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青葫剑仙 > 第九百九十九章 山道禁制
  “一尺木?半道石?”

  慕容家的几人看清楚草丛中的物事后,眼中都露出了一丝惊讶之色。

  其中慕容拓转过身来,看向了不远处的计来,开口问道:“你听说过这些东西吗?”

  “没有。”

  计来摇了摇头,脸上也是一副疑惑不解的神色。

  “哼,你不是经常自吹见多识广么?如今看来也不过如此。”慕容拓逮着机会便要羞辱一下计来。

  计来却是微微一笑,似乎一点也没有把他的话当回事,此刻只是盯着路边的那块顽石,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看也没什么好稀奇的,或许是其他三大家族比我们抢先一步,沿途故意留下这些东西装神弄鬼,目的就是为了拖延我们的时间!”慕容家的一个修士冷笑道。

  梁言沉吟了一会,也缓缓开口:“凡事小心为上,不如让几位道友的金尸代替我们向上攀爬一程,如果没有危险,我们再走也不迟。”

  他此言一出,慕容拓立刻讥讽了起来:

  “呵呵,我还当你有什么本事。不过一块石头,一根朽木,就把你给吓破了胆!有道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计公子的朋友,也的确就是这种货色罢了!”

  此话极为难听,即便是梁言都有些忍不下去了,此时冷冷开口道:“我不管你们有什么私人恩怨,但此地诡异莫测,还望道友不要意气用事。”

  “哼!”

  慕容拓冷哼了一声,接着理也不理梁言,转身毫不犹豫地踏上了下一阶石阶。

  这一步踏出,众人皆是屏气凝神,紧紧盯着四周,就连慕容拓自己也是双目微眯,一副严阵以待的样子。

  然而众人等待了半晌,周围却始终没有任何异像,整个山道之上,都是静悄悄的没有半点声音。WWW.xbiquge.org

  “哈哈哈!”

  慕容拓大笑三声,此时转过身来,目视梁言、计来二人,脸上神色得意至极。

  “看见没有,纵有千难万险,我慕容拓又有何惧?你们两个畏畏缩缩的鼠辈,想要争夺机缘,却又前怕狼后怕虎,如此磨蹭下去,还与三大家族争个什么,不如趁早打道回府!”

  他这一番话说得豪气干云,就好像扬眉吐气了一般。

  梁言看他神色,心中也猜了个大概,此人与计来本就是情敌,双方谁也不服谁。但此次慕容老祖却下令,让他们竭尽全力帮计来争夺机缘,这一番行程算是做了个陪衬。

  这种事情放在谁心里也不好受,此人虽然不敢违抗老祖命令,却把这股怨气都撒在了计来的身上,逮住机会便要羞辱他一番。

  梁言倒是不愿去理会这种事情,但是慕容拓此人行事太过鲁莽,如果一昧纵容下去,说不定会祸及自身。

  他沉吟了片刻,正要开口与此人说些什么,然而眼角余光一扫,却发现路边那截安静无声的枯木,此时忽然动了一动。

  “嗯?”

  梁言眉毛一挑,忍不住转头看去,可那截枯木此时又是安安静静,仿佛刚才那一下是自己的错觉一般。

  “怎么回事?”

  梁言心头疑惑,看了一眼周围几人,似乎都没有发现刚才的异状。

  “难道真是我看错了?”

  就在他暗暗有些纳闷的时候,那截枯木再次动了一动,梁言这次看得分明,枯木之上居然多出一双小眼,此时正冷冷地看向慕容拓。

  “小心!”

  梁言只来得及大喊一声,四周忽然就刮起一股狂风,无数飞沙走石之间,有一股青蒙蒙的光团从枯木中飞射而出。

  这个光团在半空轻轻一转,下一刻就射出万千青丝,就好似半空下了一场青色大雨,洋洋洒洒,将所有人都笼罩在内。

  梁言早就发现了不对劲,此时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人。他虽然不能飞行,但动作却是奇快无比,双脚只在地上一点,整个人便向着后方飞掠而去。

  刷!刷!刷!

  无数青丝洒落而下,大半都落在了慕容拓的头顶。

  此人前一刻还在炫耀自身,不想下一刻就遭逢大变,急忙手掐法诀,想要将背后棺木中的金尸放出。

  然而那些青丝速度实在太快,而他距离枯木也是最近,此刻首当其冲,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这些青丝就已经落在了他的身上。

  万千青丝透体而过,慕容拓没有发出半点声音,亦没有鲜血流出,只是保持着仰头看天的姿势,嘴角甚至还挂着一抹诡异的笑容。

  然而他体内的气息却是瞬间消散,众人神识所过,再也感应不到此人的一丝生机了。

  一位金丹级数的高手,就这么在弹指之间陨落,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计来以及另外三名慕容家的修士,得了梁言提醒,此刻都已经远离了那截枯木,但仍有零零散散的青丝在他们头顶洒落而下。

  虽然感觉不到这些青丝中的威力,但慕容拓的惨状还在眼前,在场之人哪里还敢大意,纷纷将自己的本命神通给祭了出来。

  梁言单手一拍腰间太虚葫,紫雷天音剑呼啸而出,横在了自己的头顶半空。而慕容家的三个修士则是心意一动,三具形貌各异的金尸从他们各自的棺木中飞出,也挡在了自家主人的身前。

  至于计来,却是单手法诀一掐,袖中立刻飞出一柄画扇。这柄画扇在半空徐徐展开,顷刻间就洒出大片蓝光,将其牢牢护在中心。

  那些零星的青丝洒落而下,落在慕容家的几个金尸之上,立刻发出“滋滋滋”的响声,原本坚不可摧的金尸,居然也被刺了个对穿!

  梁言将此景看在眼里,哪还敢用紫雷天音剑硬接,急忙运转全身灵力,将紫雷剑气催发开来,以此抵挡半空中落下的青丝。

  他是第一个注意到枯木异变之人,也是见势不妙第一个后退之人,此时落在众人身后,所要应对的青丝亦是最少,倒没有太大的危险。

  然而就在众人各自御使神通,对抗半空中那团莫名其妙的青气之时,道路左边的那块“半道石”却是微微一动,片刻之后居然也冒出一股浊气。

  这股浊气沿着山路向下蔓延,只一瞬间的功夫就到了众人脚边,一股难以言喻的力量从浊气中蔓延而出,众人只觉自己的双脚像灌了铅一般沉重。

  恍惚之间,梁言居然产生了幻觉,似乎脚下已经变成了万丈深渊,一股混沌莫名的气息拉扯着自己,想要将他拖入深渊之中。

  “不好!”

  梁言心中大惊,此时哪里还敢有丝毫保留,急忙一拍腰间的太虚葫,想要将黑莲剑和定光剑也祭出,以三剑合一杀出一条生路。

  然而他的手臂才刚刚抬起,就发现自己体内的灵力居然都被这股浊气锁住,此刻竟是丝毫运转不得!

  与此同时,半空中的青色光团在斩杀了慕容拓之后,似乎又把目标改为了梁言等人,此时在半空忽胀忽缩,显然在酝酿着下一轮的攻击。

  脚下被一股浊气缠绕,头顶又有那诡异莫名的杀人青云,处境可谓前所未有的危急,梁言脸色阴沉如水,心中也在急思脱身之策。

  便在此时,一个苍老的声音忽然在他心中响起:

  “老夫来助你一臂之力!”

  话音刚落,太虚葫中就冒出一圈青色光晕,无数密密麻麻的古老文字从葫芦口的位置飞出,在半空轻轻跳动。

  这些密文梁言虽然一个字也不认识,但身处其中,却觉自身轻灵无比。

  此时低头再看,就发现一缕缕的浊气正从自己的毛孔之中钻出,接着又被这些密文逼入地底,直至彻底消失不见。

  随着浊气被逼出,梁言体内灵力又能运转,他心中一喜,正要开口道谢,脑后却有一棵古树虚影浮现。

  这棵古树虚影青光大盛,下一刻就把梁言整个人都笼罩了进去,接着在半空轻轻一转,便彻底消失不见了.............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梁言在一片密林之中悠悠醒来。

  他晃了晃脑袋,稍稍清醒了一下,随即就回想起了之前的遭遇。

  因为慕容拓触发了山道上的禁制,众人遭逢大难,被清浊二气困杀在中间,最后是太虚葫中的树灵老者现身救了自己。

  想到这里,他拍了拍腰间的太虚葫,沉声说道:“前辈,多谢相救!”

  “呵呵,你无需谢我,咱们也是互惠互利的关系。”

  一个苍老的声音传出,紧接着从葫芦口的位置飘出一股青烟,在半空逐渐凝聚为一名白发苍苍的老者。

  树灵老者现身之后,先是上下打量了梁言一眼,接着又啧啧称奇道:

  “小子,你的机缘到了!”

  梁言听得先是一愣,继而又想到了什么,忍不住心中一动,脱口问道:“可是玄..........”

  “嘘!”

  他话还没说完,就见树灵老者迅速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接着压低了声音道:“小子,这可是天机,只可你知我知,不能再有第三人知道!”

  梁言醒悟过来,不由得点了点头,暗中传音问道:“可是玄雾花?”

  “不错!”

  树灵老者的声音在他心中响起:“通过我将近三年的努力,这株玄雾花已经培育成熟,而在你进入秘境之后,玄雾花便有了反应,这种反应在接近此地后尤为强烈。如我所料不差...........你要的那一缕‘混元仙炁’便在此山之中!”

  “真有此事!”

  在得到树灵老者确定的答复之后,梁言也是心中一喜,但他马上又想到了什么,脸上笑意渐渐消失。

  “怎会如此凑巧,四大家族来这仙山争夺机缘,而我要的那一缕‘混元仙炁’也在这里,莫非这‘混元仙炁’便是他们要争夺的机缘?”

  一念及此,梁言不禁微微皱了皱眉头,把自己的想法告知了仙树树灵。

  树灵老者听后,也在原地沉默了片刻,接着传音说道:“这件事情老夫也说不准,人族修士虽然擅长推演之术,但并非能把每一件事情都算死。四大家族的老祖都已经到了化劫境的层次,如果真算到‘混元仙炁’出世,不可能只派一群金丹境的小辈前来争夺。”

  “你的意思是..........此处另有机缘,我们要的‘混元仙炁’,未必就是他们要争夺的东西?”梁言摸了摸下巴道。

  “这只是老朽的一种推测,不论如何,既然都已经来到了此处,你会甘愿放弃吗?”树灵老者眯着眼睛问道。

  梁言看了他一眼,忽的笑道:

  “你倒是把我的脾气摸清了..........嘿嘿,四大家族的修士虽多,却并非都是同一阵营,互相之间亦有厮杀,我如果拿捏得好,未必没有机会浑水摸鱼!”

  树灵老者呵呵一笑,伸手捋了捋自己的胡须。

  “你若不是这种性格,老夫也不会住进你的太虚葫中,毕竟还指望着你修炼有成,将来帮我寻找那人.........”

  他说到这里,忽然又闭口不言,目光微微闪动,似乎回忆起了从前之事。

  梁言和他曾经约法三章,除非此人主动开口,否则不能打听他的一切过往,故而此时虽然心中有些好奇,却也没有开口相问。

  “说起来,计来那小子也不知道如何了..........”

  梁言忽然想起计来,此人曾经与自己多次合作,虽然都是互惠互利的关系,但也算是有一份交情了。

  刚才那“一尺木”和“半道石”所散发出的清浊二气实在诡异莫测,自己若非树林老者相助,恐怕也难以脱身,却不知道计来此时如何了。

  “你就不必担心他了..........”树灵老者摇了摇头道:“这小子的来历绝不简单,山道上的禁制未必困得住他。”

  树林老者此言倒是提醒了梁言,在他离开山道的最后一瞬间,似乎瞥见计来周身有七彩霞光缭绕,应该是有什么法宝即将从其体内显现。

  “看来此人虽然性格散漫,但神通手段却是不缺.........”

  梁言稍稍沉吟了片刻,就把计来的事情暂且放到一旁,转而抬头向着山顶看去。

  “离开山道之后,周围带来的压迫之力更大了,如此下去,等我爬到山顶,只怕那机缘早就被人夺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