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宠爱一世:娇妻你别跑 > 第226章 秦俊艾番外
  姜玉看着陈爱天真的面容,她突然红了眼,是啊,秦俊艾喜欢的,就是曾经那个天真的自己,可是她骗了他……

  陈爱刚刚十八,被陈维宠的不行,在人群中显然像极了曾经的秦璇艾,大家都喜欢的紧,只当她也是自己的孩子。

  “妈妈,我和Jack叔叔说了,过完年就回国发展,负责亚洲这边的事情,这样小艾就可以常常见到您了。”

  秦俊艾有些后怕,他最怕失去的,就是叶蓝汐,偏偏他的母亲一句都不愿和他多说,如果不是病愈,他这次回来,真的就失去妈妈了……WWW.xbiquge.org

  “妈咪妈咪,我也和哥哥一样!”秦璇艾依偎在方律玦怀里,孩子交给了卢妍,真快啊,卢妍已经当奶奶了。

  秦程艾和项易坐在一起,双手不安分的摆弄着项易的衣服,还有一年他就成年了,还好,项易答应他,在他成年的时候,给两个人的关系一个明确的答案。

  “我真是怕了你们了,”叶蓝汐的手任由秦嘉晔握着,自从当年回了紫金豪庭,两个人的关系仿佛又回到了从前,那些淡漠的时光被他们统统遗忘,“我和你们爸爸好不容易盼到你出嫁,橙橙也有了归宿了,小艾也有事业要忙了,怎么还一个个往家里跑,你们不嫌自己的电灯泡太亮啊?一个个的,没事别回来打扰我啊,不见不见。”

  叶蓝汐还是那么狠心,嫌弃的看着自己的孩子,也只有这群亲人知道,叶蓝汐是不希望他们有太多担心,人总要生老病死,当那一天来临,平静的接受就好。

  “璇璇,小艾,爸爸打算年后带着妈妈去环游世界了,秦氏就交给你们了,橙橙,你和小哥哥好好相处,别总欺负他,你们这群孩子里,最不懂事的就是你了,明年就成人了,要长大些知不知道?”秦嘉晔难得说一次重话,却是对最小的孩子,这么多年大家对秦程艾的宠爱太多,直到秦嘉晔找回消失的叶蓝汐,他才明白,因为这个小儿子,他差点丢了挚爱,可是,他能说什么呢?一切还不是为了满足他曾经可笑的愿望?

  秦程艾有一瞬间没反应过来,还是很好的掩饰过去了,继续把玩着项易的衣襟,“爸爸您真偏心,明明只有橙橙是孩子,你们都欺负橙橙,哎,橙橙真命苦,为什么出生这么晚呢?橙橙如果和哥哥换一下出生顺序就好了。”

  “别做梦啦!”秦璇艾给了弟弟一个暴栗,“就你,哪有哥哥那么好?换了位置你也还是这样,哼!”

  “魔鬼姐姐,你又打我!”秦程艾终于放开了被他蹂躏的不成样子的衣服,站起来,“幸亏我聪明,不然都被你打傻了!小哥哥,他们都欺负橙橙,呜呜呜,橙橙好可怜,橙橙也要结婚,呜呜呜,橙橙也要有人宠……”

  “……”项易万年不变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笑意,拉着秦程艾坐下,“结婚的事该我说,你急什么,这么大人还学不会稳重。”

  “我……”秦程艾委屈的嘴巴一瘪,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他没想到项易也会嫌弃他。

  “璇璇,”项易根本没给秦程艾撒娇的机会,把话接过来继续说,“时间差不多了,快坐回去开席吧。”

  项易看着身旁闷闷不乐的秦程艾,轻叹一声,把对方的手抓过来,低声耳语,“开心点好不好?爸爸妈妈们都在呢,我们回去再说。”

  姜玉看着一家人热闹场面,看着自己心中的那个人,如果现在告诉他,她后悔了,还来得及吗?

  这么温馨的家,她也曾有幸感受过,长辈的关怀,爱人的呵护,如天上花,绚烂,一闪即逝。

  直到家宴结束,姜玉都躲在角落没有出现,她看着心上人送走长辈,收拾好酒店的一切,最后一个人,从酒店出来。

  “小艾!我……”姜玉用尽所有力气,叫住了秦俊艾。

  “有什么事么?”秦俊艾冷漠,淡然,不带一丝情绪。

  “……我”姜玉看着不耐烦的秦俊艾,心像被凿了洞一样疼,“我离开黑手党了,对,我离开了,离开了……”

  “和我有什么关系。”

  ……

  秦俊艾头也不回的走了,每一步都那么坚定,姜玉还没从秦俊艾的冷漠中回过神来,看着远去的背影,站在原地。

  第二天,姜玉依旧偷偷跟着秦俊艾,她也说不清为什么,若是曾经,那个高傲的自己,怎么会做出这般低微的事,只是这两年的思念像野草一般无法控制,她以为可以随时间遗忘的,偏偏爱的更深。

  在姜玉看到秦俊艾见的人是谁之后,终于不再自欺欺人——秦俊艾放下她了。

  “亮晶晶烘焙坊”里,秦俊艾拉着陈爱坐下,让服务员上了几种新糕点,一脸好笑的看着这个古灵精怪的姑娘。

  “小艾哥哥,爱爱偷偷告诉你个秘密啊,我……”话还没说出口,陈爱就红了脸。

  “你喜欢上哪家的帅哥了?”秦俊艾毫不掩饰的替女孩说出口,宠溺的帮她把嘴角的蛋糕屑擦掉。

  “……讨厌啦,”陈爱没想到别人早就知道了,更加害羞,“是一个学长啦,他和爱爱说小艾哥哥是他的偶像,小艾哥哥,那个,我,那个,能不能,能不能把他介绍给你认识啊。”

  “我如果不同意的话妈妈知道了会不会揍我?”秦俊艾摸了摸陈爱的头,给了她安心的眼神。

  秦俊艾自然知道陈爱口中的人是谁,有了姜玉那次经历,他身边的人早就查清楚了,陈爱的性子像极了秦璇艾,他只当多了一个妹妹,只要不过分的要求,全部应下。

  窗外的姜玉把秦俊艾的每一个动作逗尽收眼底,曾经那个给她温柔的人,如今这么温暖的对别人笑,姜玉只觉得身体里有什么东西碎了,扎的她浑身都疼。

  “谢谢小艾哥哥!”陈爱把最后一块蛋糕塞进嘴里,看了眼时间,匆匆忙忙的站起来,“我得走了,不然迟到了,小艾哥哥,改天联系啊”

  从烘焙坊出来的陈爱和姜玉撞了满怀,“对不起对不起,”陈爱连头都没抬就道歉,匆匆忙忙的走了。

  秦俊艾跟着出来,冷冷的看着姜玉。

  “我……”姜玉不知道要说什么,秦俊艾只一个眼神,就可以把她打入地狱,“我不是故意撞她……”

  姜玉话还没说完,秦俊艾就走了。

  两年前,秦俊艾留给姜玉一个背影,两年后,秦俊艾依然一次次决绝的离开,那背影,让姜玉喘不过气。

  姜玉看着陈爱和学校的男生开心的牵手,拥抱,两人走进了一家还不错的饭店,姜玉心里有些愤怒又有些窃喜,她跟踪陈爱两天了,那天秦俊艾就那样抛下她,她想给陈爱去道歉的,没想到遇到的是这副场景,一连两天,陈爱都围着另一个男人转,姜玉的心思还乱着,就看见了要进门的秦俊艾,身体先于意识就挡住了秦俊艾的路

  “你换家饭店吧,我……”姜玉的内心极其矛盾,她不希望秦俊艾撞见,怕他伤心,可又有些自私的希望秦俊艾知道,这样自己是不是又有机会了?

  “走开!”秦俊艾冷漠的态度,姜玉丝毫不怀疑如果继续挡着自己会被他撕碎。

  “你不是讨厌看到我么,那我在这吃饭,你换一家吧。”姜玉尽量让自己语气轻快,只是心,有些疼罢了。

  秦俊艾不厌烦的挥开了姜玉,径直进了饭店。

  “小艾哥哥,这里!”陈爱挥挥手,又怕在学长面前太招摇,不好意思的放下了,还好,秦俊艾看到他们了。

  “你好,我是爱爱的哥哥,秦俊艾。”秦俊艾礼貌的和那个男生自我介绍,伸出手。

  “小艾哥哥,你好,我是爱爱的学长,欧辉。”男生尽量放松自己,看着秦俊艾的目光全是敬仰,小心翼翼的伸出手,回握。

  这一切被站在门口的姜玉看的一清二楚,原来,是她误会了,刚刚在门口,秦俊艾在心中一定把她笑话了无数次吧,两年了,说不定人家早放下了,只有自己,还这样念念不忘,纠缠不休……

  秦俊艾等陈爱和欧辉离开才结账出来,他没想到姜玉还没走,他和叶蓝汐一样,对一个人的信任只有一次,浪费了,就再没有了,他只当曾经那个姜玉死了,他心中那个姜玉死了。

  “别再出现在我眼前,你知道,在这里,只要我一句话,你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秦俊艾终于正视姜玉,说出的话却让姜玉如坠冰窖。

  “我……”姜玉鼓起勇气拽住想要离开的秦俊艾,“给我一次机会,不管让我做什么,小艾……”

  近乎卑微的乞求,似乎让秦俊艾动容了,一声小艾,专属姜玉的声音,在秦俊艾的梦中出现过太多次。

  “机会?”秦俊艾讥讽着,“艾薇儿让你杀我你听命,若是对手不是我而是我妈妈呢?我把心掏给你的时候,你却在谋划着我的性命,姜玉,我从不给人第二次机会,除非,是死人。”

  连对姑姑也直呼其名,两年来避而不见,秦俊艾的怒火,没有随时间降低丝毫,没有怒吼,只是平静的陈述自己的宽恕——只给死人机会。

  姜玉抓着秦俊艾的手终于放开,怔怔的看着他,“哦,我知道了。”若不是嘴轻轻动了一下,甚至让人怀疑她是否发声了,分明是秦俊艾说出这般让人不能接受的话,她却一点反应也没有,看着秦俊艾离开,再无动作。

  叶蓝汐看着健身房的门,儿子已经进去三个小时了还没出来,那日她也看到姜玉了,只想着孩子们的事由他们自己解决,便没多管,只是从那日开始,秦俊艾每天都要在健身房待很久,她不由得担心起来。

  叩叩

  叶蓝汐终究还是敲了健身房的门,“球球,是妈妈,我可以进来吗?”

  几分钟后,门被打开,秦俊艾满身是汗,颓废的低着头,汗水顺着头发往下流。

  “你对姑姑的气,还没消,对吗?”叶蓝汐并没有直接问对姜玉的看法,而是提了秦薇。

  秦俊艾对秦薇并不亲近,小时候的遭遇让他看上去温和,却把自己的心看的很牢,除却叶蓝汐,连秦嘉晔他都不曾交过心,秦嘉晔最后认了秦齐国这个爷爷,但是和亲人的走动却不多,节假日也就只有给秦薇去个电话问候,所以在孩子们心中,秦薇算是很近的亲人了。偏偏这个亲人,给自己的侄子背后来了一刀,这让秦俊艾无法接受。

  “妈妈,姜玉是她的手下,我是她的侄子,她为什么要派姜玉去做这件事?我查过了,姜玉是那一批里最优秀的,根本没有犯错,她到底是想要我的命还是姜玉的?”

  哪怕在叶蓝汐面前,秦俊艾依旧失礼的不喊秦薇姑姑,两年前事情发生的时候,他以为是姜玉犯了错,秦薇想借他的手除掉,因为他知道,姜玉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这一点秦薇肯定也知道,可是调查结果却是查无所获,姜玉是优秀的,没有犯错,那么,便只可能是要自己的命了,可是为什么?他找不到答案。

  “球球,你躲了姑姑两年,这件事,妈妈不会替你去问,去讨说法,应该你自己解决,无论是你姑姑那里还是小玉那里。”叶蓝汐拿过一旁的毛巾,仔细的替儿子擦着头发,说的话却是让孩子一丝逃避的退路都没有。

  “我……”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有恃无恐。”

  秦俊艾还没说什么,叶蓝汐的电话就响了,来电显示:小玉。

  “小玉……”

  “您好,请问您是电话主人的阿姨吧,这里是仁和医院,”电话那端传来陌生的声音,让叶蓝汐和秦俊艾皆是一愣,“是这样的,一小时前槐安路发生事故,车祸原因还在调查中,这部手机只有两个联系人,另外一个电话打不通,我们只能和您联系。”

  电话的内容一丝不差的让秦俊艾听了去,他只觉得脑子“嗡”的一下炸了,只有两个联系人,另一个打不通,他记得姜玉的手机号被他加入黑名单的……

  叶蓝汐完全不管儿子的反应,或者说当做没看见,面色依旧从容,“您好,麻烦您把伤者情况告诉我,我朋友在医院工作,先让他过去,我马上就到。”

  电话另一端把急救的详细地点和姜玉的情况简单说了之后就挂了电话。叶蓝汐拽住要冲出去的秦俊艾,又一个电话拨出去:

  “陈院长,您好,我是蓝汐,是这样的……”叶蓝汐简单说明了情况,仁和医院最大股东是秦氏,让院长帮忙确实不难,安置好了一切,这才拉着秦俊艾去医院。

  “你想和小玉在一起是了吗?”叶蓝汐感觉到了儿子一次次欲言又止,直接戳穿了他的心思。

  “妈妈……”

  叶蓝汐开了头,却不再多说,拿起手机给秦嘉晔去了电话,“在忙什么?”

  秦俊艾:……

  妈妈不帮自己就算了,这什么时候了,居然在他面前秀恩爱。

  正在看文件的秦嘉晔嘴角噙着笑,放下手中的笔,“想你。”

  低沉的嗓音温暖了叶蓝汐,两年前她还以为自己会孤单的和这个世界说再见,没想到,有秦先生的日子,真的很惬意。

  “小玉刚刚出了点意外,你让人查一下槐安路那边的监控吧,看看怎么回事。”

  叶蓝汐看着儿子面无表情的样子,也不再腻歪,赶紧说正事。

  “好,让人调出来发给你。”秦嘉晔什么也不多问,叶蓝汐让做什么就做什么,两年前找回叶蓝汐之后,他对孩子们都不怎么管了,每时每刻想的,只有叶蓝汐。

  不过三两分钟,叶蓝汐就收到了监控视频,只是全看到真相的那一刻,傻了。

  “我从不给人第二次机会,除非,是死人。”几个小时前,自己对姜玉说的话不断在脑海重复,画面中的那个人,在看到一辆疾驰的货车时,毫不犹豫的迎了上去……

  根本不是意外,是姜玉自杀。

  “球球,”叶蓝汐的脸色依旧淡然,或许她早就知晓这个结果,或许对于任何事她都如此冷静,“先不要想太多,现在,我们等小玉脱离危险,等你解决了和姑姑的问题,再和妈妈谈。”在叶蓝汐眼中,姜玉根本不会有事,她相信陈院长的医术。

  “哦,好。”全貌似明白了妈妈的意思,又好像没明白,懵懵懂懂的点头,已经到了医院,他和叶蓝汐一起,去了急救室。

  五个小时的等待,对于一场车祸来说,不算长,却让秦俊艾饱受煎熬,他相信以姜玉的身手,根本不会出这样的意外,一定是自己最后那句话,才让姜玉如此决绝的。

  “夫人,已经脱离危险了,在监护室观察一周,没有意外就可以转普通病房了。”院长做完手术礼貌的和叶蓝汐交代了情况,虽然差异手术台上的女孩的身份,但也聪明的没多问。

  “陈院长,辛苦了。”叶蓝汐点点头,没再多说,目送着人离开,姜玉被推进重症监护室,秦俊艾只远远地看了一眼。

  秦俊艾能感受的到叶蓝汐的目光,他突然有些后悔了,他不想去美国,不想找姑姑把事情解决掉,他想等姜玉好起来再说。

  “妈妈……”

  “答应的事想反悔吗?”叶蓝汐眼神太犀利,她一下堵住了秦俊艾的所有话,堵住了所有退路,“我如果是你,就现在去美国,在小玉从监护室出来之前,把一切处理好。”

  秦俊艾久久没有说话,从小到大,他第一次不想听妈妈的话,他知道这不对,可是对姜玉的爱,早就不受控制,这两年来他强迫自己不停的忙碌,企图忘掉心中的那个影子,可结果却是更加深刻,怎么也抹不掉。

  叶蓝汐似是知道秦俊艾的反应,没有理会儿子,找了医生护士问了注意事项,买了一些照顾病人的必需品回来。

  “妈妈,对不起,我……”叶蓝汐回来时,秦俊艾已经不在医院了,收到儿子的信息,话也没说明白,但是叶蓝汐懂。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有恃无恐。”手机屏幕上跳动着“秦先生”三个字,叶蓝汐知道,应该是院长给秦嘉晔去电话了。

  “秦先生,”叶蓝汐开口甜甜的叫了一声,不再多说。

  电话另一端的人仿佛可以看到叶蓝汐一样,笑的温暖,“小玉没事了?”

  “恩,陈院长应该都和你说了吧?不用担心。”

  “所以,秦太太是打算在医院照顾病患不回家了吗?”秦嘉晔直接开口,把叶蓝汐的打算敲破,只是还不等叶蓝汐承认,他又开口:“堂堂秦氏总裁的夫人,赵家的孙女,去服侍一个晚辈,这让外界怎么想?换个角度,蓝汐,若是我病了,你是希望孩子们守着我还是你亲自守着?”

  秦嘉晔的话让叶蓝汐哑口无言,不可否认,她的安排是最理智的,可是感情的事怎么可能理性的了呢?秦嘉晔从淡然挑开叶蓝汐的秘密,到委屈的诉说不忍心让手中宝去伺候别人,再到设身处地的比喻,几十年风风雨雨,他最懂得如何劝解叶蓝汐。

  他舍不得叶蓝汐去照顾别人,更是给儿子退路。

  “好,我等会就回去。”叶蓝汐自然明白秦嘉晔的意思,软软的答应了,温存了两句,挂了电话,转头就看到秦俊艾期期艾艾的看着自己。

  “球球,你和小玉的事,总归还是要你自己解决,妈妈先回家了,也不再束缚你了,妈妈相信你能做好。”

  叶蓝汐轻轻的给了儿子一个拥抱,试图把力量传递给他,眼神又恢复了母亲的柔和,再不见刚刚的强硬。

  “谢谢妈妈。”秦俊艾知道他可以留下来是爸爸的功劳,而他感谢的人,却是叶蓝汐,理性也好感性也罢,若不是叶蓝汐真心为他,也不会有这么多要求。秦嘉晔自然疼他,可懂他的人,还是妈妈。

  叶蓝汐没有多说,梁英的车已经开到医院门口,秦嘉晔抽不出时间过来接他,就让最亲近的秘书过来。叶蓝汐上了车,看着远去的医院,想起年轻时自己那任性的一幕。

  那时的自己,何尝不是把生死抛却了,不为挽回秦嘉晔,只是可笑的想在秦嘉晔抛弃她之前告诉他“我爱你”,多荒唐,可是两个人最后重归于好了,那是她最任性的一次,或许,感情真的不应该理性吧。

  下班看到媳妇的秦嘉晔完全不管儿子在医院是如何艰难的熬着等着,他人生的原则很简单:叶蓝汐。孩子们都大了,自己的幸福自然要自己负责,找父母干什么?

  秦俊艾在重症监护室守了五天,每天可以探望的时间姜玉都是昏迷状态这让他愈发不安,叶蓝汐每天抽时间过来看看,问问医生情况,没什么问题就回去,免得家里那位吃醋。

  “夫人,姜小姐的情况比想象的要好的多,如果没有意外,今天下午就可以转普通病房了。”医生查房正好碰到叶蓝汐过来,偏偏秦俊艾刚刚被叶蓝汐勒令去休息,这个好消息就这样硬生生错过。

  “好的,谢谢您,辛苦了。”叶蓝汐礼貌的道谢,等了一会,不见儿子回来,医生们已经嘱咐护士过来转移病房了。

  叶蓝汐轻轻叹了口气,跟着进了普通病房,护士弄好仪器,出去了。病床上的人微微转醒,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叶蓝汐。

  “终于肯醒了?”不是醒了,而是“肯醒”,叶蓝汐一句话,点破了姜玉。

  “小艾他可是为了守着你连我的命令都不听了,你倒好,连眼都不愿睁一下。”叶蓝汐笑意盈盈的打趣,没有责备的意思,把儿子的感情轻描淡写的说出来,仿佛只是闲聊一样。

  姜玉红着脸,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在车祸之后第一时间拥有意识的时候,她想的是“自己居然还活着”,她怕秦俊艾因此怜悯她,可偏偏心中那个人日日守着,她虽不能时时看见,但是可以感受的到,于是只能装睡,装昏迷。

  “阿姨,对不起,我……”

  “你没有对不起我,你对不起的是你自己,我相信你没有以死相逼的想法,但是轻生未必就是正确的,你之前的二十几年吃了那么多苦,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站在这个世界享受所有喜欢的事物,就因为一段感情把自己的命丢掉?”

  “小玉,阿姨知道不该和你谈家庭,阿姨也知道你把阿姨叔叔当做亲人,那么阿姨问你,如果有一天我和叔叔出了意外,你可会奋不顾身去救我们?如果你因为这次车祸断了腿,只能眼睁睁看着我和叔叔出事却无能为力你该怎么办?如果我和秦叔叔破产了,我们无家可归,而你一身残疾该怎么帮我们?如果我们躺在ICU,你又去哪里找医生救我们?”

  “生老病死生离死别的事太多了,你一直为艾薇儿杀人,从没有感受过这些亲情,所以不想这些很正常,但是阿姨现在和你说了,你仔细想想,能活着就已经很难了,能幸福的,那是上天的恩赐,不能的,也要不断强大自己,这样才能在意外来临时尽可能的保护好自己想保护的人。”

  叶蓝汐的眼神始终平静,她把所有道理都摆在姜玉面前,明知道她是孤儿,却还是撕开了亲情这个伤疤,世间的道理都要经历过才信服,但是她不介意提前讲明白,信服与否是孩子们自己的选择。

  姜玉的脸色由羞愧到震惊再到无措,叶蓝汐的每一句话,每一个设想都让她不安,她终于发现自己想的太简单了,在生死面前,情情爱爱算神什么呢?

  “小玉明白了,阿姨,谢谢您。”姜玉握着叶蓝汐的手不松开,她从没感受过亲情是什么,可是认识了秦俊艾之后,被带回家见家长之后,她贪恋上了呗家人关心的感觉,她自私的把叶蓝汐当妈妈,任由心里的小情绪发酵,或许她并不知道,这其实只是——撒娇。

  “好了,你既然想明白了,阿姨要问你一个问题。”叶蓝汐的手任由姜玉抓着,脸上的笑意不变,话却是今天来这里的最终目的:“你险些丢了性命,小艾那里应该是想和你在一起了,那以后呢,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们再闹矛盾,你威胁的手段管用了,是不是要一直这样下去?你觉得这样可以维持多久?”

  叶蓝汐脸上虽然笑意不变,话说的却难听,直接点明姜玉不过是用来“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方法赢回了秦俊艾的心,但这并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而且,是感情中最忌讳的方法。

  “不不不,不是的,”病床上的姜玉有些慌,看到叶蓝汐的脸色没变才稍稍安稳了一些,“您刚刚说的那些我已经懂了,不会再轻生,也不会再做这些逼迫小艾的事,我……我也不是想逼他的,是我自己没想清楚,以后出了问题,我会和小艾好好沟通的,不会再像三年前那样了,这次……这次等小艾来了,我也会和他好好谈的。”

  姜玉只以为自己在意的唯有秦俊艾一人,叶蓝汐的话让她明白她也在意秦俊艾的家人,可能感情没那么深,但是她是绝不想看到秦俊艾的家人有什么意外的,这世上,因为秦俊艾,她多了太多牵绊。

  “好了,阿姨明白,你刚刚换了病房,好好休息一下,我去叫小艾过来。”叶蓝汐替姜玉捏了捏被角,离开了。

  不过几分钟,秦俊艾就跑了进来,“小玉!”急切的关心声瞬间温暖了病床上的人。

  “小艾……”心心念念这么久的人,终于不再冷漠的出现在自己面前,姜玉觉得自己这才真正的活了过来。

  “让我先说好不好?”两个人谁对谁错根本说不清,先开口的那个总是先低头的,明明一场车祸逼得秦俊艾认清自己的本心,姜玉还是要先认错,爱一个人,怎么舍得让他低头。

  秦俊艾看着姜玉期盼的眼神,想着最自己的冷言冷语,怎么忍心拒绝,微微点了头,在病床边坐下。

  “三年前,不,应该是四年前了,我们那时候相遇了,后来接到艾薇儿的命令,让我再次接近你,那时我以为只是普通的任务,和往常一样,可是因为是你,一切都不一样了,你和以往的目标不同,真的会关心我,在意我,甚至,把我带回家,叔叔阿姨也对我很好,那大半年的时光,我做梦都会笑醒,从小到大,我都没想过自己会有这么多人关心。”

  “接到命令的时候,我睁眼待了一晚,我想,虽然不是你的房间,但那是你生活的地方啊,我不敢睡觉,我想多感受你的存在,我明知道自己动心了,却还是选择了执行任务,那时候我以为我会忘掉你……”

  “可是站在你面前我猜发现,我根本下不去手,你为了我连夜奔波,为了我飞了大半个地球,那时候我情愿死在你手里,可是你只剩把我打晕了……”

  “醒来后阿姨还是那么温柔,我知道我该和你说对不起的,可是强硬惯了的我下意识的脱口而出就是那么过分的话,我看着你离开,走出那间屋子,发现自己难受的要死。”

  “回到基地后,我以为我可以忘掉你,日复一日的训练,你的影子却越发清晰,一年前,我和艾薇儿说要离开,我想回到你身边,她给了我最后一项任务,结束后就自由了,我,我完成了任务,回来了,小艾,我知道现在道歉太晚了,可是我还是要说‘对不起’,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我不是想用命去逼你,以后也不会再做这些事,我只是想要一次重新开始的机会,好吗?没有欺骗,没有谎言,认认真真的开始。”

  姜玉把所有过往如数倒出,明明从叶蓝汐那里知道秦俊艾大概是“原谅”自己了,但曾经的事,心中的结,她全部摊开,一个一个解。

  秦俊艾一肚子的话被姜玉全部堵住,他以为姜玉只是像前几日一样希望两人复合,却不想所有的事都让她认了错。

  “傻瓜,哪有什么对错,若是错,就是我们一并错了,我们一起,用接下来的人生,去改正,幸好你没事,我们还有一辈子。”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