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替嫁夫人马甲多 > 第1395章 高考2
  夫妻俩走出房间的时候,还是平时的穿着,没有很隆重。

  梓晨和立天笑了,看着俩人笑。

  梓晨道:“妈,我和立天本来还担心你和爸会穿着旗袍马褂出来,还好还好,挺正常的。”

  时莜萱:……

  她心想,我是差一点就穿旗袍出来了,多亏没穿。

  “为什么担心呀?穿旗袍不好吗?”

  “也没有不好,反正就是不喜欢。”

  立天接话:“我会紧张,会担心自己考不好,对不起爸妈这么隆重地对我好。”

  这孩子就是实诚,心里怎么想的就怎么说出来。

  而这也是梓晨心里话,于是他点点头,表示赞成。

  “好了,我们不会给你们压力的,考试用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吗?”时莜萱不留痕迹转移话题。

  “准备好了。”

  “准备好了。”

  俩孩子齐声道,表示已经准备好了。

  为慎重起见,时莜萱又挨个检查一遍,确定没问题,一家四口这才走出大门,准备去楼下吃早餐。

  本来定了营养师,上门做营养餐,但俩孩子说楼下的自助就挺好的,同住在这个酒店的同学都会到餐厅用餐,大家能遇上还有伴。

  孩子高考,以孩子的意见为主。

  于是就把营养师退了,一日三餐吃酒店自助!

  出门,恰好遇上陌离一家三口也从房间出来。

  “早,你们也去餐厅吗?正好一起。”时莜萱道。

  怡心摇摇头:“不是,我们早餐吃过了,是在房间里吃的,我们准备去考场附近熟悉下环境,转转。”

  于是各走各的。

  餐厅早餐很丰富,中餐区各色粥品有十几种,另外还有七八样汤。

  饺子馒头小笼包,馅饼糖饼葱油饼,油条炒饭意大利面……主食琳琅满目,凉菜小咸菜也是多种多样。

  西餐区有十几种新烤的面包,蛋糕,咖啡,新鲜的牛奶。

  还有两个一个专门的餐台,一个现场为客人煮混沌和面条,另一个煎蛋和培根,烤肉。

  盛家人的早餐不习惯吃得太油腻,时莜萱夫妻俩面前一碗粥,一只鸡蛋,两只包子,一点小咸菜就行了。

  两个孩子则到餐台每人要了一碗面条。

  梓晨拿了一只奶香小馒头,立天拿三只馒头,每人一只煎鸡蛋,两根培根,另外加点青菜。

  时莜萱问:“怎么吃这么简单?”

  她和老公是没胃口,两个小伙子也没胃口吗?

  没胃口正常,主要是怕他们紧张。

  梓晨道:“老师告诉我们的,早餐要吃得简单一些,八分饱就行了。”

  吃得简单,别有太多的品类,是担心对肠胃造成负担。

  万一吃坏肚子,考试的时候会影响发挥。WWW.xbiquge.org

  “哦,你们老师说得对。”时莜萱回了一句,然后吃饭。

  盛翰钰却认认真真把这句话记下来,并且发给秘书,这个细节是他们没想到的。

  这里的早餐,和顶盛旗下所有酒店的早餐配置都一样。

  种类繁多,食材新鲜卫生,能满足不同口味的人。

  方方面面考虑得都很周到,唯独没有想到一点——是否会因为品种太多,被顾客挑选了肠胃无法负荷的食物?

  早饭后,距离考试还有一小时四十分钟。

  提前一个小时进考场,现在考场附近已经有不少人了。

  “爸妈,我们过去吧。”梓晨提议。

  时莜萱本想说现在过去有点早,却一眼望见外面罗老师的身影。

  班主任都来了,学生们出去也好。

  于是点点头:“嗯,过去吧。”

  一家四口走出酒店,学校周围已经围上警戒线,还有警示的大牌子,要求过往车辆绕行,禁止鸣笛。

  现在外面人还不算很多,但也陆陆续续都往学校过来了。

  罗老师穿一件红色的马褂,和年龄很不相称,也很有喜感。

  本来今天考试,作为班主任是不用来的,但他不放心,过来给同学们加油打气。

  罗老师告诉同学们在考场上不要紧张,就像是平时在教室里一样,该怎么写就还怎么写。

  进考场时间到了,学生们带着透明的考试袋,往考场里走。

  “等下。”

  简怡心叫住三个孩子,她从包里拿出两颗硬邦邦的熟栗子,几个孩子一人一颗,塞进嘴里。

  “不好吃。”梓晨皱眉。

  “这是剩下的栗子,寓意胜利,要好吃的等考完试,婶婶给你买新鲜出炉的糖炒栗子。”

  “去吧,孩子们,加油!”

  “婶婶再见。”

  “叔叔再见。”

  “爸妈再见。”

  剩下的栗子不咋好吃,但也吃下去了。

  孩子们走进考场,场外的大人们伸长脖子,不错眼珠盯着自己家孩子,直到再也看不见才收回目标,各自找阴凉的地方聊天。

  简怡心一身旗袍,盛泽融穿着马褂戴着口罩。

  时莜萱问:“泽融,大热天戴口罩干什么?感冒了?”

  “没有。”

  简怡心代老公回答:“他是觉得穿马褂不自在,戴上口罩以为别人就认不出他了,缓解尴尬。”

  “哈哈哈哈……”

  “不想穿就不要穿嘛,干嘛给自己弄成这样?”时莜萱看见他就想笑,不行了,忍不住了。

  考场外穿马褂的男家长不是很多,但也不少,不过这大热的天戴口罩的,只有他一个,给人感觉确实很奇怪。

  “不穿不行,她不让。”

  泽融不无羡慕道:“看看大哥大嫂,人家就是正常穿着就行了,大热的天,你非让我穿这个东西,热死我。”

  他拽下口罩,戴不住了。

  身上的马褂虽然也热,但口罩直接捂在脸上更热。

  “别人都穿嘛,寓意好,你忍几天别发牢骚,孩子高考一辈子也就一次,等他考完你愿意穿什么就穿什么,我不管你。”

  简怡心算是把老公安抚住了。

  考场外面有一排遮阳伞搭建的凉棚,凉棚里还给考生家长提供座椅休息,但还是有不少家长不愿意坐进遮阳棚里,站在没有任何遮盖的日头下。

  “那些人干什么呢?站那不怕中啊?”时莜萱奇怪。

  简怡心告诉她,最近家长群里流传一个说法,说是孩子考试的时候,家长站在太阳下为自己家的孩子祈福,特别灵验。

  说是这样祈福,孩子就能考得好成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