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季少夫人玄门大佬 > 第355章 比估计的严重
  在等上楼电梯的时候,电梯里下来一个小孩,初中模样,撞到余甜了之后,甚至都没有回头,便直接走了过去。

  余甜看着小孩的背影,禁不住皱了皱眉头。

  这个小孩,身上竟然也带着阴气。

  可想而知,除了他们学校,那样的符纸恐怕在整个宁城都销路广泛。

  “小甜,上电梯了。”

  姜若兰进了电梯之后,看见余甜还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便叫了一声。

  “哦,好。”

  余甜回神,踏进电梯。

  上了楼之后,余甜便在楼道里面感受到了两股阴气。

  光是这一层楼,就有两家小孩在用符纸。

  一股阴气稍微强一些,一股阴气稍微弱一些。

  “小甜,在这边。”

  姜若兰看了门牌号,便朝着阴气稍弱的那边指了一下。

  “嗯,好……”

  余甜还是忍不住往阴气强的那边看了一眼。

  从阴气的强度来看,对面的那家孩子,至少要比高智明早开始五六天。

  用高智明妈妈的说法,应该已经喝了两个疗程了。

  如果再这么喝下去,不出一周,身体肯定要出问题的。

  姜若兰敲门的时候,余甜站在一侧。

  不一会儿,门就开了。

  高智明妈妈满脸的笑容,“你就是余甜妈妈吧,长得可真年轻!”

  姜若兰笑笑,“谢谢夸奖,我是来拿符纸的……”

  “知道!知道!这不是在这嘛!”

  高智明妈妈递过来一个信封。

  姜若兰打开信封,就看到里面躺着一张符纸。

  她问道:“这符纸该怎么用啊?”

  “简单,只需要用火把符纸烧了,符灰混在水里喝了就可以。”

  高智明妈妈说着压低了声音,“这个你也不用告诉你家孩子,偷偷的混在她的果汁里面,或者直接混在饭团里面也行,那种紫米做出来的饭团,混点符灰,一点也发现不了……”

  “你倒是很有经验。”

  余甜忽然出现在了门口。

  高智明妈妈愣了一下,看向姜若兰,“这……这是……”

  姜若兰介绍道:“这是我女儿,余甜。”

  “你是带着女儿一起来的啊……”高智明妈妈尴尬的咧了下嘴。

  余甜直接开门见山的道:“我有点事情要问你,你要是不想太大声,被屋里的高智明听见的话,可以选择关上门,出来说。”

  高智明妈妈愣了一下,眼前小姑娘神情严肃,她不知道余甜到底想要干什么。

  但想到屋子里正在看书的高智明,她犹豫了一下子,还是照着余甜说的,出了门。

  出门的时候,把门给关了个严严实实。

  “你想问什么?”

  余甜从姜若兰的手里拿过信封,将里面的符纸抽了出来。

  对着上面的符篆看了几眼,用手指头在符篆上面搓了一下,又将符篆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

  这才抬眼看向高智明妈妈:“你知道这符篆是什么画的吗?”

  “这……我哪知道啊?我又不懂……”

  “说起来碳元素的时候,还以为你懂得很多呢。”余甜拧着眉,“什么都不懂也敢让你家孩子喝?”

  “只要有用不就行了。”高智明妈妈反驳道,“管它用什么画的呢……”

  “真有用吗?你家孩子快成提线木偶了吧?现在还能正常交流吗?”

  “……”

  高智明妈妈沉着脸,“我们家孩子我想怎么管,我就怎么管,什么时候也没有轮到你插手。”

  “嗯,你家孩子是跟我没有关系,不过你现在把这东西往外卖,可是祸害的跟多人,就跟我有关系了。”

  余甜指了一下对面的门,“那一家的孩子比你家孩子喝的还早,你可以把他叫出来,看看状态,再过不到一星期,高智明就也变成那个模样了。”

  “你怎么知道?”对面住的是高智明亲戚家的小孩。

  年纪比高智明大一岁,今年在高三复读。

  高智明妈妈就是从亲戚那知道的这个符纸。

  她也是亲眼看见亲戚家的小孩的变化,才决定给高智明也试试的。

  “你认识高智远?”高智明妈妈的眼睛打量着余甜。

  高智远上学的地方离宁城一高还有点远,余甜又是才转学过来大半年,按理说两个人不应该有什么交集才是。

  “不认识。”

  姜若兰忍不住道:“现在还纠结这个干什么呀,既然都想为了孩子好,那肯定得方方面面都不能马虎了,真不信,你就把人叫出来看一眼,也不费什么功夫的,如果真的发现了什么事情,还是及时止损的好。”

  高智明妈妈犹豫了一会,最终点了点头,“行吧。”

  门敲了很久,里面都没有人应。

  高智明妈妈忽然心头沉了一下。

  不出意外,高智远肯定在家里学习呢。

  她回家里拿了对门的钥匙,打开房门,直冲这高智远的房间走了过去。

  屋子的窗帘拉着,书桌前面的台灯已经没有多少电量了,光线昏暗。

  高智明妈妈抬手把屋里的等打开。

  屋内一下子明亮了起来。

  她看到高智远正直直地坐在书桌前面,脸色苍白。

  面前的书上面有一滴鲜红的鼻血。

  可高智远却恍若未闻,仍旧是低着头,盯着书本。

  高智明妈妈被高智远的状态给吓到了。

  她叫了一声:“智远?”

  高智远没有反应。

  “智远!”高智明妈妈大声的叫道,并且还用手推了推高智远。

  高智远转头看向高智明妈妈。

  眼神空洞吓人,仿佛下一秒就要打人了,“吵死了!别打扰我学习!”

  “……”

  高智明妈妈着实被这眼神吓到了,呆愣在了原地。

  余甜和姜若兰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门口。

  “你看到了吧,再过不了一周,你儿子也会变成这样,你确定吃五个疗程,他们的命还会在吗?”

  “……”

  余甜走过去,看见高智远的状态,也是禁不住蹙眉。

  这状态,明显比她估算了严重的多了。

  她从书包里面拿出一张符纸,贴在了高智远的头上。

  高智远身上的阴气这才缓缓散去。

  眼神也慢慢地恢复了清明。

  “二婶,你怎么在这?他们是谁?”www.xbiquge.org

  他一转头,便看到书本上的鼻血,在鼻子上抹了一下,“我怎么流鼻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