  不过不知道怎么回事苏宁总感觉自己打在田蓝身上的力有一部分返到自己身上

  对轰了十分钟左右两人分开了

  田蓝抖了抖自己的衣服虽然没什么实质性的作用但侮辱性极强

  “你这伤害还不如那个叫宫鹤的刀修呢”说着他拿出自己的重刀嘴角露出一抹邪笑

  “打不动是吧”苏宁此时从丹田旋涡中引出鳞中的阴阳异火

  “看好了”苏宁大吼一声

  之后一股火焰出现在苏宁的手中黑白两色的火焰相互纠缠如同花朵但却透着毁天灭地的焚力

  火焰一出热浪翻滚整个竞技场都能感受到火焰中极致的高温

  “天地异火!!”北面特席上的人都站起来异口同声的说道

  观众席此时也热闹非凡

  “卧槽,连北面的大佬都被惊动了,这火焰绝对牛批”

  南灵王朝这边的袁老师和其他人看了却有点担心毕竟这是异火谁不想有

  “你不是说他低调吗?”南皇看着赵宗主说道www.xbiquge.org

  “这……”赵宗主直接无语,谁知道他有异火而且还这样拿了出来

  田蓝看着苏宁手上的异火,他能感受到其中恐怖的温度于是他也拿出了自己的底牌

  只见他摇身一变竟然变作一直乌龟,那乌龟背后有一个六芒星阵有点像玄武

  之后整个竞技场上的温度竟然降低

  “卧槽,玄武血脉”北面特席上的大佬再次震惊,他们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沉不住气

  “不过玄武血脉的妖修怎么会出现在中州”东神胜州的带队老师看向中州专席那边的带队老师

  “你管的着吗?”中州老师直接一句话就给打发了

  乌龟看着苏宁笑道“异火有什么,玄武血脉无惧任何火焰”

  苏宁没有说话将异火裹在拳头上打向乌龟

  不过异火竟然灭了而且苏宁也被弹开

  “什么情况!!?”观众看到苏宁手上灭掉的火焰都很奇怪

  “果然”苏宁叹息然后收回了异火,小鼎传承上有一部文章写道:玄武水的宠儿任何火焰不能伤其分毫

  虽然他不是玄武但异火对他的伤害也很低,要知道那可是四象神兽之一

  “哈哈哈哈,区区火焰”田蓝笑着撞向苏宁

  “唉,可惜了,异火对上玄武也只有败毕竟那是神兽”北面的大佬都坐了下去在他们眼里这局苏宁必败

  不过苏宁不这么觉得,他躲过撞击然后展开云翼飞了起来

  “竟然火焰不能伤你那便看看你的乌龟壳能不能挡住这一剑”

  之后苏宁手中的鳞变作星痕剑的模样出现

  顿时如同雷霆轰鸣,鬼神哭泣的剑啸声传出

  整个竞技场再次被苏宁手中的剑吸引

  “这把剑……”特席上的大佬说实话也没见过这把剑但听其剑啸就知道它是一柄宝剑

  之后苏宁将精神力,灵元,杀气汇聚,顿时剑啸更甚之前震的重人不得不捂住耳朵

  沐清雪看到这个情况知道苏宁要使用自己父亲的天堑了

  只见星痕此时闪耀着黑色的光芒,一股斩杀万物的威压压在苏宁剑指的田蓝身上

  最后一件劈出只见天上的白云竟被划开,地上有一道裂缝不断向田蓝靠近

  田蓝此时已经被这一剑吓得只能缩在壳里

  不过剑光接触到田蓝这只乌龟时竟然没有任何停滞就像切豆腐一样把他切成了两半

  之后苏宁收回劈出的剑光以免伤到观众席上的人

  虽然他的灵力已经变成灵元但他的丹田还是什么都不剩

  之后苏宁掉落在竞技场上,他捏碎灵石恢复着灵元

  此时所有人都被苏宁哪一剑震惊了包括裁判

  “这一剑天堑,是老沐的徒弟吗?”中州的某位大佬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