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战少是个醋缸子 > 第235章 战云骁居然不能人道?
  另一边。

  位于苏黎世城区一栋不起眼的老房子内。

  顾星寒手脚被绳子绑着,蜷缩在房间角落,粉嫩可爱的小脸脏兮兮的,沾染着点点血迹。

  那双漂亮的桃花眼里包着泪,充满了对未知的恐惧和害怕,看起来格外的弱小可怜。

  哈罗德就坐在他对面的沙发上,眼神阴鸷的打量着顾星寒,问道:“你是战云骁的儿子?”

  顾星寒瑟缩了一下,本来要掉不掉的眼泪直接吓的滚落,小声呜咽着像是落入陷阱的无辜小兽。

  可哈罗德却不会因此而心软,他用力踢了一脚旁边的椅子,恐吓道:“回答我,不然我就像那两个保镖一样杀了你!”

  顾星寒顿时被他凶神恶煞的样子吓坏了,疯狂摇头,颤抖着声音:“……不、不是。”

  “不是?”哈罗德怀疑的拧眉,就在他准备继续追问的时候,房间门突然被人推开。

  一个手下急匆匆的走了进来,将手机递给他道:“老大,有个人打电话来,说想要和你通话。”

  哈罗德闻言顿时怒斥,“谁让你乱接电话?”

  现在战云骁和ICPO的人正在全城追踪他们,这种时候任何疏忽都有可能暴露他们藏身的位置,谁知道这个电话不是战云骁那边打过来的。

  那个手下慌忙解释道:“这个人说他就是之前给我们预警的人……”

  “什么?”哈罗德立即站了起来,“手机给我。”

  角落里,瑟缩成一团,满脸泪痕的顾星寒眼底也迅速闪过一抹锐利光芒。

  是之前那个内奸!

  大概是顾星寒表现出来的样子太过可怜无害,让哈罗德觉得他只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所以并没有避讳着他出去接电话。

  哈罗德从手下手中拿过手机喂了声。

  然后,他就听到电话里响起一个经过变声器处理过后的电子音,“我需要你帮我做一件事。”www.xbiquge.org

  哈罗德似乎没料到对方会向自己提出要求,顿时嗤笑了声,“我连你是谁都不知道,凭什么帮你?”

  “我之前帮你们躲过一劫,这是我要的报酬,如果你不想帮忙,那你现在藏身的位置,马上就会送到战云骁手中。”神秘人冷静的威胁道。

  哈罗德脸色一变,顿时明白自己从一开始被对方算计了,他不由咬牙道:“我怎么知道帮了你,你不会反手把我卖了?”

  “我要出卖你,不必如此麻烦,更何况,我要你帮的只是一个小忙。”神秘人道。

  哈罗德犹豫了几秒,松口道:“你要我做什么?”

  神秘人:“我要一点你抓的那个孩子的血液。”

  哈罗德闻言微微诧异,眸光扫向缩在角落的顾星寒,“你要这个做什么?”

  “这你不必知道,取好血以后,派人送到我指定的位置,我们之间的交易就算结束了。”神秘人道。

  哈罗德虽然好奇神秘人要顾星寒血液的目的,但现在不是好奇的时机。

  这件事对他来说只是小事一桩,所以他没有再多问什么,就答应了下来。

  结束通话之前,神秘人淡淡提醒了他一句:“最后给你一个忠告,杀了那个孩子,马上离开那里。”

  哈罗德脸色微变,下意识想问对方为什么,然后电话却被挂断了。

  紧接着,他又收到一条信息,上面是一个地址。

  哈罗德再回拨过去,电话就已经打不通了,显然对方十分谨慎。

  哈罗德心中虽然还有疑虑,但也没再浪费时间,让手下去找个瓶子。

  然后直接从身上抽出一把匕首,走到顾星寒跟前,一手将他拎了起来,匕首直接抵在了他的脖子上。

  看到对方眼中流露出的杀意,顾星寒心中一凛,连忙道:“不要杀我,我是战云骁的儿子!”

  大丈夫能屈能伸,生死关头,打脸算什么。

  只要能活着,要他叫战云骁亲爹都行。

  妈咪说过,吃亏是福。

  哈罗德的动作一顿,怀疑的眯起眼,“你刚才不是说不是吗?”

  顾星寒顿时一瘪嘴,眼泪汪汪的控诉道:“因为他是个大渣男,当年对我妈咪骗身又骗心,我妈咪怀孕以后,他就抛弃了我妈咪。”

  “现在他因为意外,以后都不能再生育了,就想把我认回去,我不愿意,所以刚才才否认的,呜呜呜……我真的是他的亲儿子!”

  哈罗德:“……”

  好像意外知道了什么了不得的秘密。

  战云骁堂堂暗云领导人,在外面叱咤风云,实际上居然不能人道?

  顾星寒继续嘤嘤嘤:“叔叔,你不要杀我,我爹地以后不能生宝宝了,我就是他唯一的宝贝儿子。”

  “我要是死了,他就断子绝孙了,所以你可以找他要很多钱很多钱来换我,他一定会给的!”

  城市另一端,正心急火燎带着手下到处找顾朝慕母子的战云骁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自家的孝子打上了一个不能人道的标签。

  哈罗德刚才因为神秘人的话,的确对顾星寒动了一丝杀心。

  但是在听完顾星寒的话后,他又改变了主意。

  他不认为一个五岁的孩子,能想到用不能生育这种借口来撒谎,所以这件事八成是真的。

  这样一来,这孩子就是他最后的子嗣,意义必然不同。

  哈罗德将匕首从顾星寒的脖子上移开,改为在他的手臂上划了一刀。

  匕首锋利,哈罗德也没什么怜悯心,一刀下去,瞬间皮开肉绽,殷红的鲜血迅速涌了出来。

  顾星寒猝不及防,一阵激痛疼的脸都白了,然而他手脚都被绑着,只能疼的浑身抽搐。

  哈罗德接过手下递过来的瓶子,在顾星寒手臂上的伤口上接了小半瓶血,然后将瓶子盖好递给手下,要他把瓶子送到神秘人要求的地点。

  手下接过瓶子,立刻就转身出去了。

  哈罗德怕顾星寒人小,失血太多会出意外,去找了点止血药给他撒上,随便缠了几圈纱布,就扔下他没管了。

  顾星寒无力的躺在地上,垂眸掩去眼底冰冷的杀意。

  敢让小爷流血,小爷一定让你后悔来世上做人!

  不一会儿,就听到门口有人道:“老大,Poppy带来了。”