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女冬葵 > 第五百七十八章:一切随缘,自有聚三
  傍晚,满屋子都飘着一股淡淡的茶香,江阴望着那坐在灶火前弯腰检柴的男子,明明浑身上下都飘着一股风雅不俗的气质,于是忍不住开口道,“重赫这些日子,可在四处寻你。”

  男子闻声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微微侧身看向了江阴,白皙的容颜上滑过一丝浅笑,“是你在找我吧。”

  见被他无情拆穿后,江阴只好说明来意,“其实你......没必要等了。”

  “我喜欢的人,要我等多久,都没关系。”洛桑尘沉声道,似琉璃一般的双眸闪过一丝柔光,然后抬头望向了江阴,“你去问了?”

  江阴点头,这三年来,他那日不是在煎熬地等着消息,可那菩萨真人哪儿是他们这些身上沾满了人道世俗的小神能见的。

  就算苏谨亲自求见,那菩萨真人也难以见上一面。

  只见他眸中浮现一丝为难,浅尝一口淡茶后便叹了一口气,“你这甩手掌柜倒是好,我可不是给你跑腿的。”

  “有消息了?”洛桑尘连忙站了起来,满怀期待的看向了他。

  江阴无辙,本想着再瞒他一些时辰的,可他真的不忍心,这三年他知道洛桑尘日日都在东麓等着冬葵,到底自己还是不忍心。

  许是因为二人之间的姻缘未了,他还曾因为此事亲自去问过月老,不曾想月老那老头儿竟说什么天机不可泄露,一切因缘,自有聚散。

  洛桑尘抬头,一直等着他的回话,谁曾想这人却偏偏失了神。

  “仙君?”男子挑眉,突然绕到了他的身后,待江阴回过神来,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被缚仙索捆了起来。

  不用脑袋想也知道是谁做的,只见眼前的男子满脸都是一副得逞的笑容,“说不说?”

  “你在威胁我?”江阴凝眸,他是清楚这缚仙索的厉害的。

  窗外突然飞进来一颗石头,正巧砸中了江阴的脑袋,疼地他喊了一声,“什么东西?”

  洛桑尘早已追了出去,却见天空不知什么时候下起了绵绵小雨,寒冬的雨水带着彻骨的冰冷,男子裹了裹身上的雪白毛裘,绒毛柔软的触及他白皙的肌肤,带了一丝痒意。

  “啾啾——”不远处突然出现一声响动,洛桑尘转过头去,却什么都没有看见。

  往前走了几步,胸腔却突然跳个不停。

  他所满心期待着的,似要梦想成真了一般,男子面上看不清是哭还是笑的神情,双眸凝重地望着不远处的十三。

  十三正望着他,嘴里还叼着一块石头子儿。

  洛桑尘连步跑了过去,抚摸着十三的毛,三年不见,十三还是原先那副样子,“原来是你啊。”WWW.xbiquge.org

  男子说这句话的时候,虽是一副久违的笑容,眸底却隐藏着淡淡的失落。

  江阴就站在不远处,放在身后的手上正抓着缚仙索,在看见十三后,也算是有些震惊,自从那日缉拿慕容茶之后,十三便随着冬葵不知所踪,他找了许久,只好做罢。

  如今十三再次出现,倒也算个意外。

  江阴沉眸,眸底噙着一丝笑容,却在最后化作了一抹淡然,消失在一旁。

  洛桑尘抬眸,仔细打量着眼前的十三,最后轻声问道,“你的主人呢?”

  十三没有出声,浑身上下都泛着一股高贵的气质,然后一抬高贵的头颅看向了男子的左侧方。

  洛桑尘心里咯噔一声,像是什么东西落入深潭一般,猛地转过身去,满满的期待,却扑了空。

  只见男子长睫微眨,一缕失望从眸子里划过。

  “让你等久了......”身后突然出现一道熟悉的女音,“阿尘。”

  最后两个字让男子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为之一颤,就在洛桑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他突然觉得有些不现实,只好不确信地问了一句,“姑娘......在叫我?”

  身后幻化而现的红衣女子笑道,额头上的珊瑚吊珠随风轻轻摇晃着。

  “公子身上的味道,三界独一无二,我又怎会认错?”女子轻声道,一如二人初见那晚,他身上扑鼻而来的洛桑香味。

  洛桑尘满满的转过身来,浅蓝色的眸中逐渐现出了一个人影来,绯红的嘴唇微微一动,“姑娘终于认得我了。”

  “相忘无非只是一时,只要你我二人有缘,自会再见。”女子回答,摊开手来,是一根红绳,“若真无缘,这红绳也不会让我忆起你来。”

  洛桑尘接过那跟无比熟悉的绳子,这本是他曾经戴在手上的,却因为最后逼她回归天而不得不取下来,本想狠心丢入东麓,最后却因舍不得而藏在了书房中。

  可洛桑尘却突然往后一退,面上的笑意突然消失,他突然想起了那日江阴说的话,若是强留她在身边,冬葵必然会得心魔乱心,于是便道,“我能见到你,便已经知足了。”

  就在他转身之际,冬葵突然追了上去,一把将他抱住,忍着哭腔道,“你这个傻瓜!”

  “你找了我这么久,你以为我不知道?”冬葵将头埋在他的后背上,那日菩萨真人带她回去后,便已经给了她一条生路。

  “念你此生情缘未了,我不舍得让你后悔,如此便还你记忆,放你下去寻他罢了。”

  那已经是三年前了,可她没有立即出现在他面前,她一直都在上面看着这个人,在她不在的日子里,都在做些什么。

  在看见他扶持着人族重建皇城,看见他亲手一花一草种下了整个蝴蝶谷,看见他每次都心不甘情不愿的去找江阴打探消息,看见他为自己等在东麓的寂寞背影,无数次她都想立即出现他的面前,告诉这个人。

  她回来了,并且不会离开了。

  人间玉楼重瓦,她重来都不在乎,天上仙宫雾缭,她也不愿争那一名一功德。

  只有同那个想要相守一生的人在一起,她才觉得自己是活着的,而非行尸走肉一般,活在这个世界上。

  洛桑尘微微转过身来,将她抱在了怀里。似下定了很大的决心一般,然后开口望向天空道,“这一次,我不会放她离开我了。”

  就算菩萨真人出现在他面前,他也绝对不会让冬葵离开自己半步。

  既是他的人,这辈子都是他的,谁都抢不走。

  “哎!你慢点走,小心被摔了!”

  “哎哟,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你担心什么。”

  “你可是我的心肝儿宝贝,我不日日惦记着你,这日子可就没法儿过下去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