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美人在侧何太急 > 第69章 烟消云散
  下一瞬间,原本还在城门外的人,已经到了风轻轻的面前,将风轻轻吓了一跳。

  这是演国际大片吗,这速度,要是不去拍功夫片,真的是可惜了!这个时候风轻轻还有心思想起这个,连她自己都有点佩服自己。

  先来的人是容炎烈和瑰,后来的是道空。

  风轻轻看了看他们三人身后的那一群人,正在接近,天色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越变越暗,让人随之难安。

  瑰和容炎烈还在争斗,看来是一路和容炎烈打过来的,众多人里,只有道空只身怅然,是不是得望风轻轻两眼,那眼里有什么幽深难测,风轻轻心底莫名的发毛。

  容炎烈和瑰不分上下,还时不时的想将剑刺向风轻轻,吓得她赶紧往后退了几步。

  眼见着这两人打的难舍难分,后面来的那些人也越走越近,风轻轻手心里都撮紧了汗,跑,她知道跑了也跑不过这些人,她不能轻举妄动,万一一动,那些人一个伸剑,她就死不瞑目了。

  前有狼后有虎,风轻轻举投无措,那些人越发的逼近,将风轻轻逼退到后面。

  人群的重重包围下,风轻轻退无可退,死于这些人的剑下,好像是必然的事。

  可总有雨后逢春,就在风轻轻准备掏出玉佩,扔出去将这些人引诱走的时候,两道声音皆唤回了风轻轻的意识。

  “轻轻!”

  凤煜宸和凤倾夜好像同时到达一样。

  “风月楼和百花宫居然也参与进来,看来有热闹看了。”

  一直躲在树上的容子珩突然道,巫灵儿诧然的看着树下两个飘逸绝尘的男子:“你怎么知道的?”

  容子珩示意让她看向两人的身上:“你看那个穿白衣的,他的脸上带着面具,此是百花宫宫主的象征,而另一边站着的青衫男子,他的末指上带着一枚戒指,此是风月楼楼主的象征。”

  这两人就是风月楼楼主和百花宫宫主?巫灵儿诧然。

  “看来这个女子和这两人之间非比寻常啊。”容子珩感叹到。

  风轻轻在听到声音时,便知道是谁来了,她被众人逼退,通过重重人群望过去,望进凤煜宸的眼里。

  而一旁的凤倾夜则暗红了眼,:“你们谁敢动她,我让你们死无全尸!”

  众人被他突如其来的杀气震慑到,皆有些许惶恐,不敢轻举妄动,揣测不安的看着凤倾夜。

  他带着狰狞的面具,眼底的杀气却是挡也挡不住。

  他带上面具这刻起,便是人人畏惧的百花宫宫主。

  而另一边的,凤煜宸也怒视着一干人等,眼里的火似要将他们烧成灰烬。

  “哟,这都是怎么了?都想救她?”

  众人闻声看去,只见闻人小蛮立于树枝之上,脚尖轻点便飞身而下。

  她来到凤倾夜面前,凤倾夜皱眉:“怎么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闻人小蛮今天穿了一件红衣,张扬如火,配上她如玉的脸蛋,竟有倾国倾城的气质。

  “怎么,我不可以来吗?这江湖上的人都来了,我也凑个热闹,你不欢迎吗?”

  凤倾夜皱眉:“别闹了,现在不是任由你胡闹的时候!”

  “凤倾夜,我今天来告诉你,我也想分一杯羹,风轻轻身上的玉佩,只有我能拿到!”

  闻人小蛮失声笑了起来,惊飞了树上栖息的鸟儿。

  凤倾夜冷声道:“你就非得要这样吗?如果你敢动她,我照样不会放过你!”

  “那就等着瞧!”闻人小蛮一边说一边转身向风轻轻这边进攻,边向围着风轻轻的众人喊道:“所有人听着,凡是将我身后那两人拦住的,我青飞山的大门为你们敞开!”

  闻人小蛮亮起了身上的令牌,众人眼尖的看到,青飞山!传说青飞山一直隐于市,无人得其踪迹,想进一次青飞山等于痴人说梦,没有人能闯进青飞山。

  现下居然有人拿出青飞山的令牌,对于前面的容炎烈和道空,后面的风月楼主和百花宫主,众人一番对比下,觉得那个清风佩肯定轮不到自己的手上,舍大取小还是可以的。

  凤煜宸冷眼看着纵身一跃,准备用银鞭牵制风轻轻的闻人小蛮,也跟着纵身来到一跃使出了一招将闻人小蛮的招数拌住。

  闻人小蛮见伸出的长鞭被人阻断,扭头凶煞的看着凤煜宸,凤煜宸用招数引她脱离风轻轻的身边。

  凤倾夜见机行动,冲到了人群里!,只是众人刚才已被闻人小蛮套下了话,凤倾夜一靠近,便引得众人与之刀剑相向。

  众人将凤倾夜拦在外面,刀剑相争,一触即发,风轻轻看着眼前的场景,瑰和容炎烈,凤煜宸和闻人小蛮,而离她最近的凤倾夜被众人围攻,渐渐的体力不支。

  风轻轻只觉得眼前突然充斥着血红,天色这时也好像已经支撑不住,由先前的昏黄变成阴暗,众人打的难舍难分,天上忽然狂风大作,电闪雷鸣。

  “你们别打了,别打了!”风轻轻看到有人将剑刺向了凤倾夜的胸膛,他的白衣瞬间被血渍晕开,侵红了一片。

  风轻轻捂着嘴,不敢去看,心痛难忍,而另一边的凤煜宸在把闻人小蛮打败后,却被人从身后猝不及防的重重地击了一掌,鲜血飞溅。

  风轻轻感觉自己体力不支腿脚发软,她想跑过去替他挡着,可是却不能动弹。

  只能哭喊着:“你们别打了都住手!你们要的玉佩就在这里!”

  风乍起,随着风轻轻话再度掀起了狂潮,众人听到她的话皆停下了手下的动作。

  凤倾夜体力不支,撑着剑,勉强支撑着不让自己倒下去,瑰和容炎烈因为容子珩和巫灵儿的加入,已经落了下风,身上布满伤痕。

  风轻轻看着这一景象,全身都在颤抖,不可抑制的害怕,眼前的犹如人间炼狱一般,死的死,伤的伤,血流满地。

  为了一块玉佩真的值得吗,值得拼个你死我活的!

  好,既然你们都想要这枚玉佩,我给你们!

  看着安静下来的他们,风轻轻举着玉佩:“你们,它现在就在我的手上,想要的自己过来拿?”

  风轻轻赤红着眼眶,狂风带着她的裙摆呼呼大作,在灰色的天幕下,她好像已经和这天幕融为一体!

  如此强烈的冲击感,醒目的威震,让众人不敢向前一步。

  天际忽然雷电发作,像被人撕开一条裂缝一样,恍恍惚惚。

  “怎么,都不敢拿了吗!”风轻轻轻喝,随即手腕翻转:“你们当真以为这枚玉佩会让你们坐拥江山,得到天下吗!我告诉你们它就是一枚普普通通的玉佩!”

  “这…”已经有人迟疑了,风轻轻瞥见,嘴角扬起一抹笑。

  可是突然来的太快,就在风轻轻想要继续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说服他们放弃玉佩时。

  却没有料到,她的身后会突然被人刺来一剑。

  “轻轻!”

  “不要!”

  “风轻轻,这一切都是因你而起,也该因你结束。”

  风,狂然而起,雷电,突发而作。

  而风轻轻已经听不到任何声音了,只觉得这一刻世界如此安静。

  背后的剑直穿心脏,被人拔出的那一刻,风轻轻一口血喷涌而出,缓缓地倒在了地上,她睁着眼,看到,凤煜宸红着眼飞奔到她跟前抱起了她,而凤倾夜也一步一艰难的提剑来到她的身边。

  “哈哈哈,凤倾夜,我终于将这个人杀死了,哈哈哈哈哈哈。”

  凤倾夜一口血喷出,怒目圆睁地看着那人,浑身颤抖的提起剑,一剑刺入她的身上,她的笑声戛然而止:“慕容千你该死!”

  说完后便眼前一黑,倒地不起。

  风轻轻被凤煜宸拥在怀里,看着凤倾夜白衣已经染满了鲜血,倒在地上,失声哭喊:“凤倾夜!”

  而慕容千也被一剑致命,死了。

  面对突然发生的变故,众人噤声。

  凤煜宸抱着风轻轻:“轻轻,轻轻你看看我!”

  风轻轻已经麻木了,身体里的血液好像已经流尽,她只感到浑身冰冷。

  又是大风,风轻轻低喃:“凤煜宸我好冷。”

  凤煜宸颤抖的抱紧了她,看着她血流不止的伤口,他感觉他的血液也快凝滞了一样,浑身冰冷。www.xbiquge.org

  “没事的,你会没事的,我现在就带你回去,我现在就带你回去。”

  凤煜宸颤抖着想要抱起风轻轻,却被风轻轻阻止了。

  风轻轻按下他的手摇了摇头虚弱到:“不用了凤煜宸,我应该是快要死了。”

  “傻瓜,你怎么会死呢?”凤煜宸脸上的害怕让风轻轻心里有了顾虑。

  伸手抚摸着他的脸庞低声道:“凤煜宸,原谅我。”

  风轻轻哽咽着,她好像听到了老爸在叫她,声音好像是从天上来的,风轻轻恍然一笑,看来她真的要死了,不然怎么会听到老爸的声音从天上传来?

  身体里的血液渐渐流失,她感觉浑身都凉凉的,眼前越来越黑。

  “凤煜宸我好累。”风轻轻看着他,想将他的模样刻在心里,但眼皮越来越重,浑身的意思像是被抽离了一样。

  “不要!不要离开我轻轻!”

  风轻轻被他握起的手悄然滑下,凤煜宸血红了眼,像是困兽在低沉着嘶吼着。

  风轻轻看着躺在凤煜宸怀里的风轻轻,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的双手,她现在在空中飘着!

  “凤煜宸!凤煜宸!”她想要喊他让他听到自己的声音,看到自己,可是却被一个大力扯到,一瞬,便将她拉到了黑暗中。

  “小路,小路醒醒。”

  她睁开眼,看着老爸近在咫尺的脸吓了一跳,开口道:“老爸,你怎么在这里!”

  莫教授欣慰的笑了:“傻孩子,这里是咱家啊,我怎么可能不在这里。”

  家?她将头转向一边,环视了周围一圈,真的是她的房间!

  “老爸,我怎么了?”

  难道刚才的那一切都是她做的一场梦?

  莫教授笑道:“你睡了一觉,睡的昏昏沉沉的,怎么叫都叫不醒。”

  “是吗?”她疑惑的看着莫教授,心里不相信道。

  “你这孩子,怎么还不相信老爸的话了?”

  “好了,你好好休息,我去让你妈给你做些营养餐,一定是你不按时吃饭才会无缘无故的晕倒在我的实验室里。”

  实验室!对,那个时空器。

  风轻轻突然起身:“老爸,我想出去一下。”

  “你给我躺好,有什么事饭吃了再说!”莫教授不让她离开房间。

  风轻轻听话的答应了。

  等他离开了后,又匆匆的套上外套,穿着拖鞋偷偷摸摸的出了家门,她出来时,老爸老妈在厨房里做饭,并没有发现她。

  来到放置时空器的实验室,她默然,怎么不见了!明明就放在这里的啊!

  风轻轻将实验室找了两遍都没找到。

  凤煜宸,一定不是梦,哪里的一切一定不是一场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