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直播名士的日常生活 > 第150章 第一百五十章
  谢滂的葬礼是族中长者们主持的,后辈们遵照礼节守灵做法事,第五日上,由族中嫡系男丁扶灵,将谢滂送回陈郡安葬。

  因为安葬之后还要守陵百日,谢琊又不是出身嫡系,加之家中还有妻子刚有了身孕,谢安和其他叔伯祖都劝他留在金陵就好。

  晋时对守孝的要求不高,加上谢琊本旁系族孙,就算他不给谢滂守孝,旁人都无可指责。但是谢琊却很自觉的按照周礼守孝五月。

  这五个月里,谢琊不曾步出泽园一步,也不曾在家宴请好友宾客,除开官家曾来看过他一次外,他让人紧闭大门概不见客。

  等到出了孝期已是季夏末。

  今年的端午府中安安静静的过了节,除开必备的节日器具外,连雄黄酒都不曾饮过。

  谢琊消瘦了很多,以前只觉他高挑劲瘦,但是眉目中充满了少年人的活力。而现在的他看上去消沉了很多,也不太爱笑了,脸部轮廓加深的同时,眉眼多了一丝锋利。

  虽然闭门却客五个月,但是谢琊并没有断掉与外界的联系。每日都有很多消息从他手中经过,布局南方的整个计划,经过了快五年的时间,已经完成了目标。

  广州漳州一带被他用利益捆绑到了一起,并且区域划分井井有条,每个家族都拿着自己擅长的产业,不说日进斗金,至少一族老小的嚼用完全无忧。在整合的过程中,那些原本游散的武力也被统领到一起,由地方官直接掌握,再有朝廷派遣的尉官做辅助,基本可以确定不会产生太大的波动。

  而西线桓家主那边现在彻底跟前燕僵持了下来。原本桓家的郎君想要冒进夺取更多的地盘,却被桓家主压下,直接占据了旧都作为根据地,与前燕打起了持久战。

  “郎君,桓家主为何不更进一步?”

  在统计这些消息的时候,布生好奇的追问了一句。

  “桓家主所考虑的自然不是眼前的这一点得失。”虽然有点不耻历史上桓家主的为人,但是这十来年他也看得出桓家主的能力确实很强,眼光更是独到,如果不是他横插了一棒子,怎么变还难说呢。

  前燕现在根本无力跟桓家主的大军交战,他们现在自顾不暇。后方跟前秦的摩擦越来越多,而且前秦不肯跟大晋交手,想要拓展地盘,自然是第一个拿前燕下手。

  只是这时候的前燕还有一战的实力,想要吞掉前燕的地盘,没有三五年的功夫很难做到。

  在这个关头上,桓家主才不肯为前秦做嫁妆,他故意压着大晋的军队与前燕对峙,就是想要趁前秦跟前燕交手的时候,做那在后的黄雀。WWW.xbiquge.org

  前燕虽然知道桓家主打的什么主意,然而却无能无力,如果同时跟前秦和大晋交战,他前燕只可能是朝夕之间就分崩离析了。

  就谢琊来说,他更希望桓家主跟前燕一战,因为就他看来,前秦现在有王猛在,基本就不可能会真的跟前燕决一死战,他们更可能是趁着这段时间迷惑大晋,从而给自己赢得发展的时间。

  王猛此人的能力非同一般,基本上是一个人撑起了前秦这个政权。历史上自他去后,前秦很快也就就因为国主的狂妄自大而分崩离析。

  虽然现在不完全跟历史相同,但是王猛在前秦做下的那些事依然显示了他的睿智,尤其是果断的不与大晋交战,又发展民生,攘外安内,往北方扩展疆域。这一切都显示出有他在的前秦才是大晋最大的忌惮。

  必须找个办法让王猛归化,如果不能,只能果断除去!但是王猛身为前秦国主最为重视的丞相,根本不会轻易让人得手。

  知道自己在这方面的智商计谋都不足以对付对方,谢琊便将所有的资料收集齐,交给了叔祖谢安。

  只要灭掉前秦前燕这两个心腹之患,以大晋现在的国力和战斗力,不出昏招就不会有短命的可能。

  他再睿智再有预见力也只能考虑这几十年内的事情,没有一个政权朝代是长盛不衰的,所以等他闭眼了,一切也就看自己的造化了。

  想通了这点,谢琊抛下了这些烦心的事情,开始专心致志的给自己即将出生的孩子做玩具布置婴儿房。

  中秋前,二十三娘开始发作,当时谢琊正在院子里给孩子们做摇篮最后的组装,二十三娘则在旁边斜靠着软垫看他忙活。

  之前诊脉就知道二十三娘这是怀了双胎。家族里还很少有人生双胎,倒不曾想官家和谢琊都有此运气,这似乎也从侧面证明了他们是天注定的好基友?

  “阿娘,阿娘,我可以进来吗?我陪着娘子她要好受些啊!”谢琊咬着手指头凑近了产房的窗口,苦苦哀求,“娘子都没力气叫了,是不是不好生,我去请了师傅过来,你让娘子打起精神啊。”

  “够了你!”谢琊阿娘一撩门帘走出来,双手叉腰对着他吼了一声,“你能不能别闹了,你娘子还没生呢!这才刚开始发作,还得要好一阵子,你有这功夫,给你娘子煮点吃的去,等会儿有两孩子要生,体力不够可不行。再说了,里面有稳婆和她师姐,她自个儿也是女医,你这里鬼叫鬼叫的,丢不丢人!”

  其实也不怎么丢人,就是产房里二十三娘羞窘的脸,还有亲家母那带笑的眼神,让卢娘子有点脸红,觉得自家儿子太不稳重了。

  听到说还有一阵才能正式生产,谢琊总算找了点理智回来。

  “对对对,得要储存体力,我去给娘子煮点糖水蛋去。”

  参片还用不着,二十三娘身体还强健,加上平日里也注意运动,汤汤水水养得又好,只要不发生意外,基本用不上那玩意儿。

  谢琊颠颠儿的去给妻子亲手煮了四个红糖水蛋,锅里还炖着参须鸡汤,这是等她生产过温补身子用的。

  小心翼翼的将红糖水蛋递到阿娘手上,谢琊还趁开门的时候,踮起脚想要看一眼娘子,结果发现一扇屏风完全挡住了视线。

  卢娘子好笑的看了儿子一眼,一根手指头戳上他额头。

  “她现在好着呢,第一次生产,得要一段时间才能生,你先去休息一下,等会儿要生了让苏儿去叫你。”

  “我不走,我就在对面厢房休息就是,阿娘你和岳母要吃什么,我给你们做去。”

  这会儿让他闲着是不可能的,给他找点事情做也好,免得他神魂不定。

  “你去给做点那个啥阳春面,你岳母急急忙忙过来,定是没有用饭的,这会儿在里面吃其他的也不合适,你做些面食就好。”

  阳春面是谢琊在苏州的时候给她做的,用的上好的精磨的白面,手工擀面切成极细的丝,撇了油沫的鸡汤中将面条烫熟,码在碗中,将烫好的青菜心搁上面,加入炸酥的葱跟海米,一勺高汤淋上去,不需要添加其他多余的调料就已经让人馋得忍不住咽口水了。

  谢琊到了厨房,厨娘已经提前将面团揉好并切成细丝,他只需要烫面调味即可。

  简单的步骤正好适合他现在的情况,不至于出现错漏。在煮面的过程中,他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冷静。

  到了傍晚才正式发作起来,并没有折腾太久,至少比起舒窈当时生产来说简直顺利得让人感觉有点不真实。如果古代都如二十三娘生产这么顺利,那居高不下的难产和一尸两命的情况根本不可能出现。

  真是好基友一起走,连双胞胎是龙凤胎都一模一样。只不过官家那里公主是姐姐小皇子是弟弟,而谢琊这边正好相反。

  洗三之日官家亲临,当着众人的面,封了谢琊之女县主爵位。倒是谢琊的儿子没有赐封,另赐了不少珍奇宝物。

  谢琊孩子的诞生终于洗去了谢家因为谢滂离世而持续的阴郁之气,谢安抢先谢琊阿耶一步,抱起谢琊的长子都舍不得放手。

  这孩子生来便备受疼爱,连官家和太后都不时让谢琊夫妻带着他跟妹妹一起进宫。两个小婴儿还没周岁,攒下的身家足以让人眼红。

  同年十月十八,谢葆出嫁,与嵇章结秦晋之好。她的嫁妆绵延运河百里,据说一头都抬入嵇家大宅了,另一头还等在码头。嵇章以雷霆之势消除了三吴之地的内乱,又以强硬的手段压制了族里的分化,而在他的强势下,现在除了因为他年岁不够不足以担当家主大任外,实际嵇家已经是他说了算了。

  在这种情况下,果儿嫁过去定然不会受到欺负,相反,她的能力本来就不弱于嵇章,两人一主内一主外,给嵇家奠定了百年大族的基调。

  谢琊有子万事足,沉迷带娃无暇他顾,除了广州毛家那边的海上生意他还会抽时间看顾一下外,其他事情都交代下去,由信任的人各自主事,若有拿不准的再来问他。

  就这么着,一年就翻过了一半。当谢琊警觉此时已经进入最重要的升平五年五月时,整个人都懵了。

  他并记不清楚穆帝是逝于哪一日的,想要去问系统,却发现系统已经没办法查询了。原因无他,他的作为已经改变了历史的相关走向,这个平行世界延伸下去已经不再是他以前的那个世界,系统不给提示也是情有可原。

  但是道理知道归知道,情感上有点不能接受。

  谢琊心里慌张,便不顾天热,执意正午出门要去宫里见官家。

  然而,他才刚让人备车,就听到宫里来人接他了。

  心中慌张,上马车的时候脚一软,额头磕在车辕上,当即鼓了一个包。他顾不得上药,催着车夫赶紧走。

  等到了宫里才知道头一日晚上官家就觉得有点不适,让御医开了药,喝下之后却不见好转,清晨时候更是高热不退,人都迷糊了。直到半个时辰前,官家突然醒来,第一件事就让人去接谢琊入宫。

  在接谢琊入宫的同时,官家还让人请来诸位阁老重臣,整个气氛让人察觉到风雨欲来。

  谢琊入宫之后被侍中引到偏殿坐下稍等,说是阁老们都在里面议事。谢琊因为一介白身,不便参与,只好委屈他稍等。

  没等太久,侍中来请。

  到正殿时,正好跟谢安和王家主等人打了照面,谢琊看到安叔祖隐隐泛红的眼睛跟紧蹙的眉头,心里有股不祥之意。他整个人甚至都昏眩了一瞬,若非侍中及时扶住,他都可能会跌坐在地。

  众臣并没急着离去,而是鱼贯进入偏殿坐着等候最后一刻到来。

  谢琊步入显阳殿,就看到那少年皇帝憔悴的倚靠在软垫上,周围跪坐了一排宫女内侍。

  “官家,琊来了。”有些失礼的直接上了台阶,谢琊跌坐在官家身边,“官家,你可好好吃药了?前些日子你还应了小鱼儿要带他去钓鱼呢。”

  官家的精神已经很差,脸色极其难看,听到谢琊开口,他勉强睁开眼,朝着谢琊勾了勾嘴角。

  “十二郎,你说,我大晋可还能千秋万世?”

  谢琊抿嘴不吭声,他说不出违心的话,若是平时,他还能跟官家辩一辩,说一说政权更迭的道理,而现在,他怎么开口?

  “十二郎,我怕是看不到我大晋一统南北恢复旧时大汉的盛景了。我去后,太子托付给了谢大人,有他监政,还有太后坐镇,只要太子不顽劣,我大晋守成该是无虞。:

  勉强说了几句,他已经有些气弱难言。停歇了片刻,官家抬手,谢琊赶紧伸手握住了他瘦得只剩骨头的手掌。

  “十二郎,我知你心不在政事上,我也不强求你,但只求给太子求你阿女为妻,可否?”

  谢琊哽咽,脑袋里疯狂叫着不可以,但是,片刻后他忍泪点头。好友的临终遗愿他是真的没办法拒绝。

  “我知道十二郎疼爱孩子,所以,如果太子顽劣不堪确实不堪造就,这门婚事便作罢。如果,太子还行,那么,请十二郎不吝嫁女。”

  官家主动给出了可以退婚的条件,谢琊再此点头。官家所言之事,有史官在旁记下,原字原句如实记载,也给了谢琊一条退路。

  等到说完,官家已经快不行了,此时太后和皇后也到了殿内。谢琊退下,皇后带着孩子上前,跟官家见了最后一面。须臾,还未等谢琊踏出殿门,就听到皇后和太子发出恸哭之声。

  谢琊眼前一片漆黑,整个人眩晕不能站立,顺着殿门滑倒在地。

  此时已经无人顾得他。

  耳边传来侍中奔跑的脚步声,还有宫内女人们的恸哭声,最后谢琊只感觉一双手将他抱起来,再然后就人事不知了。

  “谢琊,快醒醒,快醒醒。”

  耳边传来机械的声音,很陌生,又带着一股子熟悉的味道。

  谢琊勉强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一片虚空之中。

  “谁在叫我?”

  “是我。”

  他面前突然出现一卷竹简,很眼熟,就是他初时醒来后抱着的那装载了直播系统的竹简。后来他大些后,系统晋级便不需要实体载体,这竹简便呈放进了家族祠堂。此时突然出现在他眼前,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

  “系统?你都失踪那么久了,怎么突然出现了?”

  “还不是因为你。”竹简展开,之后出现一副投影,上面是谢琊点亮并发展起来的技能树,“你看看你,实际的发展跟你之前选择的路完全走偏了!要不是因为我耗费了能量去帮你掩盖,你早就被抹杀了。现在有个机会可以让你修正,你愿不愿意?”

  谢琊这些年经历了不少,早就不是以前的傻白甜了,系统不可能突然给他发送大礼包,所以他没有惊喜的答应,而是警惕的问为什么会出现这个机会。

  “原本历史被你改变了很多,如果你是选择争霸呢,倒还无所谓,可你选择的是第三条路,然而你却参与进了改变历史,所以作为惩罚,这一届的皇帝必须按照历史记载病逝。”

  谢琊眯眼,原来这才是官家明明都精心养着身体了,之前也没有任何征兆,却莫名其妙生病还一病不起的原因所在。

  “但其实,就算你选了争霸,这个小皇帝也还是必须死。”系统倒也没瞒他,想想就知道,如果官家还在,怎么可能让谢琊逐鹿天下?

  “你说的机会是什么?”谢琊藏在衣袖下的手指捏成拳,垂眸问到。

  “你可以找个理由杀了小太子,之后让谢家争夺天下,这样你就可以转到第二天路线上了。”

  “如果我不呢?”谢琊抬眸,眼中一片冰冷。

  系统停顿了好一会儿,很人性化的发出叹息:“我就知道会这样的。所以,如果你坚持现在的情况,那么,你就得死。”

  谢琊沉默了。他死无所谓,可他的家人孩子怎么办?还有小太子,系统会不会对他下手?

  “我不是你想的那种毫无人性的系统!”明明身为智能,却还自诩有人性?

  “谢琊,还有最后一条路,你愿意选择吗?”

  “什么路?”

  系统的光芒闪烁了好几下,光屏上显示出一排排数据,是谢琊获得的奖励点和直播间以往被系统隐藏下来从未兑现过的打赏。

  “我有办法用这些奖励点和打赏给你兑换一条生路,但是作为代价,你必须要离开晋朝的疆域。你不能再插手历史,否则被主系统知道,就直接抹杀你的存在了。”

  这是要让他远走的意思?他的家人怎么办?

  系统告诉他,他现在留在外面的躯体已经是重病之像,如果他答应远走,系统可以帮忙借托梦告诉他妻子二十三娘,就说要带着他去海外找仙师救他,等到出海之后,离开了大晋疆域,他自然就可以醒转了。但是终其一生他不可以再回来,否则只要踏上大晋疆域就会直接死去。

  这还有的选?谢琊无奈的只能答应走这最后一条路。

  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所有的数据清零,他有一种体内什么东西被取走的感觉。但是仔细感受一下,他曾经所学的那一切都还清晰的印在脑海中,完全没有小说里那种系统清除掉技能加成就失效的情况。

  “你是不是傻?这是你自己学习得来的,我只能取走你跟系统的联系,而不能让你的记忆消失变成傻子!”系统忙活了好一会儿,突然接收到谢琊的脑洞,恨不能朝天翻一个大大的白眼。

  “这是我们俩最后一次对话了,我离开之后会去绑定其他人,之后,一切都要靠你自己了。再见,谢琊。”

  听到系统的话后,谢琊跟着又陷入了昏睡的模式。

  而此刻,守在谢琊身边两日未曾合眼的二十三娘突然打了个盹儿,在睡梦中,她见到隐藏在浓浓白雾中的仙师,仙师说谢琊寿命本该在此时结束,但因为他有仙缘,所以只要他能出海找到仙岛,便可续命。

  二十三娘惊吓之后倏然醒转,摇了摇头,似乎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因为想得太多才会做这个梦。但是下一刻,她听到脚步声急急传来,公婆俩相携而来,鬓发都有些散乱,看得出也是才醒转。

  “二十三娘,刚才阿娘梦见……”

  将梦中的事情说出来,三人才发现做的都是同一个梦。这下子夯实了,果然是仙师投梦。谢琊阿娘瞬间红了眼圈,靠在丈夫身上低低哭出声。

  “阿娘,只要郎君活着就有再见的一天,如果不去寻找仙岛,那么……”二十三娘没说完,但是她的意思都懂。

  走,还有一丝希望。留下来,只有死路一条。

  “当年给十二郎批命时,道长便说过他寿数不长,但是这多了十五年的相处时间,我们已经该满足了。让他们去吧,若是亲缘不绝,自还有相见的一日。”谢琊的阿耶很果断,决定了便直接去做。

  通知了谢家的长辈们,又快速安排了家中事宜,他亲自带着谢琊夫妻俩上了船往永嘉而去。

  谢琊的两个孩子自然是要留下的,谢琊阿娘要照看两个孩子也不能送行,而布生本来家中有妻室儿女,也可以留下,他却说自己这条命是郎君救的,此去海外郎君也要人服侍,他自该跟随。至于家中妻子,可将孩子留下与他阿耶阿娘抚养,自改嫁去便是。

  至于刘苏儿更是毫无考虑的就跟着上了船,她孑然一身,这辈子是不打算嫁人了,如此跟着郎君主母很是理所当然。

  永嘉的大船改造了一年,足以承担起远洋的重任,一听说去找寻仙岛,原先船上的海员们除了舍不下家室的,单身的男子们都自愿出海。没几天就准备妥当了,只等找个吉日吉时便可起程。

  让人没想到的是,萧小郎居然也来了。背着一小小的包裹,穿着袈裟带着木鱼,就这么一步一敲的上了船,还十分自觉的找了个舱室住下,美其名曰他要去跟仙师辩法!

  史书记载,升平五年五月,穆帝病逝于显阳殿,传位于太子司马骁,并令谢安监政。同时传旨赐婚谢氏女于太子。同年六月初三,谢氏十二郎病重,其妻梦中得仙师嘱咐出海寻医,从此再未得见。

  太子继位时年不过两岁,时有宗室主张另立,惮于谢氏褚氏而未成。桓家主持兵驻守旧都洛阳,似有分崩自立之意,后世家合力周旋,此事未成。

  于新帝继位两年后,桓家主风寒病逝于洛阳,趁此机会,谢安与褚太后合谋将桓家军权收回,消弭危机。

  新帝十岁那年,前秦终于吞并了前燕,统一了北方。而就在同年,大晋宣布与前秦开战,两年后,前秦丞相王猛被擒获,因其不肯归降而受死。自他死后,前秦数次大败,三年后彻底退出历史舞台。

  十五岁的司马骁不负众望收复了所有失地,正式迁都回洛阳,一统南北两地。同年,在洛阳修复的旧宫,司马骁迎娶谢氏女为皇后,册封谢氏子谢璋为骠骑大将军。

  据说,在帝后成婚的大典上,有海外送来的贺礼,十分的贵重。

  据说婚礼结束后,新任的骠骑大将军谢璋闹着要出海,说要去找自家不负责任的爷娘。

  据说据说又据说,反正大家也不知道真假,就听个闹热。

  但是千年后的谢氏族谱上有记载,谢氏十二郎谢琊除了一子一女外,还有一个儿子也上了族谱的,但是那儿子的名字下面写着大家都看不懂的文字,只约莫认得一个字: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