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医妃倾绝天下 > 第1309章 我请求你复生阿愿
  蓝愿想了想,回答:“本来我只想多陪陪他,我知道他很苦,无论是被迦罗——我是说真正的大祭司迦罗炼成尸降,还是后来噬主,其实他也不好受!他每日要承受的痛苦难以想象!”

  浅墨望着蓝愿的眼睛,蓝愿眼里布满了心疼。

  “所以你爱他吗?”她问。

  蓝愿一怔,像是没想到浅墨能问的这么直白,她抿了抿嘴角,垂着眸似乎有些害羞,但还是点了点头,“我爱他!是的!我爱他!”

  浅墨就看着蓝愿周身的蓝色烟气变的更加浓郁了,都蓝得泛了紫。

  “也是他发现异样,知道身边跟了什么。我就想看看他离开扶苏宫,没有了那大祭司身份的约束后,会变成什么样。所以我一开始并没有表露身份,就这么跟着他,我亲眼看着他这一路茫然,好像没有了生活的目的。”

  说到这,蓝愿声音里透出的是怅惘,“他是尸降,噬主重生,不死不灭,我很担心如果他一直这样下去,会走火入魔,到时候就更加难了。”

  “好在他很快自己找到了出路,你肯定猜不到他去做什么了!”

  说到这,蓝愿眼睛闪了闪,浅墨便问:“他做什么了?”

  蓝愿笑了,“迦罗去西域,开了一家酒肆,做了酒馆老板,就在沙漠里,过往的商旅都会在那酒馆里歇脚,你知道,这样的地方,最能看到世间百态。”

  浅墨点点头,“确实如此!世间的每个人都在为了生活奔波,没有人是一帆风顺的,生活本就是苦,就看怎么想了!”

  蓝愿叹息一声,“是啊,有人能把苦过成甜,有的人却一直陷入在苦痛里,难以自拔……”

  浅墨觉得蓝愿话里有话,她抬眸看向她,就见蓝愿眉目温柔,嘴角的笑容更是温柔。

  “我在他身边半年,他不知道我是谁,但他没有驱赶我,也不曾逼问我是谁,他会跟我说听来的那些旅人的故事。”

  “我后来自己想通了,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再纠缠在过去那些痛苦的回忆里,是自己惩罚自己!”

  说到这,蓝愿凝视着浅墨的眼睛,语气变得坚定,“既然我知道我心里有他,就试着去接受这一点。”

  “然后我发现他确实和从前不一样了,那我为什么不能试着再去接受他呢!”

  蓝愿像是在问浅墨,又像是在反问自己。

  “我不想再重蹈百年前的覆辙,那时候我就是顾虑太多了,我是扶苏教主,他是尸降,他先喜欢上我,我却只是因为同情他可怜他,才帮他,和他做朋友。”

  “后来我知道他的心意,也发现我对他有着不一样的情愫,却还是因为种种顾虑没有接受他,反而越走越远,直到我临死前,我才知道我有多后悔!”

  ……

  浅墨与蓝愿走在御花园里,她听着蓝愿诉说着她这两年来与迦罗之间发生的点点滴滴,心里确实也是触动的。

  当天晚些时候,迦罗就来找浅墨了。

  再见面,两人之间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两年前,他是传说中神力通天的大祭司,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在这世间含有敌手,人人惧怕,人人敬畏。

  她是历劫失败,接近油尽灯枯的落魄神女。

  那时候他与她之间的悬殊,是她无法撼动的,她几次差点死在他手上。

  然而两年后的现在,她恢复神女真身,他褪去了满身邪气。

  她做了天岱的皇后,嫁给了爱她的男人。

  他成了隐居在沙漠里的酒肆老板,和他爱的人在一起。

  “温姑娘,”迦罗看着陪伴在浅墨旁边的夏侯楚煜,斟酌着要怎么开口。WWW.xbiquge.org

  浅墨也在望着和迦罗坐在一起的蓝愿,她听了一下午蓝愿和迦罗的事,她现在看迦罗,总不能把曾经宛如神祗的他和烟火气的酒肆老板联系在一起。

  蓝愿看迦罗的目光是充满了爱意的,迦罗望着她的眼神亦是如此,这两人时时刻刻都让人感觉甜甜的。

  唯一不尽如人意的就是迦罗无法触碰蓝愿,因为蓝愿只是一道烟气。

  她早已死去百年,是迦罗执意要复生她,她被锁在身体里,避免了被镇压在圣湖里,却也因此无法再入轮回。

  “你想要我帮你复生蓝教主!”浅墨一口就说出迦罗的目的。

  迦罗闻言,反而松了口气。

  “是的!”迦罗认真地点头,他不怎么会求人,但今天看到浅墨竟然能碰到蓝愿,他就知道他必须开这个口。

  只不过夏侯楚煜在一旁虎视眈眈,防他跟防贼一样,让迦罗一时不知道怎么开口,好在浅墨先提了,那他也就没什么顾虑了。

  “求你!让阿愿复生,我愿意付出一切代价!”

  迦罗站了起来,躬身,右手放在胸口处。

  蓝愿听到迦罗这话,顿时变了脸色,阻止他,“迦罗,不行!”

  她活着时就修习术法,死去百年又以这样的形态存在,她很清楚这世间法则是真实存在的。

  他说他愿意付出一切代价,这句话就等同于誓言,虽然蓝愿知道浅墨不会真的为难迦罗,但她还是不想他因此沾上因果。

  迦罗坚定地望着蓝愿,“阿愿,百年前,我们错过,现在,我不想再错过你!”

  夏侯楚煜看着迦罗和蓝愿又在深情地对望,顿时觉得刺眼。

  浅墨则是挑眉,“你们都修习书法,应当知道这世间生死都是有规则的,并不是说想复生就能复生的!”

  迦罗转眸看向浅墨,“我知道!”

  浅墨并没有看迦罗,而是看着蓝愿,“蓝教主的命运本应该是在圣湖里被囚禁百年,然后随着那一次契机,如你们扶苏教历代教主一样,被超度,然而——”

  “然而阿愿的灵魂被我以秘法锁在她身体里,她躲过了百年囚禁,这也是一种契机!”

  迦罗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想要分辨。

  浅墨没有反驳迦罗,而是点点头,“确实如此!人的命运并不是一成不变的,人的一生会有很多的契机和机遇,其实,你就是蓝教主的契机,蓝教主也是你的契机!”

  迦罗的眼神变的灼热,“所以我可以请求温姑娘帮我们吗?”

  浅墨看到蓝愿眼中也露出了希冀。

  “可以!蓝教主救过我,于我有恩,我会帮你们,就当我报答当年的救命之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