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悔钟 > 第二十二章
  李家村李迁安家中,李芊芊正在洗着碗盘,忽然似乎心有所感,抬起头看了一眼北方,随即便继续俯下身洗刷着自己手中的碗盘,外面的李迁安兄妹二人已经被她打发出去玩闹了,家中只剩下她自己。

  李芊芊正仔细的洗刷着,忽然在她身后慢慢浮现出了一个玉符,她放下正在清洗的碗盘,轻声说道:“没有回旋的余地了吗?”玉符轻轻一颤随即一道声音从玉符中传出:“已经暴露了。”

  听到玉符中传出的声音,李芊芊轻叹一声,抬起自己的脸庞看向前方,也不知她到底在想些什么,不过她眼神中流露出的担忧却又出卖了她此刻的心情。

  良久之后,她又是一声轻叹,缓缓整理了下身前的碗盘,又俯身勒乐勒腰间系着的带子,轻声叹道:“盖头换面十余年,又用扰魂术篡改了村民的记忆,躲躲藏藏终是要面对吗?”

  话音刚一说完,门口一阵突兀的敲门声扰乱了她此刻担忧的内心,李芊芊缓步走到门口,伸出手拉开房门,注视着门外那个苍老的身影,轻声问候道:“村长你来了?”,门外的钱寿慢慢走到房中,边走边回到:“来了。”

  钱寿走到房内,随意的找了个地方坐下,李芊芊手中流光一闪,一套茶具已经摆到了桌上,两人就这么默不作声的喝着茶,不知过了多久,李芊芊终于开口说话了“不知村长上次说的仙缘到底是什么?”,钱寿闻言,眉头一挑,随即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眼神之中略带玩味的看着李芊芊,也不言语。

  李芊芊坐在那里被钱寿看的有些发毛,后者毕竟是曾经的一派掌门,李芊芊虽然不知道他的身份,但是却也能感受到他的修为,此刻被钱寿一只这么盯着,心里未免有些飘忽不定。

  终于,钱寿开口打破了这分沉默,只见他右手一挥,一道青色的流光浮现,似乎有一道罩子将二人罩在了里面,待罩子慢慢消失之后,他终于开口说道:“所谓仙缘,便是指一个人有没有成仙之缘。”,一旁的李芊芊显然对这个回答并不满意,她柳眉轻挑,轻声说道:“村长你知道我问的可不是这个。”

  钱寿随意的挑了她一眼“真想知道?”“是,望前辈成全。”钱寿见到李芊芊认真的模样,终于摆正了自己的姿态,轻叹一声,缓缓说道:“所谓仙缘,便是指曾经为仙之人陨落之后,转世为人,在这一世重踏仙路,他身边所跟之人便是身聚仙缘之人。”

  说罢,他轻轻闭上了双眼,一旁的李芊芊似乎还有什么要问的,但是钱寿不等她开口便说道:“我知道你要问什么,我先前曾跟你说过,树林之中封着一只树妖,这确实不假,但是那只树妖的身份却非同小可,她的本体乃是九转轮回树,随然外形看起来跟一般的桃树一样,但是其周身散发的无形气场却可以让无意踏入的人看到自己曾经一世轮回的记忆。”

  说完,钱寿轻轻抿了一口茶水,忽然问道:“你可知这世上已无仙?”,一旁正在思索钱寿话语的李芊芊听到他的问题,轻轻点了点头,随即又摇了摇头说道:“我知道这世上已经没有仙人,但是这跟那树妖有什么关系?”

  钱寿听到她的问题,轻笑了一声说道:“事到如今我也不怕你知道,这九转轮回树本身也没什么,只不过由于她可以让人重现自己曾经九世轮回的记忆,故而可以用来调查世间到底有没有转世的仙人。”话说到这里,钱寿便停下了话语,只是用自己略带笑意的眼神看着李芊芊。

  李芊芊此时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了然的看了看一旁的钱寿,轻声说道:“前辈说的可是迁安那孩子?”,然而钱寿摇了摇头,一旁的李芊芊见他摇头,眼神一眯问道:“秀楠?”

  钱寿同样眯了眯眼,笑眯眯的看着李芊芊轻轻点了点头,二人便在这里对视着,良久之后,李芊芊才轻叹了一口气说道:“不过是谁都已经无所谓了,我当年本是为了躲避仇家才来到此处,现如今已经被仇人发现,估计也时日无多了。”

  一旁的钱寿听到她的话,眯着的眼睛缓缓闭上,坐在一旁又抿了一口茶水,轻叹一声说道:“我知道你是想让我把你保下来,但可惜的是我已经时日无多了。”

  “嗯?”李芊芊闻言,略有诧异的看着钱寿,钱寿感觉到她的视线,缓缓说道:“先前迁安跟秀楠两人走入南林之中,引出了里面封着的九转轮回树,秀楠更是在那之中看到了自己曾经的一世记忆,这一世记忆又不知怎的引得迁安这孩子产生了共鸣,从而让封印在内的九转轮回树看到了什么,引得她疯狂冲击封印,使得封印产生了松动,而我为了让封印牢固,不得不用原本就不多的寿命加固了封印。”说完,钱寿略带遗憾的看了一看一旁的李芊芊。

  听到他的话,李芊芊也只能略带黯然的垂下了头,而在南林上空的宫殿之中,杨千珏听到钱寿的话,嘴角止不住的咧了咧,他心道“不是我替你加固的封印吗,怎么成了你损失寿命加固封印了。”不过他也只是在宫殿之中撇嘴,并没有下去亲自和钱寿理论。www.xbiquge.org

  李芊芊还在那里暗自神伤,考虑着几日后京城洪家才会来人杀自己,自己该怎样为迁安争取一条后路的时候,钱寿忽然开口问道:“妮子,你是为了啥事来到这里躲着的?”,李芊芊暗淡的眸子在听到他的问话时闪烁了几下,她假装随意的问道:“前辈可是有办法?”

  钱寿暗自摇了摇头,心道我一个将死之人能有什么办法,不过他面上并没有什么表露,只是坐在那边喃喃道:“事情总要先听过才能决断不是吗?”

  李芊芊低着头眼神之中闪烁不断,终于她猛地一个抬头,眼神之中带着祈求的说道:“芊芊不求别的,只求前辈能够将迁安带走便可。”一旁的钱寿闻言眼神又眯了起来,心中不断的思量,他略一沉吟,对着李芊芊看去。

  钱寿心里此时稍有不岔,言语之中带着几分不满的说道:“迁安我约莫着可以保下来,但是迁文?”,李芊芊听到他的话,眉头微微一挑说道:“迁文不会有事的。”说完,她似乎是想起了什么黯然的低下了头,口中不断喃喃道“就算这片天地都消逝了,迁文也不会有事的。”

  钱寿听到她的话,眉头也是一挑,他在这片村子里居住了差不多百十年了,后来李芊芊带着李迁安李迁文兄妹来时他就感觉到了,包括后来李二山等人带着人对村中的十几家居民施展扰魂术篡改他们的记忆他也有所感知,但是这几年的相处他却并没有看到李迁文跟普通的孩子有什么区别,到是在李迁安身上,他略有所感,似乎有什么枷锁在他身上一般。

  不过看到对面李芊芊的样子,他心知就算他问下去李芊芊也不会说什么,于是他便示意李芊芊说一下来这里的缘由。

  一旁的李芊芊深吸了一口气,脸上露出几分追忆,口中徐徐说道:“红颜祸水,异宝动人。”简单的八个字,却已经把当年的事情道出了几分。

  钱寿作为一派掌门,听到这八个字也已是心中了然,坐在一旁微微点了点头,说道:“迁安我可以尝试将他保下来,不过迁文、、”话说到这,钱寿抬起头抿了口茶水,不在言语。

  李芊芊则是起身向着内室走去了,她边走边说道:“迁文的事情,任她自己选择。”说完,她便走到了内室之中,钱寿见状也起身,站在原地微微思量一番,便周身青光一闪离开了。

  就在李芊芊二人商量的同时,京城洪家内,一个身穿蓝白长袍的青年男子正接过身旁仆从递过来的信件,一边接过来他还一边调笑的对着身边的侍女说道:“也不知我那个弟弟又有什么事情了,待我看完之后再带你出去玩乐。”说完,还轻挑的挑了一下一旁侍女的下巴,惹得那个侍女满面羞红。

  男子拿起信件,随意的拆开翻看了几眼,原本满带笑意脸上,霎时间便布满了寒意,一旁的仆从看到自己主子脸上的表情,吓得在一旁大气都不敢出一声,男子将手中的信件交给一旁的仆人,脸上满带寒光,眼中更是不是闪过几分杀意,口中喃喃道:“李芊芊啊李芊芊,我洪尚泉找你找的好苦啊。”

  洪尚泉一摆手,对着身边的人吩咐道:“去,叫妖陆带上三百金卫,即日启程,前往落云镇。”说罢,他站在庭院中,似是又想起了什么,眼中的寒光与杀意更盛几分,他看着天边正在缓缓下降的太阳,心中似乎有着各种打算。

  就在洪尚泉吩咐人出发去落云镇的时候,落云镇中的落云商会之中,侯万里也接到了京城之中探子的来信,他从自己的房中缓缓起身,走到商会大厅之中,见李二山依旧在那里批阅着文件,他便问道:“商会的事情处理的差不多了吧?”,李二山听到身后的声音,回身一看说道:“快了,今日下午便可以完成了。”

  侯万里闻言点了点头,从怀中拿出了一根旱烟杆,坐到一旁的椅子上,默默地抽了起来,良久之后,他轻轻的磕了磕手中的烟杆,深邃的眼神看着门外的天空,苍老的声音缓缓说道:“二山呐,带着帆云出发吧。”

  李二山闻言面色一变,停下手里还在批阅的文件,回身问道:“来了?”“来了。”侯万里的脸上面无表情,静静的看着外面的天空,李二山又问道:“千里?”,侯万里的眼中忽然闪过一丝伤感,口中喃喃道:“死局。”

  随着他的话音一落,外面的天空之中忽然响起一声炸雷,原本晴空万里的天,霎时间积云密布,不一会的功夫,外面便下起了大雨。

  李二山此时也望着外面的天空静静的看着,没有表情的脸上让人看不到一丝变化,他就那么静静的看着外面的天。

  约莫一个时辰之后,李二山回过头,听着外面雨声,缓缓开口问道:“可还有补救的办法?”,侯万里听到他的话,缓缓地从椅子上站起身,一边向外走一边说道:“我三派当年选错了路啊。”说完他便走到了外面,外界雨如倾盆,可是却没有丝毫雨滴落在侯万里身上,所有的雨滴似乎遇到了什么屏障一般,在他身边两尺处便纷纷转向落到别处。

  李二山听到侯万里的话,眼神也是有些黯然,口中随口说道:“若是他还在,我三派又岂能落到此地步。”,已经走到外面的侯万里闻言也是脚步一顿,他回过身子看着李二山说道:“我们当年亏欠了他太多,这一切就在他的子嗣身上还回来吧。”说完,他身形一个闪动,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李二山则漫步走到外面,看着外面的天空,任由天空中落下的雨滴打在自己身上,久久不能言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