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青葫剑仙 > 第一千章 南宫长歌
  树灵老者听了梁言的话,脸上也露出了一丝尴尬之色。

  “没办法..........当时情况危急,我迫不得已只能用秘术将你传送离开,但这山中的干扰实在太大,连我也无法选定落脚的位置............”

  “我明白。”梁言点了点头道:“此事怪不得你,只能说阴差阳错,如今我距离山顶的位置似乎更远了............”

  说到这里,梁言单手掐了个法诀,体内的佛门灵力迅速运转,周身金光覆印,想要试着向上攀爬一段。

  然而仅仅是迈开一步,都好似身上压着一座山峰,短短十余丈的距离,竟然走了他半炷香的功夫!

  “太难了!越往上走,所受到的压迫之力就越大,之前顺着山道向上攀爬还没有这么明显,可如今离开山道,几乎寸步难行.........”

  梁言摇了摇头,眼中露出沉思之色。

  便在此时,那树灵老者忽然想到了什么,伸手一拍自己脑门,呵呵笑道:“老家伙虽然帮不到你,但是小家伙可以啊!”

  “什么?”

  梁言微微一愣,下一刻便看见树灵老者一个弯腰,把手伸入太虚葫中,接着向后一扯,竟然扯出来一个身穿青色肚兜的稚嫩童子。

  这个童子看上去不过三、四岁的模样,眼神之中还有些懵懵懂懂,不过见着梁言以后,就立刻咧嘴一笑,露出了两个酒窝。

  他把两手一伸,下一刻竟是扑入了梁言的怀中。

  “小九?”

  梁言看着眼前的稚嫩童子,忍不住心头一动,上次见他现出真身,还是在冥狱的时候,如今这么多年过去,居然连一丝一毫的改变也没有。

  “这么多年了,也没见你长大一点.........”

  梁言心头有种奇异的感觉,伸手摸了摸童子的头顶,似乎这小子就是自己的孩子一般。

  “你能帮我登上山顶?”梁言沉默了一会,忽的问道。

  小九听后,立刻点了点头,还咿呀咿呀地说了些什么。

  梁言通过二者之间的心神联系,隐约能听懂部分,此刻皱了皱眉头道:“你是说,整座山峰,其实都是一件洞天法宝?”

  这一次,小九把头点得更快了,脸上还露出一丝喜色。

  梁言看他的样子,忽然想到了什么,脸色古怪的问道:“你该不会是想告诉我,要把整座山给吃了吧?”

  小九乃是洞天之灵,天生便能吞噬洞天法宝,这一点还是阿呆告诉他的。以往几次,小九也都有吞吃洞天法宝的壮举,故而梁言才会有此猜测。

  谁知道他话音刚落,小九的脸上却是露出一丝沮丧之色,似乎受了委屈,又咿呀咿呀地说了些什么。

  “唔.........这座山太厉害........你吃不掉他.........但是有办法带我上山?”梁言隐约明白了他的意思。

  此时树灵老者也在旁说道:“依老夫观察,这座山峰乃是一件极为特殊的洞天法宝,其内自成一界,蕴含了好几种大道法则。像你我这种生灵一旦踏入其内,稍有不慎便会身死道消。但小九身为洞天之灵,虽然无法吞吃这件洞天法宝,却也不受此界规则限制。”

  梁言听他也这么说,忍不住脸色一喜,问道:“小九,你真有办法带我上山?”

  小九看见他欢喜的模样,之前的那一点郁闷立刻烟消云散,当即拍了拍胸脯,做出一副“包在我身上”的样子。

  梁言也被他逗笑了,点了点头道:“好,那就拜托你了。”

  他话音刚落,小九便张口一吹,一股青蒙蒙的雾气席卷而出,把梁言和树灵老者都卷入了太虚葫中。

  紧接着小九又跨前一步,与半空中的太虚葫合而为一,那青色葫芦的表面立刻多出两粒黄豆大小的眼珠。

  这双眼睛转了一转,似乎在辨别方向,下一刻,太虚葫便化作一道青色毫光,直奔山顶而去。

  这一次,速度比之前在山道上还快了两倍不止,梁言身处太虚葫中,更是感觉不到来自山峰的压迫之力。

  “果然有用!”

  梁言心中大喜的同时,又默算了一下时间。

  之前他好不容易攀登至半山腰,却因为慕容拓触发山道禁制而陷入险境,树灵老者为了救他,只能发动秘术将他传送走。

  如今重新攀爬此山,虽然路程远了不少,但有小九相助,还是有机会赶在宝物现世之前到达山顶的。

  一念及此,梁言也不操心,将赶路的事情交给了小九,自己则在太虚葫内的空间里盘膝打坐,默默恢复之前损耗的灵力............

  ...............

  庞大而无法看到全貌的仙山之中,一个青色葫芦在林间飞快地穿梭着。

  距离小九带着梁言上山,已经过去了半日的功夫,这期间他已经把之前损耗的灵力都恢复了过来,此时正放开神识,向着四周探测过去。

  茫茫无尽的树林,到了前方百丈左右似乎就是边界了,再往前便是一片由青石板铺成的道路。

  由于神识在这座山中无法离体太远,梁言也看不到树林之外的太多景象,只是心头隐约有一种感觉,山顶应该就在前方了。

  刷!

  随着一声破空之声,太虚葫终于冲出了树林,接着葫芦口的位置白光一闪,梁言的身形重新出现。

  “辛苦你了!”

  梁言传音一声,抬手将太虚葫收回了腰间。

  离开树林的一刹那,他就发现这片天地间的压迫之力陡然消散,一切又变得正常起来,不需要再靠小九相助了。

  “看来我们已经到了山顶.........”

  梁言口中喃喃一声,目光朝四下看去,只见这里是一片青石广场,周围白雾弥漫,视线并不能看到太远。

  不过前方似乎有一座巨大的宫殿轮廓,虽然看不太清楚,但一些墙角砖瓦却从白雾之中探了出来。

  “难道那里就是此次的宝物现世之地?”

  梁言双眼眯了眯,体内天机珠和“缘木道”法术同时催动,整个人的身形忽然变得淡薄虚无了起来。

  越是接近目标,就越需要小心谨慎,梁言此时不敢有丝毫大意,将自己伪装得滴水不漏之后,方才小心翼翼地朝着宫殿所在靠近过去。

  没过多久,他就能看清宫殿的外貌了,令其感到惊讶的是,这里到处都是残垣断壁,周围半点灵气也无,看上去并不像是什么藏宝之地。

  “奇怪了,这里怎么看都是一处普通的宫殿,四大家族和青云商会争夺的机缘,竟然会在这里出现?”

  梁言一边小心翼翼的翻过墙壁,一边放开神识探测四周。

  宫殿之内有许多残破的阁楼和走廊,上面大都覆盖青苔,遍布灰尘,看上去年代十分久远。除此之外,倒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

  他随意地走进一间阁楼,只见里面堆放了不少竹简书籍,历经岁月长河的洗礼,这些书籍居然还未腐烂,只是盖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尘。

  梁言心中也颇感好奇,忍不住从书架上取下一本书来,右手大袖一拂,便将书皮封面上的灰尘拂去。

  他仔细浏览了一番,却不由得大失所望。

  这本书里面介绍的,居然是如何种植花草树木,而且全都是世俗中的普通树木,看上去倒像一个家丁的种植手册。

  刚开始梁言还以为这书中藏了什么玄机,毕竟此地乃是海中仙山,即便没有仙家传承,至少也该有些典故记载。

  然而当他用尽各种方法,都没有从书中找到什么秘密之后,心中就不禁有些失望了。

  他摇了摇头,将此书丢在一边,又从书架上取下一本。

  这一本不再是教人种植花草树木,而是教人如何在院中摆放假山奇石,如何布局才会显得优雅好看。

  书中絮絮叨叨,说了一大堆园艺方面的知识,看得梁言头都大了。

  “这都是些什么啊!”

  梁言把书丢在一旁,忍不住腹诽道:“莫非四大家族的老祖全都走了眼,这里真的只是一座普通宫殿?”WWW.xbiquge.org

  这个想法才刚一出现,就被他摇头否定了:“不可能的,这座仙山如此诡异,此地必定还有我不知道的玄机。”

  正当他在心中默默盘算,准备去别的地方一探究竟之时,远处却传来了细微的声响。

  梁言修炼“八部衍元”日久,五感六识远超同阶修士,此地虽然神识无法放开,又有白雾遮蔽视线,但却可以听见数里之外的任何风吹草动。

  “有人来了!”

  他只侧耳倾听了片刻,就已经分辨出声音的来源,就在自己的正北方位,而且似乎是有人在争斗的声音!

  “去看看!”

  梁言心中一动,单手掐诀,再次催动体内天机珠,整个人几乎化作一缕青烟,向外轻飘飘地走去。

  他走了约莫半盏茶的功夫,就听见争斗呼喝之声越来越大,前方半空之中,已经能看到法术神通所引发的异像。

  梁言到了此地,心中越发谨慎,他也不愿意靠得太近,只将身形隐藏在一片残垣断壁之后,方才抬眼向前看去。

  只见前方的广场之上,正有几个身影在互相交手,而且这些人他都见过,其中一方乃是南宫世家,而另一方却是曾经偷袭过自己的王家众人。

  梁言仔细瞧了片刻,发现场中斗法虽然激烈,却并非所有人都出手了。

  其中南宫家参与斗法的只有三人,而那位金丹巅峰的南宫长歌,此时正背负双手,悠然而立。

  此人满脸傲意,根本瞧也不瞧众人,仿佛前方战场中的斗法与其无关一般。

  而王家那边,参与斗法的也只有两位年轻女修和那个倒三角眼的男子。

  至于王龙和鸡皮老妪,此时都是负手站在一旁,满脸戒备地盯着不远处的南宫长歌,似乎对此人十分忌惮。

  半晌之后,忽见王龙上前一步,拱手说道:“南宫贤侄,如今机缘还未现世,你我两家就在此地斗个不可开交,如此下去,岂非便宜了苏家和慕容家?要老夫来说,不如咱们先罢手言和,待那宝物出世之后再做计较也不迟啊。”

  他这番话说完之后,就死死盯着远处的南宫长歌,谁知道对方根本理也不理他,依旧负手而立,隔了好半天后才悠悠开口道:

  “罢手言和?哼!你们之前在半路上以‘黄泉鬼狱大阵’来偷袭我们的时候,可曾想过要罢手言和?如今看来,王家之人原来都是一群跳梁小丑,只会暗算偷袭,一旦正面遇上,立刻就不成了!”

  “你!”

  饶是王龙脾气再好,也被这一番话气得不轻,忍不住怒喝道:“你敢看不起我们王家!”

  他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身后的鸡皮老妪一把拉住,这老妪一脸淡淡的笑意,仿佛丝毫没有动怒。

  “南宫长歌,你的神通是很厉害,这一点老身心里明白。但你我来到这里都是为了争夺机缘,如今苏家和慕容家还未现身,你们刚刚在山道上又折损了一人,难道还要和我们鱼死网破吗?”老妪缓缓说道。

  “哈哈哈!”

  听了她的话,南宫长歌忽然放声大笑了起来,仿佛听到了世间最有趣的事情。

  “鱼死网破?王闵,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在我南宫长歌的眼中,你们三大家族都是土鸡瓦犬,不堪一击!”

  “击”字刚刚出口,南宫长歌的身形便是一闪,整个人忽然消失在了原地。

  “小心,他要来了!”

  王龙瞳孔一缩,大声喝道。

  他虽然脾气最为火爆,但对南宫长歌却是极为忌惮,刚才全部心神都放在此人身上,故而对方的杀意刚刚显露,他就已经敏锐地捕捉到了。

  “在我这里!”

  王闵忽然大喝一声,整个人猫腰弓背,向前急窜了出去。

  在她身后,南宫长歌的身形忽然出现,手中一团黑气缭绕,化为五根儿臂粗细的黑色锁链,奔着王闵的后心而去。

  那王闵显然之前就和南宫长歌交过手,对此人的神出鬼没极为了解,在他现出身形的前一刻,就已经开始提前闪避了。

  可饶是如此,身后的那五根黑色锁链也是快如闪电,此刻竟然后发先至,只一瞬间便来到了她的身后。

  “哈哈哈,这次没有秘境中的雾气帮忙,看你们还如何逃出我的五指山!”南宫长歌阴冷的声音在后方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